网站升级需要重置密码,请点以下链接击重置密码。如果不能登录,请点击以下连接,重置密码:https://www.wenxuefeng.com/app.php/user/forgot_password。你将收到一封电子邮件,点击后可以重置密码。如果没有收到邮件,请查看你的垃圾邮箱。如果你还是有登录问题,请联系管理员https://www.wenxuefeng.com/memberlist.p ... ntactadmin

说说刘海军《甜蜜的事业》 “蜜蜂哥”的两大堪忧谁来破解

版主: 清风云想衣裳宁静致远

回复
辽宁王忠新
帖子: 226
注册时间: 周六 12月 17, 2016 6:36 am

说说刘海军《甜蜜的事业》 “蜜蜂哥”的两大堪忧谁来破解

帖子 辽宁王忠新 »


说说刘海军《甜蜜的事业》

“蜜蜂哥”的两大堪忧谁来破解

 


有部电影《甜蜜的事业》,曾留给很多人甜蜜的回忆。“蜜蜂哥”刘海军外出打工回乡,现从事一项“甜蜜的事业”,则正给人们输送生活的甜蜜。而就在这酿制输送甜蜜中,刘海军又心怀两大堪忧,值得深思。

一、刘海军痛下决心要远离蜜蜂

蜜蜂,这是个神奇的昆虫,带给多少孩子童话般的传说。可刘海军打小就接触蜜蜂,蜜蜂给他的童年带来很多无奈,这绝非仅仅是小时候经常被蜜蜂蜇,长大后,他痛下决心要远离蜜蜂。

1.“活化石”与古人类的结缘。蜜蜂乃昆虫中的“活化石”。大约1亿年前恐龙时代的白垩纪,裸子植物由盛而衰,荷花等能开花的“被子植物”出现,蜜蜂伴生显花植物的繁盛,就“翁嗡嗡”地开始了“甜蜜的事业”。据化石资料,在第三纪晚始新世(约距今5300万年--3650万年)地层中,已大量发现蜜蜂。

蜂蜜可能是古人类唯一易获的甜食,在西班牙巴伦西亚比柯普附近群山的一个洞窟里,有一幅公元前7000年左右用红石绘制的壁画,刻画了当时采集蜂蜜的情景:从一座陡峭的断崖上垂下一些粗茎或绳索,一个人正在抓住粗茎爬到峭壁凹处的蜂巢前面采蜜,一群被激怒的蜜蜂在周围飞舞。

2.刘海军出生蜂农之家。早在公元前十一世纪,殷甲骨文中就有“蜜”字和“蜂”字出现。在我国文献记载出现的第一个养蜂家,则是东汉时期的姜岐,也被民间称为养蜂业的祖师爷。

说到蜂农(俗称养蜂人),千百年来追逐花期,转地养蜂,需走南闯北,觅花儿而居,属较辛苦的一种农民。刘海军的爷爷刘振林,在铁岭开原湾子沟村当生产队长时,为给果树、农作物授粉提高产量,开始养蜂。后来生产队解体,刘振林将这份养蜂的事业坚持下来,并传承给了刘海军的父亲刘贵财。

3.打起行囊奔向梦和远方。或许,为了管教淘气的儿子,或许,让儿子开阔眼界。刘贵财带着5、6岁的儿子刘海军,常年辗转四处。过着逐花儿而居的生活。住在两块苫布支撑的三脚架里,就像个小狗睡在狗窝;三块石头支个锅灶,饥一顿饱一顿;最让他常常哭泣的,就是那没有小伙伴的孤单,更对妈妈和妹妹的想念。

为此,刘海军打小对这养蜂的生活就非常反感,他认为干什么都比养蜂强。1981年5月出生的刘海军,1998年初中一毕业后就决绝地打起行囊奔向梦和远方,到广州物流公司打工。

二、梦想是丰满的,现实是骨感的。

或许,失去的东西才懂得了珍惜;或许,刘海军基因中就有与蜜蜂割不断的联系。离开蜜蜂的几年,他的耳边总有蜜蜂“嗡嗡”的呼唤。心静了,他才懂得了,自己的根在开原,他要在养蜂上开始创业。

回到开原,他接过父亲养蜂的蜂箱。可是理想总是丰满,现实总是骨感;梦想总是甜蜜,现实总是苦涩。急于成功的浮躁,让他“跟风”搞养蜂的林下旅游,投资血本无归;搞刘氏传统工艺养蜂酿蜜,由于市场假货太多(蜂蜜年产20-30万吨,一半用于出口,可国内蜂蜜年销60-70万吨--百度“蜜蜂”条目);加之自产蜂蜜量小,难以施展拳脚。

而就在最困难的时候,他爱恋的心上人,又断然离去,还扔下一句蜇人的话:养小蜜蜂,那是死路一条!

奔40来岁的刘海军,孑然一身,交了这么多的学费,但他没有被挫折打败。在痛定思痛地反思中,他深刻认识到:做好甜蜜的事业,第一位、第一重要的就是确保质量。如何确保质量第一,如何整合资源,扩大市场份额,于是他想到组建养蜂合作社。

当年在刘海军的爷爷刘振林养蜂的带动下,全村有规模的蜂农没有几家,都由于产量小,难于占领市场。为打破这个发展瓶颈,为了共同致富,2016年1月20日,刘海军组织大家成立了“开原市刘氏蜜蜂养殖专业合作社”,他被选为社长。

在成立合作社的当天,雪下得特别大,刘海军在去取合作社营业执照的路上,由于冰雪路滑操作不当,车大翻个掉入八道岗村桥下。在掉下的一瞬间,他一闪念:自己还有很多事要做,难道就这么过去了!

老天还是眷顾勤奋的人,重伤昏迷的刘海军,好在大难不死,他带着全村人的希望开始了他的创业之路。

三、合作社实行制销蜂蜜的“8个统一”

合作社的大旗拉起来了,怎么把合作社搞好?怎么保证蜂蜜的质量?面对社员殷切的目光,他与大家研究实行了“8个统一”。

统一品牌。刘海军爷爷1962年就开始养蜂,要说其蜂蜜的质量,周围十里八村都竖大拇哥。但由于没有品牌,影响面太小。刘海军成立合作社的转年,他就统一注册了“刘氏上蜜源”商标品牌,合作社的蜂蜜统一一个商标销售。

统一生产工艺。工艺直接决定产品质量。刘氏蜜蜂养殖专业合作社成立后,合作社坚持“刘氏上蜜源”的传统工艺为基础,对每户蜂农的蜜源采集方式实行管控,确保每一滴蜜都是产自纯天然。

统一采蜜基地。在蜜蜂养殖基地选址上,坚持以无污染的优质环境为根本。目前在全国100多处的养蜂基地中有向日葵花养殖基地、益母草花养殖基地、洋槐花养殖基地、椴树花养殖基地及创业培训示范基地等。目前108家蜂农,平均每户拥有200箱蜜蜂,计21600多箱,年产蜂蜜325吨,形成了一定的规模。

统一质量标准。合作社主要经营两个品种的成熟蜜:一种是瓶装蜜,就是蜂蜜质量标准必须达到波美度(浓度)大于42,低于这个浓度的是“水蜜”;另一种是蜡封蜜,就是蜂箱里整版蜂蜜,已被蜂蜡完全封闭,确保这个蜂蜜质量有保障。因蜡封蜜能储备几年不变质,蜜蜂需要动用“储备粮”时,钻破蜂蜡吸食。

统一进行检测。合作社对108家蜂农产的蜂蜜实行自检和库检相结合,即各家蜂农在送货前要用专业设备自己检测,进入销售库时再次检测。凡是不符合标准的,一律退回。

统一处罚标准。若入库前发现三次检验不合格,就取消合作社社员资格。由于大家都懂得爱护“刘氏上蜜源”的极端重要性,都自觉维护品牌质量。合作社成立5年,一个3次检验不合格的产品都没有。

统一研发延伸产品。由于年产350吨蜂蜜,就有了足够原料。刘海军开始与企业合作,开展生产研发,产品也从单一的蜂蜜生产扩展到蜂王浆、蜂花粉、蜂蜜酒、蜂蜜皂等20余种延伸产品。

统一进行销售。合作社的社员生产出蜂蜜,“蜜蜂哥”统一以高出市场收购价0.5元一斤购买入库,统一组织销售团队,在网上销售产品,直接检验和展示产地产品,分辨真假蜂蜜,最多一天销售额38.5万元。“蜜蜂哥”网上销售蜂蜜产品,网上点评无一“差”评。

就像电影《甜蜜的事业》主题歌中所唱:“并蒂的花儿竞相开放,比翼的鸟儿展翅飞翔”。在共同的养蜂追求中,“蜜蜂哥”收获了爱情,正与“亲爱的人那携手前进”。而合作社的108家蜂农,去年销售产值3088.7万元,平均每户毛收入28.2万元。这腰包的鼓胀,让大家真比喝了蜜还甜!

四、“蜜蜂哥”甜蜜中的苦涩

而就在这酿制输送甜蜜中,已唱响“我们的生活充满阳光”,刘海军又心怀两大堪忧,值得深思。

在回乡酿造甜蜜的事业中,“蜜蜂哥”也怀有两大苦涩的忧虑。

忧虑之一:如何让蜂农后继有人?现合作社108家蜂农,40岁左右的不到10户,其它都快步入老年,年龄最大的69岁。《圣经》里有句话:有蜂蜜的地方,就是天堂。可由于蜂农常年走南闯北,风餐露宿,这奔波“天堂”的辛苦一般人很难“享受”。

仅以2018-2019年 “蜜蜂哥”合作社辗转养蜂的“路线图”看,11月份去云南省弥勒县,依花期顺序到四川、湖北、安徽、河南、河北、辽宁、吉林至内蒙。常年在外奔波的辛苦,这不是现在一般年轻人所能承受的;蜂农的收入较低,还不稳定,也缺乏吸引力。抛开这两点不论,那教育孩子、照顾家里,关爱老人等问题,都不能撒手不管。

所以,蜂农后继无人,谁来养蜂?已是一个难解的难题。

忧虑之二:大农业如何确保蜜蜂授粉?蜜蜂对人类的贡献,传粉远大于制造蜂蜜和蜂蜡的价值。蜜蜂酿一斤蜜,需采集50万朵花。全世界76%的粮食作物和84%的植物,依靠蜜蜂传授花粉。一个蜂箱的蜜蜂一天能为300万朵花授粉,一个农工一天只能为30棵树授粉。

美国女诗人艾米莉·狄金森:“去造一个草原,需要一株三叶草和一只蜜蜂。”可若无蜜蜂传播花粉,很多植物无果就会灭绝。伟大的科学家爱因斯坦做过一份研究报告:“如果地球上没有蜜蜂,人类最多能存活四年”。

养蜂的人少了,蜜蜂少了,其对大农业的影响,绝对不能小视。

刘海军的两大堪忧,是杞人忧天吗?仅仅属于个人吗?现代化大农业该怎么规划养蜂业?又由谁来破解这“两大堪忧”?

(配图2选自网络,余为忠新自拍。)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