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淡红竹撑天高--谈“军中虎王”邵叶道画竹

版主: 清风云想衣裳宁静致远

回复
辽宁王忠新
帖子: 239
注册时间: 周六 12月 17, 2016 6:36 am

淡淡红竹撑天高--谈“军中虎王”邵叶道画竹

帖子 辽宁王忠新 »

淡淡红竹撑天高
谈“军中虎王”邵叶道画竹

中国著名画家邵叶道是笔者的战友和挚友,每年春节前,似乎已成惯例,叶道都给我寄来几张画和土特产。今年也如期寄来几幅花鸟画,还寄来两箱茅台镇荣誉出品的“叶道”酒。可谓友情暖人,友情醇厚!但在今年寄来的画作中,叶道画的红竹不同以往,特别引起笔者的关注。
1.“军中虎王”非浪得虚名。在中国的画坛上,被誉为驴王、猫王的很多,可无论被“誉为”什么,则很少看到有权威,特别是高层专业部门的官方认定,所以,那些所谓的“誉为”,也都不过是无从考证的,一些带炒作的溢美之词。
邵叶道幼冠从军就画虎,可说起他被称“军中虎王”,那可绝非是伸缩性很大的虚言“被誉为”。在画坛之上,提起吴冠中、赵无极,那是一代宗师响遏行云。北京保利2012春拍,吴冠中的油画作品《紫竹院早春》以1782.5万元成交,《松与雪山》以1092.5万元成交。赵无极的油画作品《23.3.68》以1943.5万元成交,可他俩却都出自中国水彩画祖师李剑晨的门下。就这位中国画坛泰斗,在年近百岁的一个阳春三月,为邵叶道挥笔题下“军中虎王”。
随后,在职在位的时任解放军总政文化部部长、著名作家徐怀中将军挥笔,为他再度题下“军中虎王”。连轻易不题字的原中共中央副主席、中央军委副主席、上将李德生,也欣然挥笔为他题下“军中虎王”。陆续,又有张爱萍、洪学智、刘华清、张震、杨成武、王平、迟浩田、梁光烈、李继耐等300多位将军,为他的虎画题词、题勉。如此“军中虎王”含金量应该不低,也是画坛极为的罕见。
2.“艺兼丹花竹鸣禽”。画家专门画某一动物、某一植物、某一人物的,则很少画其它内容,这叫术有专攻!但叶道则非如此,虽重点画虎,但他的画笔不受拘泥,随心所欲挥洒。
启功为其题词:叶道先生学综百家,艺兼丹花竹鸣禽,尤嗜虎画虎入神韵,天机在手,精美逾於白阳,潇洒超乎酉室,佳制一堂目不暇接,敬识数言,用昭钦佩。从启功题词可见,叶道嗜虎画虎有神韵天机,更艺兼丹花竹鸣禽目不暇接。启功的题词,对叶道艺术造诣做出精彩概括。
叶道不仅对花鸟、动物、人物、山水画等无不涉猎,还都涉猎面广泛,可谓画作无处不在,无处不在画作。而且,虽是涉猎,却纷纷达到精深程度,更十分难得。就拿其画的牡丹来说,重彩艳丽、俯仰生动,富贵大气,已是牡丹画中的一绝。
3.红墨相间成一格。在中国的花鸟画中,竹画是历史悠久的特有专科。“无肉令人瘦,无竹令人俗”。中国画中竹画有两种方式:一为设色竹子,属花鸟画;一为墨竹画,以墨竹为主。今年叶道寄来的画作中,其红竹画让人耳目一新。
说起红竹,当尊苏轼鼻祖。作为北宋能于文坛兼画坛“领导标新二月花”的苏轼,时任杭州通判,一次坐于堂上,画兴勃发,书案无墨,随手拿朱砂画竹。有人相问:世间唯绿竹,何处出朱竹?苏轼曰:“世间无墨竹,如何出墨画?”朱竹,便在文人画中流行,绵延至今。
细观叶道画的红竹,此红竹不同于彼红竹,因其有四大特点:一是红竹淡淡。这是红竹,但不是朱红,不是大红,也不是血红,而是一种淡淡的粉红,近看红色远却无,似有似无变幻中;二是红黑相间。画竹不乏画墨竹,也不乏画红竹,但唯罕见红竹墨竹相间。叶道则将红色与墨色尽揽入竹,淡红的竹秆,墨色的竹节、竹叶,煞是相映成趣;三是红竹粗壮。传统的画竹,通常都注重表现竹子的清秀,画的竹子都很纤秀。叶道画的竹秆,则分外粗壮阳刚,凸显竹子撑天的力道与担当;四是对比鲜明,简约的画面中,红竹秆与墨竹叶,形成动静、粗细、浓淡、色彩、虚实的对比,不仅画面生动,更意味无穷。如此这般,叶道画的红竹,就跳出了流俗,而自成一格。
4.毛竹入画掀新篇。叶道画的竹秆分外粗壮阳刚,也不由牵动人们的好奇,这表现的是“何方神圣”?竹子虽被称“竹木”,却是速生型禾草类植物,判断木本草本之别,就看有无年轮。中国是竹子的故乡,7000年前就种植竹子。现无论竹子数量、产量、种类,均占世界第一。在中国的竹子王国,毛竹(楠竹)则为“老大”。
叶道的“眼中竹”,当以毛竹入笔。达摩祖师“一苇渡江”,传说的“一苇”,实则指一个苇杆。现新安江上就有人踩根毛竹过江,还能根据水流和风向,随时转弯、掉头,并能在竹竿上做俯卧撑。毛竹不仅以竹高、成材、广袤等被人称道, 毛竹的精神也令人激励。毛竹最初几年耐住寂寞地延伸根系,生长极慢,待到某生长季节,一昼夜能长高1米,两月余能拔节到28米。可谓春天一笋芽,秋天插云天。
叶道笔下的毛竹,秆壮如椽,节高有品,挺拔向上,生机青翠,虚心志大,风韵超然,力撑高天,更勾勒几笔,就将一个竹魂壮哉,动人心魄地跃然而出!
竹子寓意吉祥,节节高升、竹报平安、爆竹驱邪。牛年春节将至,借叶道的竹画,祝百姓牛气,祝中国真牛!
结束语:改开后的中国画坛乱象横生,虚无主义盛行,甚至丑化开国领袖都大行其道,已令人神共愤。而所谓的美协、画院,都被铜臭熏染的已成了利益共同体。以致吴冠中要求取消美协,靳尚谊主张废除画院。包括书协、作协等,也基本是五十步笑一百步。特色文学艺术的堕落,已是不争的事实。在这样的文艺氛围中,“叶道先生学综百家,艺兼丹花竹鸣禽,尤嗜虎画虎入神韵”,能一直坚持画家的良知,坚持文学艺术大道,坚持绘画的自信和文化的自信,创作的画作深受广大将士喜爱,应当值得提倡。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