娃娃出书文章(散文集)

娃娃 2010-8-5 1703



第一篇:江南的桥
江南的桥形态各异,但以拱桥为多。
拱桥如半月拱在河面上,平日里也不见得有奇妙之处。若是到了十五那日,天上那轮园盘把清冷的目光撒在广袤的大地,那半弯的桥洞连着水面的影子,成了遗留在人间的明珠。风吹过,泛起阵阵的涟漪,吹散了圆圆的梦想。 外婆家的附近就有这样一座桥,静静地躺了将近三百年。桥洞两侧的对联被风月早已侵蚀得看不清楚了。只有栏杆上那几只石狮子还活灵活现地摆弄着身姿,只不过,每个狮子的头部都被摸得很光滑,阳光照射过来时还隐约有些反光。记忆中这座桥的名字是放生桥,以前应该是有人经常在此放生各种活物的。上桥的青石台阶早就磨去了很多棱角,每个台阶上或多或少有坑坑洼洼的几个凹陷,这些应该就是大自然的杰作了。 小时侯每次到外婆家去,最爱的就是在桥上跑上跑下,跨着一根小竹竿,把自己想象成一个骑士,跨越着高不可及的大山。而那些小狮子也是我袭击的目标,经常会被我用小竹竿敲打着。而到了晚上,经常还会溜到河岸边,把身子一个劲地往水面上靠,只为了能捞起那轮黄色的月亮。这时少不得的就是母亲大声的呵斥声和外婆的劝阻声。而望着留在水面上的自己的倒影,却高兴地叫嚷着,我在月亮上了。草丛里的各种小虫也会适时地合奏起来,为着我的“登月”而欢呼。 江南的桥中还有一种变异的拱桥,说它变异,是因为似拱非拱,上下桥的桥坡很斜,平直的桥面横卧在不宽的河面上。这种桥的每级台阶通常很低,性急的人通常是两阶一跨,相对来说,上桥还是比较容易的,下桥可就惨了。跌跌撞撞的,若是一个不小心,就有可能摔个大跟斗。 还有一种桥,其实就是现代的水泥桥,是供车辆通行的,我是极不喜欢这种桥的,没有一点婉约的韵味在里面。 江南还有一种桥最让我难忘,那就是田埂上的几块青石板。江南多稻田,也就多沟渠。为了出行的方便,农民们通常在沟渠的上方用几块青石板拼在一起就成了桥。桥面不宽,以一人通过为基本。但在这青石板上流下了多少播种的希望和收获的喜悦啊。 小时候,父亲在傍晚时经常带我在田间漫步。在幼小的我的眼里,这些小桥就是一个个无法跨越的坎。而爸爸经常鼓励我自己一个人去走,他用微笑和言语鼓舞着我怯怯的脚步。一步一回首,两步向前走,当我独立走到对面时,回头看到的是爸爸灿烂的笑容。也许那个时候他已经想到小鸟总有一天要独立,放手才是最好的教育方式。 天很宽,地很大,很多故事和风景在我的游走中让我流连往返,但最难忘的就是江南那烟雨中坚定却有温柔的小桥。在外地的那些日子里,经常在梦中看到一个女子撑着雨伞行走在濛濛的细雨中,踏在每块有着故事的青石阶上……

第二篇:春闹
粉白的梨花点缀在褐色的枝桠上,一朵,两朵……绽放在温暖的春风中。柔嫩的花瓣摇曳出妖娆,对,就是妖娆,我找不出其他的形容词了。清秀佳人般的花蕊,却在无意间的一场春风中,透露出那份性感的味道。而花粉传播着的信息,引来了嗡嗡的蜜蜂,成群结队的拍着花朵的马屁,只是为了那最亲密的接触。闹闹腾腾的,你亲一口,我咬一口,就这样春天开始闹腾了。
点点新绿在杨柳的枝条上长成。前几日只不过是零零落落,经过几日春阳的催促,便连成了一片。柳条经过一个冬季的煎熬,在此刻爆发了所有的能量。凑近,就能看见那嫩得仿佛能滴出油的绿芽。那香味似有似无,沁人心脾,清除掉属于一个冬天的阴霭。再过几日,这里会飘起很多的柳絮,飘飘洒洒的穿越在空气之中,有些调皮的甚至钻到了行人的鼻子里,于是便多出很多声喷嚏。而行人的头发上也会自然的染成白色,“愤愤”的话语传播在经过的路人耳边。
而小草也是不甘寂寞的,悄悄地顶掉覆盖在头顶的枯萎,努力地冒出头,伸探出好奇的眼睛窥探着未知的世界。在草儿的眼里,一切都是那样的新奇,一切都透露着希望。渐渐的,枯黄被嫩绿所代替。当露珠洒在草丛上,太阳光的折射让草儿穿上了彩虹的外衣,可惜,这一件外衣不一会就被太阳晒干。草儿也在这样的经历中长大,渐渐的,慢慢的,变浓。
春来了,就在那一缕缕春风,一丝丝春阳中,在一抹抹新绿,在一点点露珠中,更在那野菜的清香中。
去年写过一篇文字《春日野菜香》,更在今年欣赏到了洛神大哥的《吃春》,两文异曲同工都提到了野菜。对,在春天的田埂路旁,在竹林的犄角旮旯,到处可以看到野菜。每逢元宵,江南的家家户户都会用荠菜和肉剁成馅,做成有春天味道的汤圆,让人体内部也能感受到春的气息。此时也就意味着江南吃野菜的时节开始了。还有马兰头,可以凉拌,清炒,有清火去热的功效。更有主妇把马兰头晒成干,在夏天的时候和肉一起烧,就去除了肉在夏季时的油腻感。
在童年时分,也曾和朋友们到附近的田头去挑野菜。现在想来,其实那就是一次小型的春游。在明媚的春光中,一帮小丫头片子叽叽喳喳地说着学校里的那点破事,无非就是老师喜欢谁,不喜欢谁;谁和谁好上了,谁和谁闹别扭了;时不时还会捶打几下。闹够了,带着篮子里不多的野菜回家,张张小脸都晒得红红的,而笑声留在春风里。
近来的野菜里却少了许多东西。正如菜农自己说的,这些菜都能种了,很少人去挑野菜了。我知道缺少什么了,缺少了自然的味道。那种味道是大棚里的蔬菜所没有的。自然的味道是天成的,是野菜在熬过一个冬季后伸展的自由躯体,是野菜在熬过一个冬天后倾吐的清新气味。我想,那种味道恐怕会成为慢慢消失的记忆吧!
春来了,人不知不觉也绽放成一朵朵花儿。用着各种姿势努力地从冬天厚重的壳中挣脱。其实挣脱的只是躯体吗,更是心灵上的枷锁吧!冬天的寒冷,冰冻了很多希望,也冰冻了心情。当春风吹起,春阳升起,那份冰冻也渐渐地融化,融化成河流。河边有花有草,更有那撒欢的孩子们……

第三篇:淡淡的香,浓浓的情
风轻云淡人清爽,
又是一年秋来到。
落花渐迷行人眼,
化为秋肥孕新生。
在这个秋季,翻过很多旧的文字,才发现自己很多对于秋天的描写竟然是如此的悲凉。在我的文字里,秋天代表着一切事物的凋谢和败落。你看,一阵阵秋风秋雨摧残过后,地上多了很多的泥泞和美丽的死亡,夏季里那些盛开着灿烂笑脸的花啊草啊,都化做了肥料,成为了那黑色土地的一部分。
有些朋友和我说:相由心生。你的心里是如何想的,那么你眼里的世界就是如何的。因为你的心里是灰暗的,所以在你的眼里世界都是灰暗的。你换个角度去看世界,当你的心里充满了感激之情,当你的心里是快乐的时候,你的眼里一切都是美好的。
我尝试过,真的,我用另一种角度来看世界。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秋天给我的印象还是萧瑟。也许,已经先入为主了吧。从我开始用文字试着表达自己的时候,秋天就意味着生命的凋零,而冬天则是孕育新生命的开始,春天是万物的复苏,夏天是灿烂的生命展现。
其实,秋季相对于其他季节来说还是比较适宜的。度过了整个炎炎夏日,秋高气爽的季节很让人感到舒服。在这样的一个季节里出行,到处可以看到那金灿灿的稻谷,到处可以看到努力绽放笑脸的小雏菊,在我这个小镇上,再过几日就可以闻到那浓郁的桂花香了。
说起桂花,心中就涌起了一股淡淡的甜味。记得小时候住在另一个小镇的时候,屋后就有着一棵有着很大年龄的桂花树,爷爷和我说那棵树啊年龄比他都大。夏天的时候,桂花树下就是我的天地,我在树下纳凉,在树下等着爷爷奶奶从井中拿出那冰凉的西瓜来,然后在奶奶的蒲扇的轻拂下,在爷爷的神话故事中渐渐的入睡。在那里,我知道了牛郎织女,知道了银河,知道了女蜗……到了秋天,浓密的树叶间会漫漫地长出一个个小小的花苞。天气是越来越凉了,花苞的数量也是越来越多。渐渐的,绿的树叶,黄的花蕊就在一夜间变成了一副美丽的图画。那香味啊,可以弥漫到整个小镇。那个时候,镇上有很多人家会到我们这里来讨个一枝两枝的,拿回家做摆设。有些调皮的孩子,会时不时地跑进来象个猴子似的爬上树,折了一段就溜。对于来讨的人家,爷爷奶奶总是笑脸相迎,任他们去折;而对于那些孩子们,还会喊上一句:当心点,别摔下来。
而我,是很生气的。因为大家都来折,我的桂花树就要没了。爷爷总会和我说:别急,你看这么多年下来,桂花树不是很好吗?一家香还不如大家家里都添香呢。那个时候的我,对于这句话是似懂非懂的,但是在小小的我的心里,爷爷说的话总是对的。
桂花盛开的时间并不长,几场秋雨下来,花蕊是不断地往下掉,在地上呈现出了一副金色的地毯。到了这个时候,奶奶该一显身手了,奶奶会把地上的桂花花蕊扫起来,把脏的东西拣掉,洗干净,又会指挥着爷爷把还剩在树上的花蕊用竹竿打下来,我就象个快乐的小麻雀一般在旁边奔跑着,用衣兜兜着那飘落下来的花朵。奶奶会把所有收获的花朵都洗一遍,晒干,然后用各种调料腌制着。我知道,等到冬天的时候,我就会有香喷喷的桂花年糕吃了。 这一切都已经是往事了,爷爷奶奶早已驾鹤先去,而我也早已离开了那个小镇。那棵桂花树也被列为了古树,不能让大家为所欲为了。而我再也吃不到那甜甜的桂花年糕了……
八月桂花香,
香亦暖人心。
故人已西去,
回忆在今朝。
而在今天,当我再忆起往事的时候,突然记得爷爷曾和我说过这样一段话:花落了是为了啥呀,就是为了回到大地妈妈那里去,成为肥料,那么娃娃你明年才有新的桂花看,才有那香喷喷的桂花年糕啊。
原来这一切的解释,爷爷奶奶都已经和我说过,幼小的我却早已把它忘记……
许多话,其实都要到一定的年龄才能领会其中的奥妙;许多人,只有在你失去他(她)的时候才知道他(她)对于你的重要。
在这个秋天,我回忆着往事,但是我知道他们是不希望我沉迷于往事的。在他们的心里,我永远是一个最最乖巧,最最漂亮的娃娃。
八月桂花香,在这个初秋的早晨,我依稀闻到了桂花的香味……

最新回复 (4)
  • 清风 2010-5-9
    0 1
    清风已修改并审核。
  • 清风 2010-5-9
    0 2
    娃娃的文章,每篇立意明确,中心紧扣主题,语言流畅,结尾点题。
  • 云想衣裳 2010-5-9
    0 3
    娃娃出书文集终于出炉了!祝贺你小妹!
  • 龙歌 2010-5-10
    0 4
    春闹中的挑野菜之挖是否为剜野菜之剜?
    • 文学风原创文学网站 | 分享原创乐趣
      6
        立即登录 立即注册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