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好还有窗(丁枫)

丁枫 2010-7-14 1186











幸好还有窗

作者/编辑/丁枫
screen.width-333)this.width=screen.width-333">

  
门,是人,出入的方便所在。而锁,是门开关的守护。

那天下班回到家,在走进厕所时,是绝没想到,这方便之门,在关上后,竟然就打不开了。左摇摇,右转转,那门锁依旧是紧闭。困于斗室,有那么两秒的慌乱。幸好还有窗,而且窗外就是阳台。于是,用足劲,双手一撑,没上,再来,终还是爬到窗台上了。再一跳,就到了阳台上。

其实这锁,在几个月前,就有些坏了的,只是人在里面,还可锁,也还能打开。曾有好几次,在外面给扯上了,打不开,就叫女儿从窗户爬进去。那知在这一刻,它终是彻底的坏了。坏之存,已然久矣。可没到最后,总还是心存侥幸。

站在门外,明知打不开,也还是抓着那锁摇了几下。是不是叫开锁的?想着时,一时还是拿了大的小的起子,重又从窗台爬进去。在阳台上摆了张凳子,抬脚一跨,轻易地就上去了。其实到窗台上后,是可以一跳就下去的,而自己手上却还是拿了张方凳,用脚勾着,顺墙壁放下,看摆好后,双脚才一沾上那方凳,人竟然就顺势摔倒了。左手撑了一下,在屁股猛然着地后,好在还爬得起来。右大腿外侧感觉有点儿痛,再看左手中指,中段已是青肿了一大块。而那方凳,一边的两凳脚,是完全地骨折了。瓷砖地,且紧临便盆,那地势,点儿不平且滑。那凳子,又怎么能撑重?忍着痛,还是拿上起子,盯着那锁,左看右看,就是找不到拆卸的锣丝。白费一番功夫,竟还受了点小伤。心下,已是戚戚了。

再次爬出来后,便马上拿起电话,到楼梯间找那贴在墙上的“急开锁、换锁”的广告。

一刻钟不到,就来了两个男的,其中一个背着工具袋。我一一地将情况说明,两人就忙活开了。

是否换把锁?还是先将门打开再说吧。

一师傅先用那种塑料的片片,插在门缝里试了几下,门没丝毫反应。于是,胖一点的师傅便叫那瘦个子,也从那窗爬进去。过了会儿,那锁就从里面给取下来了,只是那锁心却还紧咬着门柱,再替进起子,敲打了几次,锁心才得以分离。

拆下的锁,完全地烂了。只好换。问起说有两种,一种便宜些的,还有一种贵点的。便宜的18元,贵的35元。听两师傅说,厕所的锁,一定要用好点的,一般人在装修时,多是将房里的锁买了贵的,而厕所门锁却选用便宜的,还真反了。厕所门上的锁,一天里开关,不知多少次,也就更容易坏。确实有道理,于是选用贵的。

老板娘,给你换上这个“华锋的”的锁心,是品牌的,更经用,只是要加五块钱,共四十元。见我犹豫,胖点师傅就说,我们的锁店,是声誉挺好的老牌名店了,你尽可放心,再说,就是到你门上来了,讨都要给点,何况还上门服务,也不收你拆锁钱。好好好,就换上吧。

换好后,两师傅一里一外地试了几次,然后说,厕所的这种门锁,都是没有钥匙的,万一从里面卡上,而在外面扯上不得开了,可这样随意用一片平的钥匙头,插在锁眼里,轻轻一转就开了。呵呵,又免费上门教了你一招了。哦,谢谢。

吃过晚饭,在屋子里转圈走动时,女儿看着我不时跺脚“哇哇”大叫的怪模样,竟然哈哈大笑。啊,讨厌,早点打电话找人来就好了,还落得受了小伤。又还烂了张凳子。老妈,这都怪你自己呀,谁叫你还要再次爬进去。好宝贝,你看我这手指,还真洗不得碗了,今晚你洗吧!啊,我要复习,明天要期考呀。不要紧的,洗碗也就耽误几分钟而已。

见女儿在厨房忙,我在心里笑了。哈哈,总算还有得赚。




screen.width-333)this.width=screen.width-333">


文学风网站欢迎你
最新回复 (3)
  • 云想衣裳 2010-4-3
    0 1
    呵呵呵,生活当中的小插曲,幸福溢满笔端呀——羡慕你如流水的日子,平淡而真实.....
  • 丁枫 2010-4-3
    0 2
    问好云裳,是你帮着编辑了一下吧,比起我先前编辑的,好看多了呀。
  • 丁枫 2010-4-3
    0 3
    生活的美好,其实是无所不在的,只是我们常常无视而已。
    • 文学风原创文学网站 | 分享原创乐趣
      5
        立即登录 立即注册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