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娃娃游记】云南散记---芒市故事

娃娃 2009-8-13 1745


























items in IE
//skip this for now
// setInitPositions(dots)
}

// set their positions
for (i = 0; i
var startloc = document.all.tags("LI");
var i = 0;
for (i = 0; i SEGLEN) {
var springF = SPRINGK * (len - SEGLEN);
spring.X += (dx / len) * springF;
spring.Y += (dy / len) * springF;
}
}

function animate() {
// dots[0] follows the mouse,
// though no dot is drawn there
var start = 0;
if (followmouse) {
dots[0].X = Xpos;
dots[0].Y = Ypos;
start = 1;
}

for (i = start ; i 0) {
springForce(i-1, i, spring);
}
if (i = height - DOTSIZE - 1) {
if (dots.dy > 0) {
dots.dy = BOUNCE * -dots.dy;
}
dots.Y = height - DOTSIZE - 1;
}
if (dots.X >= width - DOTSIZE) {
if (dots.dx > 0) {
dots.dx = BOUNCE * -dots.dx;
}
dots.X = width - DOTSIZE - 1;
}
if (dots.X











































































【娃娃游记】云南散记---芒市故事

作者:娃娃--编辑:细雨

























早上七点半的芒市天还是黑的,我们在风中用完了早餐,开始了前往腾冲四小时的盘山公路之行。

当我们出芒市的时候,经过了树包塔。所谓的树包塔,就是榕树将一座佛塔包住。芒市是信仰小乘佛教的,小乘佛教讲究建塔的,也许在213年前建塔的时候,正好有榕树的种子落下。之物的适应力超强,在生长的过程中,用尽各种方法,所以才造成了树包塔的奇迹。

树包塔是在芒市第一小学内,5元钱一张门票,所得收入是用来改善教学环境的。第一小学的教学楼初看不错,但里面的摆设实在是我们这里有差距,孩子们就在这里实践着自己的梦想。其实这次出来,我看到了很多,包括失学孩子的故事。在云南很多贫困的地方,3000元是一个家庭整年的收入,虽然免掉了学杂费和书费,但上学对于他们来说还是一件很奢侈的事情。其实在大城市里生活的我们只需要每月捐出200元左右,就能让一个孩子实现他学习的梦想。我们在这里怨天怨地,把自己的悲伤无限的放大,却忘记了在偏僻的地方还有很多需要我们帮助的孩子。看看他们渴望的眼睛吧,到了这里你才会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悲伤。

我们所行的就是从人民广场为起点的320国道的一部分,直到瑞丽。而这是我们明天的行程,想着如果到了320国道的尽头,系那个着路的那头就是我们的加,多美好的事。

行驶在海拔一千多米的盘山公路上,满眼望去都是绿,乔木灌木交叉出现在山脉上。横断山脉在这里显得是那样的郁郁葱葱。越往上爬,朝山下望去,底下泉水叮咚,树木丛生,好一派田园风光。到处可见云南特有的梯田,一层一层叠加在山坡上,记载了大家的希望。

在一处偶尔看到一所小学,地导说这是希望小学,孩子们一般是骑牛来上学的。技能放牛,又能上学,一举两得。听到这,我想起昆明地导所说的一些情况,心中不禁后悔,后悔没有把小尾巴带出来,让她感受自己的幸福。

经过边检站,因为我们是游客,很快就放行了,但来往于各个州府间的班车都要仔细检查,因为这条通往腾冲的道路被称为五色之路。红色:这条道路在抗日战争时机,是运送抗日物资的通道,每前进50米就有人牺牲;白色:这条道路上随时就有白色毒品通过;绿色:这里还可以运送绿色树木、水果,有利边贸;黑色,其实这条道路也有黑色军火走私危害安全;黄色:各种不堪入目的碟片来往在这条道路上侵蚀着心灵。五色之路连接着缅甸和中国,既有利又有弊,是我们无法避免的。

四小时后,进入腾冲县城,腾冲位于滇西边陲,西部与缅甸毗邻,历史上曾是古西南丝绸之路的要冲。腾冲是著名的侨乡、文化之邦和著名的翡翠集散地,也是省级历史文化名城。腾冲在西汉时称滇越,东汉属永昌郡,唐设羁靡州,南诏时设腾冲府。由于地理位置重要,历代都派重兵驻守,明代还建造了石头城,称之为“极边第一城”。比我想象中好得多,很干净,很安逸。中午时分,行人不多。但到处可以看到“翡翠之城”的广告牌,这里靠近缅甸,是毛料进入境内的第一通道。

下午进入北海湿地,湿地是指不问其为天然或人工、长久或暂时性的沼泽地、泥炭地或水域地带、静止或流动、淡水、半咸水、咸水体,包括低潮时水深不超过6米的水域。湿地被称为“地球之肾”,也就是说它在地球吐故纳新的过程中扮演着极其重要的角色,而据我所知,地球的“肾”是越来越成问题了;另一个概念:北海湿地是云南省惟一的国家湿地保护区。北海湿地是云南最大的火山堰塞湖,原来湿地的面积有3200亩,后来有1500亩被填海种地毁掉了,现在已经很难恢复原来的地貌。湿地里的水草密密麻麻,根交错在一起,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旧草腐烂,新的长在腐烂的草根上,然后又腐烂,然后又长出新的,最后形成整片整片的草甸各自浮在水面上,宛如一个一个的小草岛,通常有一米多厚。脱了鞋赤脚走上“草岛”,感觉像踩海绵一样。当地人经常把随意切开的一小块草排当竹筏子来划,捕鱼虾;还有人干脆在草排上开个洞,就把鱼竿伸到那洞里钓鱼,其乐融融。

   据说这儿每年四月中下旬最美丽,那时满目北海兰花开,美不胜收。秋天时草排颜色有些枯黄,但依然让我兴奋不已。空气里飘着草叶的清香,芦苇丛中不时传来嘎嘎的野鸭叫,湖面上不时有游人初踩草排的惊喜叫声。泛舟湖面,宛若置身在大草原。只不过这片“大草原”是漂浮在水上的。我试过,真的,很好玩,软软的就象踩在海绵上,摇摇晃晃的,很是舒服。草底下的水很清澈,能看到水底摇曳的其他草类。我们乘船进入开发的水面,我把手放进水里,凉凉的,时间长了,有些刺骨的感觉。

出了湿地,24公里之后到达热海景区。腾冲是我国三大地热区之一,被誉为“地热之乡”。境内有很多热泉、气泉群,称为热海,还有不少地热田,是一个集游览、沐浴、医疗为一体的旅游度假胜地。腾冲热海位于县城西南 20公里, 面积约 9平方公里,是腾冲地热区的高温中心,有较大的热泉、气泉群共80余处,其中水温达90℃以上的热泉有14个,其数量之多,热力之强,世所罕见。 腾冲热海早已闻名于世,明朝地理学家徐霞客曾写到: “遥望峡谷蒸腾 之气, 如浓 烟卷雾”, “……从下沸腾, 作滚涌之状,而势更厉;沸泡大如弹丸,百枚齐跃而有声。”在热海中最为状观的是沸水池,水温 97℃, 当地人称之为“大滚锅”。 在此煮鸡蛋立等可取。 距“大滚锅”南300米的石头上镌刻有李根源先生手书的“热海”两字。与“大滚锅”一河之隔的黄瓜箐,谷底蒸气喷发, 大的喷气孔有 10多个, 气洞口温度在94℃以上, 可以蒸熟食品。

经过2500米的跋涉,进入了景区,没多久,就看到了那个大热锅,热气不断向上涌,雾气腾腾的,感到阵阵暖意。时不时有游客把鸡蛋放在旁边,让地热把它烤熟。那个香噢,呵呵,有机会你一定要尝尝的。沿着唯一的游览道路,我们前行着,到处可以看到地热的温泉,活井喷式的,或以井水姿态的存在,有些地方甚至还出现“水热爆炸,迅速离开”的警告,因为那里的水不断的沸腾,如爆竹般爆开,偶尔有几滴溅到裸露的地方,真的很疼吖!

就在我们前往热海的路上,看到了可以媲美罗平的油菜花,一片片连接成海,黄灿灿的开放在二月的田间。那是金色的海洋,空气中弥漫着特有的清香。人间四月天亦不过如此吧!地导说这里一年四季都开放着黄色的精灵,应该可以成为摄影爱好者的另一个天堂。只可惜客人不喜欢,否则真想跳下去闻闻花香。

说起腾冲,不得不谈起一个人---陈纳德将军。陈纳德1893年9月6日出生于得克萨斯州,1937年7月初,陈纳德抵达中国考察空军,几天之后,中日战争全面爆发,陈纳德接受宋美龄的建议,在昆明市郊组建航校,以美军标准训练中国空军,他还积极协助中国空军对日作战,并且亲自驾机投入战斗,迫于日本外交压力,陈纳德的活动逐渐转为非公开,1941年,陈纳德在罗斯福政府的暗中支持下,以私人机构名义,重金招募美军飞行员和机械师,以平民身份参战,7月和10月,200多人分两批来华,队员多半是勇敢,渴望冒险,性格不拘的年轻人,由于形式上并非正规军,他们的战术研究和训练反而得以自由挥洒,不久,他们在昆明初试身手,首战便对日本战机予以痛击,此后并连创击落日机的佳绩,在31次空战中,志愿飞虎队员以5至20架可用的P-40型战斗机共击毁敌机217架,自己仅损失了14架,5名飞行员牺牲,1名被俘,“中国空军美国志愿援华航空队”插翅飞虎队徽和鲨鱼头形战机机首名闻天下,其“飞虎队”的绰号也家喻户晓。

当时日本人控制了中国的港口和运输系统,几乎使国民党政府与外界隔绝,这一小队空战人员驾驶着破旧的老式飞机,尽管经常面临燃料,零件和飞行员的不足,仍不断战胜远比它们规模大,装备好的日本空军,他们空运给养,在缅甸公路提供空中掩护,并在中国的绝大部分地区上空与日本人作战,1942年7月4日,飞虎队被编入美国第十航空队,成为美国驻华空军特遣队的骨干力量。1942年5月到1945年9月,美国志愿航空队以3个中队,数十架飞机的有限兵力,担负中国战场的国际交通大动脉滇缅公路北,南两端的枢纽——昆明和仰光的空中防务,期间还帮助中国运送物资,1943年,志愿航空队改为第十四航空队,除了协助组建中国空军,对日作战外,还协助飞越喜马拉雅山,从印度接运战略物资到中国,以突破日本的封锁,人称“驼峰航线”,航线从印度阿萨姆邦汀江,经缅甸到中国昆明,重庆,运输机飞越青藏高原,云贵高原的山峰时,达不到必需高度,只能在峡谷中穿行,飞行路线起伏,有如驼峰,驼峰航线由此得名,飞机飞行时常有强烈的气流变化,遇到意外时,难以找到可以迫降的平地,飞行员即使跳伞,也会落入荒无人烟的丛林难以生还,日军飞机的空中拦截也给运输队造成巨大威胁。现在在腾冲这里还能看到各种纪念他的雕塑。

夕阳西下,城市安静了,可是想象还在脑海中不断的翻滚。。。。。。。









最新回复 (0)
    • 文学风原创文学网站 | 分享原创乐趣
      2
        立即登录 立即注册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