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别山冬游记(月下踏浪)

月下踏浪 2018-7-23 837



























 
 
大别山冬游记

文:月下踏浪 编:清风








翻开中共的革命史,中国革命有两个重要的发源根据地,一个是常被人们熟知的,过去宣传得最多的—井冈山,另一个则是不太为人们所了解的—大别山。
  可就是这个过去不被大量宣传的大别山红色根据地,却培育出了众多红军优秀高级将领。1955年,共和国授衔的将领中,元帅徐向前,大将徐海东、陈赓、王树声及上将许世友、韩先楚、洪学智、秦基伟等一大批将级军官都来自大别山的红四方面军。这些来自大别山革命根据地的红军将领们为中华民族的自由独立和解放,立下了汗马功劳。每一位将领的背后都有许许多多的传奇故事,每一位将领都战功赫赫,每一位将领在战火硝烟中都付出了鲜血和汗水。  就是这个大别山,为中国革命的胜利,奉献了成千上万优秀儿女的鲜血和生命。当红四方面军和红一方面军在雪山脚下会师的时候,红四方面军仍有八万人之众,而红一方面军却不足三万。  可就是这样一只红军劲旅,却为张国焘分裂主义付出了沉重的代价,三过草地,南下失利,被迫北上与中央红军会师。再次会师时,红四方面军已不足三万人了。  大别山的老百姓也遭受着反动派灭绝人性的屠杀。“宁可错杀三千,绝不放过一个”“草要过火,石要过刀”村村树悬人头,山山岗有革命亲属的棺冢,有的被绝户,有的祖坟被掘。大别山的人民深受着涂炭,大别山在哭泣,在流泪。大别山,红色的山,是被革命烈士的鲜血浸染的山。回望历史,我们不能忘记大别山,不能忘记大别山人,展望未来,更要建设好大别山,大别山是红色的山,也是绿色的山,是充满勃勃生机和活力的山,是风景宜人的巍峨高山。  朋友啊,就请你随我的笔,领略一下今日大别山的一隅,欣赏一下冬日里的大别山!
大别山雄踞鄂豫皖三省交界之处,东临皖西,北靠豫南,西携鄂东北。大别山,古时有守候吴楚大门之说,当今,被地质学家确定拥有华东最后一片原始森林—大别山地质公园天堂寨。 大别山绵延纵横近千里,那蜿蜒波荡起伏的群山如一个巨人般,肩挑着一个民族的希望,托举着一个伟大的梦想。举目远望大别山,似乎感觉不到那它那雄伟的身姿,可一旦走进它的怀抱,一种雄厚,俊俏,威严的感觉就会深深感染你的情怀!至今那种浓浓的大山情怀依旧感染着我,拳拳的大别山情结时时缠绵着我的梦乡,我的手不由自主地敲击着那心灵的按键,记录那在大别山的岁月...... 古皋陶墓·曲径·山峦·山鹰 冬月里,南国的风,似乎有些轻柔,朗日融融,暖风习习。上午,我驱车来到了属于大别山边缘的六安市区。六安古时也称为皋城,一位被孔子列为与尧、舜、禹同为“上古四圣”的皋陶,就生于此,葬于此。伫立在古皋陶墓旁,仔细浏览墓志,我不禁为这位被中国司法界公认的“司法鼻祖”的历史业绩所叹服。也许那大别山的水土造就了这位圣人,就在他的开创和引领下,皋陶文化成为了华夏文明的圣火,皋陶文化被以孔子为创始人的儒家继承并发扬光大,成为统治中国2000年儒家思想的主要源头。 是大别山的水土养育了这位华夏文明的奠基人,是大别山的灵气影响着中华文化诞生和发展,大别山也是文化的山!如今皋陶的后人们,正迈着时代的步伐,建设着曾哺育着他们祖先的大别山,让古老而美丽的大别山焕发着青春!
离开圣人的墓地,我继续前行。在快到中午的时候,车子开进了山间公路。一开始感觉山并不是很高,道路也不太崎岖,可越走觉得山越险峻了,道路也越崎岖了。狭窄的盘山公路,弯弯曲曲,一会向东,一会向南,一会向西,一会向北,感觉就像羊肠,像迷宫。盘山公路忽上忽下,有时,道路如一把利剑刺向青天,有时如仙女的飘带盘绕山腰,有时回头远远望去,在阳光的照射下,白亮亮的如一条巨龙长长的尾巴,而大别山就像即将腾飞的巨龙,正在不断地积蓄着能量,不断地迈向未来,正在让这条山路不断蔓延,不断坚实!
山路的边缘就是悬崖峭壁,尽管有栏石,可若不小心,还是会车毁人亡的。此刻,我的心随着车子漂游着,时而悬浮在空,时而跌入谷中,大脑一刻都没有放松,眼睛紧张地盯着路边,时不时还提醒司机,乘车的疲劳早就抛到九霄云外了。
望着九曲十八弯的山路,我不由地想起红军与白匪在山里打游击的故事了。正是大别山这崎岖的山路,让那些懒惰的白匪吃尽了苦头,也正是这忽忽悠悠的山路,成为了红军以弱胜强的好战场,感谢那奇险的山路,感谢大别山造就的那些奇险的山坳。大别山的路奇险,大别山人更犟。为了修筑这条崎岖的山路,大别山人,自古就开始不停地开山掘地,子子孙孙不停地挖掘,他们世世代代付出了艰辛的血汗和生命,生命不息,修路不止!他们只有一个信念,为了大别山的未来,为了子孙的未来!
正在浮想联翩间,就感觉山变得更陡峭了,绵延的山峰,层层叠叠,蜿蜒不绝,由近向远望去,就觉得那峰峦像一群群躺在大地上的巨人,它们紧密相连,肩靠肩,臂弯臂,像一群血性男儿,一群刚强的战士。那凸的青峰,像巨人发达而坚实的肌肉,那凹陷的峰谷又像一个慈祥母亲温暖,宽厚的怀抱,那拔地而起的一座座险峰相互对峙,又像一个个竞技场上的勇士。
正午的阳光,暖洋洋的,柔柔舒舒的。此时,大地开始氤氲起淡淡紫烟,那薄若蝉翼的紫烟,渺渺地盘绕着远处的山峦,给那厚厚实实的山峰,涂抹上一层淡然的黛青色,把那葱葱郁郁的青松包裹得严严实实,似乎那遥遥地山谷中蕴涵着丰富的宝藏。那青青黛黛峰峦让人总感觉里面有着无穷无尽的秘密,那青蒙蒙的峰群等着那些好奇的人们去探究,去发掘!
相传啊大别山啊原本是一片汪洋大海。孙悟空闹天宫时,把一只神鳖打下到这片海洋里了。太上老君去东海请龙王降妖,途经此地,见神鳖蠢蠢欲动,想提它回天宫,可神鳖不想回,就变成了一座座崇山峻岭,跌宕起伏近千里,填满了那汪洋大海,形成了鳖头朝南,鳖尾朝北的“鳖山”山脉。没多久,王母娘娘听了传说以后,就带着七仙女,来到“鳖山”之上,望着那光秃秃的畸形怪状峰峦,娘娘顿时起了爱怜之心,遂命七仙女将松杉,百花艳卉,菱藕,茶花及五谷之种子,鱼虾,六畜,蛇蝎之幼仔撒泼到这“鳖山”之间。“鳖山”从此就充满生机和活力了,人们啊,就在这秀美山川里,男耕女织,春种五谷,夏采藕,秋收山茶和杂粮,冬网鱼,那日子过得可红火啦。生活美满之余,又感觉这“鳖山”的名称不雅,人们就改成今天的这个名字—大别山。从此大别山这个响亮的名称时时代代相传,吸引着各方豪杰英雄到此一展英雄风采,史记载,大禹治水,治山,抵临至大别山。秦始皇从淮河至洞庭湖也经历了大别山,在悠长的岁月里,大别山,常常弥漫起战争的硝烟,从元末红巾军领袖徐寿辉到“六藿起义”“黄麻暴动”刘邓大军的千里跃进。大别山成了孕育英雄宝地,大别山成了革命的摇篮,大别山为新中国的诞生做出了卓越的贡献!大别山,英雄的山,大别山,革命的山!




















&n
















文学风 精彩无限
最新回复 (3)
  • 和谐曲乐 2008-12-30
    0 引用 1
    从小就看过书“风雪大别山”今又领略欣赏你笔下冬日里的大别山!倍感亲切,文章文笔干练,内容丰富,让人了解乐更多……<br><br>
  • 花语吟风 2008-12-30
    0 引用 2
    是啊,大别山是根据地,也是革命摇篮里成长屏障,欣赏!
  • 彩虹之约 2009-1-4
    0 引用 3
    早就向往大别山,今天随月下踏浪一游,真的感觉身临其境一样,谢谢你的文章,祝你快乐!
    • 文学风原创文学网站 | 分享原创乐趣
      5
        立即登录 立即注册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