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开时,在美国就地避难 散文

春江青苇 4月前 328


二〇二〇年三月十六日中午,春天的冷传来美国加州圣克拉拉郡卫生官的命令:为遏制新冠病毒,全郡从十七日零时起一律就地避难。大中小学停课,实施行业关闭,只保留医疗和生活类行业,饭店关闭餐厅做外卖或外带,居民户外活动非一家人须相隔六英尺。

圣克拉拉郡是驰誉全球的硅谷所在,全境有十多个城市,近两百万人口,华人占10%以上。境内有英特尔、苹果、谷歌、脸书、特斯拉、惠普等公司及斯坦福大学。是芯片、微电脑、互联网、人工智能的发源地,以高新科技颠覆了世界,被称为世界科技中心、世界经济发动机和世界就业中心。悲哀来袭,这一片勃发的土地未能免遭荼毒。

面对避难令,我的第一反映是增加食物储备。

我来到一个杂货店,顾客们已自行提前执行避难令,相互间自觉拉开了距离。大家急切地搜寻着所需商品,但安静如常,没有喧嚷,尽管货物吃紧,却没有一个人哄抢,不时有人在互让。

我主要是买蔬菜、水果和肉类,虽不能像平时那样细致挑选,但花了十几分钟也就大体获得了所需物品。付款时排队的人比较多,大家主动互相断开,以最大的可能增加安全保障。

每个人的采购量都比平时大,自然是为抗病毒做必要的准备,减少避难期间外出,这本是好事。大难临头不知黑暗中何处有唯一的光,而这里纹丝不乱。大家面对生死一劫,本该得到精神疏导和抚慰。而有人蓄意搬弄抢购、囤积之类的字眼,造谣生事。全球同难,万里哀哭,人间应以道德为本,慈悲为怀,仁爱至上。

红尘历尽,望断风雨破碎,荒诞流散一地,满国满世界忧伤,每个都应该是晒在阳光下的透明钻石,不说假话,不说鬼话,不说畜牲话。

我把事情都安顿好后,再看避难令具体条文,领会到避难期间可以外出采购,可以去住地室外及公园锻炼,可以遛宠物。杂货店仍保持正常营业,幼儿园继续开放。

根据我对美国境内新冠病毒疫情的有限了解,感到避难令周到而细致,合法,合理,合情。同时,我也觉得美国官方上下对疫情控制重视不够,测试盒严重不足,久久买不到口罩。社区感染切不断,防治新冠肺炎的经验几乎为零。高层对疫情心中无数,既盲目乐观,又信心不足,行动慢一拍,形成了联邦式困惑,好像一头雾水。有段时间美利坚体系犹如空中虚设,不知何处能寻到一季浪漫。另有一类政客过分夸大疫情,急于推卸责任。

然而,美国民众表现出高素质,讲公德,识大体,顾大局,共度灾难,显得沉着冷静。在美国抗病毒很大程度上是靠自己,大家不仅大度,也科学严谨,深怕有什么闪失。

美国虽有个别不说人话的白痴专业人员,但不乏世界顶级专家,他们不仅讲真话,还敢于否定总统的说法,这是民主给了社会一份可贵的力量。

春天的硅谷依然是最美的画,海棠林中鲜花鸟语,蓝天白云,人们把沉痛的日子过成铭记的时刻。

我每日坚持外出散步,发现学校和儿童乐园都拉起了黄色警戒带。四处寂静,路上万车齐喑,烟云起落,千古凄凉,人类最活跃的硅谷仿佛停摆了。

这高科技区域,在天灾面前与别处一样力不能支,科技能改变人类,却对病毒无奈。我想,高科技到底有什么意义,都市的灵魂在迷惘中忧疑,东风残,五洲山海苍白,超自然只是动漫里的妄想。如果没有飞机,病毒岂能一阵风殃及世界,造成瘟疫无障碍全球通,而扑灭无术,这日子是对生命的辜负。

散步途中,落花纷纷,春撒一地。路人不再Hallo(你好),彼此相距很远就避开了。我在一个路口目睹了两家朋友邂逅,每家都有五六口人,他们面对面站成两排,隔着三四米远说话,就像双方足球运动员入场。我不禁伤感,人世已经一夜变形。另一回,我在人行道上漫步,有个欧洲裔小男孩蹬着滑车冲我迎面而来,他见到我就掉头回转,不料他眼前又出现一位女士,他吓得两眼噙泪,显然他知道避人防病毒的事。我和对面的女士不约而同地都跨上了马路,小男孩一边夺路而逃,一边大叫Thdnk you(谢谢)。灾难深重,人人惊鸿,我只能静锁心痛。人类啊,其实你很虚弱。

有一天,我散步时看到特斯拉无人驾驶汽车悠悠驶来,心一暖,漾起几分期待,希望灾难尽快过去,且听路边海棠唱一曲平安时光,醉美明天。


最新回复 (0)
    • 文学风原创文学网站 | 分享原创乐趣
      2
        立即登录 立即注册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