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懂了被宗教遗忘的尼泊尔:就读懂了啥叫文化自信 (上篇) 游记

辽宁王忠新 3月前 603


读懂了被宗教遗忘的尼泊尔:就读懂了啥叫文化自信

(上篇)


 

尼泊尔的老皇宫,也叫“故宫”。

    一提起尼泊尔,人们会油然想到,那是佛祖释迦牟尼的诞生地,世界三大宗教之一的佛教发源地。如此,尼泊尔一定佛教盛行,一定香火盛行。可到了尼泊尔大跌眼镜地发现,不知是宗教遗忘了尼泊尔,还是尼泊尔遗忘了宗教,在尼泊尔几乎看不到佛教的寺庙存在,也看不到伊斯兰教和基督教的教堂存在,在南亚宗教国家环绕的地区国际环境,让人感觉世界三大宗教似乎与尼泊尔绝缘。这该是何等的文化自信?这该给中国特色的文化自信作何借鉴?

     1.释迦牟尼在尼泊尔被尊称老师。说到尼泊尔,就不能不说释迦牟尼。古印度北部十六国争霸时期,有若干独立或半独立小国存在,释迦族统治的迦毗罗卫就臣属憍萨罗国。按回娘家生孩子习俗,摩耶夫人回故乡待产,但出王城向东行走25千米,途经今尼泊尔的蓝毗尼园产下佛陀,后被佛教尊为佛祖。

尼泊尔的普通百姓,却拒绝从宗教角度认知释迦牟尼,他们说释迦牟尼是后人的尊称,“释迦”是其所属部落名,有“能”、“勇”之意;“牟尼”是对修行成就者的称谓,谓圣者之德。所以,尼泊尔人从古到今一直认为,释迦牟尼是教化启迪的老师,也是行为上的“释迦族圣者”,它绝非是神,也非大佛。

尼泊尔人对释迦牟尼的定位,同百度词条对佛陀的定义精准吻合:佛教术语,意译为“悟道者”,是福德和智慧修行圆满者。狭义而言,佛陀不是神与佛,而是一个多元文化教育家。

在旅游途中,谁要从宗教的意义理解释迦牟尼,尼泊尔导游则一遍遍,不厌其烦地进行纠正。反复强调释迦牟尼叫佛陀,佛陀的本意就是智慧的老师,佛陀从不以神灵或神使自居,对他任何的神化都是对佛陀的亵渎和歪曲。释迦牟尼在尼泊尔从来没走进宗教,从来没登上神坛。


即便尼泊尔人尊崇释迦牟尼为智慧的老师和圣人,但在尼泊尔却极少能看到释迦牟尼塑像和挂像,笔者周游尼泊尔,只在奇特旺住的花园宾馆见到一尊一米多高的释迦牟尼坐像,在饭店里看到挂着像京剧脸谱的,很人性化的,一尺方寸的释迦牟尼头像。

2.在尼泊尔几乎见不到佛教庙宇。原以为尼泊尔是佛教的发源地,一定是庙宇连绵、香火盛行、袈裟遍地、梵音四起。可从加德满都行车200多公里到奇特旺,从奇特旺驱车170多公里到尼泊尔第二大城市博卡拉,又从博卡拉乘车200公里到加德满都,这个行程不算近吧?就在这尼泊尔相对的富庶之地,人口稠密之地,600公里行程中,没看到一座庙宇,没见到一座佛像,更没见到任何宗教法事活动。


(问导游也说不清楚这是个什么小庙)

在这600多公里的行程,只见到一个破烂不堪的,早就被风雨侵袭的快要坍塌,面积仅约一平方米多,高不过两米的一个小庙,里面供奉着一幅看不清楚的图案。这个小破庙,位于一个公路服务区,可在服务区的来往人中,似乎都视而不见。

就是到了尼泊尔第二大城市博卡拉市,也没看到庙宇。只在费瓦湖中心岛上,见到一座有名的夏克蒂女神庙。里面供奉着几十厘米高的,保护女性的女神夏克蒂。可就这个著名的两层女神庙,直径也就1平方米多点,高约三米多,说是庙,不如说是个小塔,论规模与中国农村村头的土地庙相比,都相去甚运。


(费瓦湖心岛的夏克蒂女神庙)

就是在加德满都占全国三分之一人口,达1000多万人居住的特大城市,也只在“大佛塔”旁的商街,于楼群的连接中,见到一个面积100多平米,非独立的小庙。这小庙与中国的一般寺院相比,仅算寺院某一进佛殿中一个房间大小,在这里见到几个和尚。这是笔者尼泊尔之行,见到唯一的小庙,见到唯一的僧侣。

又走了几座城市,所到之处,甭说见不到佛教庙宇,就连伊斯兰教和基督教的教堂,也踪影皆无。见不到宗教的任何旗幡,听不到宗教的诵经唱诗。没有各种宗教旗幡的招摇,尼泊尔的天空纯净通透;没有宗教的诵经唱诗,尼泊尔的城市夜晚宁静。想来:尼泊尔人的心灵,也应该很宁静。

因为,凡是香火旺盛之处,必是人间烦扰之地;凡是祈求保佑声高,必是人间冤魂太多;凡是虔诚仰望天空,必是此生解脱无奈!

3.在尼泊尔看不到对佛教的敬畏之心。到中国的寺庙等宗教之处,这个不能碰,那个不能说;这个不能拍照,那个不能临摹;就那些陈规戒律,就人为制造出一种敬畏的气氛。


(杜巴广场--皇宫广场)

可到尼泊尔历史遗留的杜巴广场,意为皇宫广场,在加德满都河谷的三个古城:加德满都、帕坦和巴德岗中各有一个杜巴广场,是当年三个王国的王宫广场。它囊括了尼泊尔十三世纪至十九世纪间的纽瓦丽古典寺庙建筑和宫殿,现在都是辉煌的世界文化遗产。作为宗教遗址最为著名的,就是历史可追溯到14世纪的“博达哈大佛塔”。

杜巴广场是“露天博物馆”,在这里见到的皇宫、博物馆及带宗教信仰的建筑。都属于古印度时期的文化遗产。那何为古印度?古印度绝非是印度,它只是印度次大陆=南亚次大陆的地理名词,就像印度洋并不属于印度一样,没有那个国家能代表印度次大陆。近代印度指17世纪英国东印度公司建立的殖民地,经数百年的经营和扩张,一度包括整个南亚次大陆和缅甸。现代印度是1947年从英国殖民独立而来,不包括巴基斯坦、孟加拉、缅甸、尼泊尔等国的印度。

为此,杜巴广场的皇宫、博物馆及带宗教信仰的建筑,对于尼泊尔人和游人,早将其当翻过的一页,已不属于现在。以致那些带宗教信仰的建筑,可以随便登攀,可以随处而坐,可以在供奉神蛇的场所任意亲嘴,无任何敬畏之心,无任何宗教戒律约束。他们把这里只当一种文化遗产,只当来逛文化公园。而且,作为现代尼泊尔,根本看不到一处近几十年重新建造的宗教建筑。


(杜巴广场随处都可以坐卧)

尼泊尔人对宗教的平淡之心,在女活佛现身时,更可见一斑。在参观加德满都老皇宫刚出宫门,就到了古朴精致的库玛丽庙,这个庙也非单独存在,只是在与其它建筑相连中,辟出一个类似中国带天井的环形两层楼。就在这里居住修行一位女活佛,并且每天定时现身。这要是在中国的西藏和中国的内地,有活佛现身,还是女活佛现身,那将会出现人山人海的膜拜。可当这位女活佛在窗口露面时,站在天井里的游人和尼泊尔人,无一人跪下,无一个施礼,就像看一个景观,或像看望一个朋友。


(女活佛就在三层中间那个窗户出现)

活佛出现的场面,竟如此平淡如水,竟如此这般缺乏激情疯狂,简直太让人失望了,简直太让人不可思议了。


最新回复 (0)
    • 文学风原创文学网站 | 分享原创乐趣
      2
        立即登录 立即注册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