鸡娃儿办酒(贵州德江 杨旭) 小说

云想衣裳 2月前 989

鸡娃儿从顺二家回来,心里不时突突的,总是消停不下来,顺二家今天的收礼簿上,那密密麻麻记着的名字,那最少五十多则上千的礼金,收礼人怀里揣着的口袋里,一扎一扎的红皮硬货,硬是挑逗着突突跳动的心。

顺二家这次办酒是孩子考上了大学,鸡娃儿还是头两天就收到了顺二发来的短信:“孩儿金榜题名,拟在老家略备刨汤肉便宴,以示庆贺,敬请赏光!”

去还是不去呢?鸡娃儿心情很矛盾!去?这明明是乡政府禁止操办的酒席之列,万一被纪委抓个现行,弄个处分,要影响年终效能,还要影响工资和职级晋升。不去?顺二可是自己从小和泥巴抓雀雀就一起耍大的朋友,连自己“鸡娃儿”这个诨名都是小时候偷人家鸡娃儿以后,手总是抖得厉害,顺二就给取了个名字。哎,还是去吧,我去了又不送礼金在他的礼簿上,装个红包私下给顺二,你纪委查得再严,也没有“吃请违规酒席”的证据啊。思考再三,鸡娃儿还是确定去吃了顺二的升学宴。

鸡娃儿躺在床上,总是睡不着,脑袋里总是翻滚一些近几年县里乡里整治违规办酒的事儿。

县里和乡里规定,除了婚丧嫁娶之外,其他酒席一律不允许操办。乡里整治违规办酒的宣传车天天下乡宣传,时不时还抓个现行,发个处分通报,全乡乃至全县干部学习警示,这不,干部些就怕了,不敢整。老百姓就有些不一样,用顺二的话说,就是“抓到了咋了?莫不是要把我当农民的工作开除了不成……”

哎,这几年,就这样,鸡娃儿想办酒不能办,也不敢办,可是自己的亲戚,七姑八姨,三朋四友总是变着法儿操办酒席,虽然也是悄悄的在酒店请几桌,或是杀头猪吃刨汤肉掩人耳目,或是“反正就请客,礼簿我不摆,你自己看着办”,由于怕落下“有了工作就看不起老百姓”,“六亲不认”、“白眼狼”等等的骂名,一次一次悄悄地硬着头皮吃了许多违规酒席……

哎,鸡娃儿又想起自己这几年负担特别重,上有老下有小,两个孩子正是读书用钱的时候,父母亲年老体弱,经常生病住院,单位同事婚丧嫁娶礼尚往来得走动,加之“实在亲戚”那些莫名的违规酒得悄悄应付一下,全家就一个人的微薄工资,总是入不敷出,早已债台高筑……

哎,这怎么行呢?人家办酒就去吃,自己却不能办酒,总是拿出去,收不来,再这样下去,这个家还怎么过?不行不行不行,得想个办法啊。

整晚没有入眠的鸡娃儿,琢磨出一个办法,悄悄办回酒。办什么酒呢?以前那些立碑酒、过关酒、龙门酒等等之类的倒真是来不到了,会遭到单位同事的歧视,显得自己太没有水平,可是升学酒又办不成,狗日小子不争气,去年没有出息考上大学,把拿去读职校的报名费用来做车费坐高铁去了浙江,进了一家阀门厂。鸡娃儿看着白发苍苍的老父亲,父亲不是明年满九十岁吗?嘿,有了,就给父亲办个生日酒,九十酒!还显得自己有孝心!

鸡娃儿这次办酒可进行了周密部署,先是喊妻子娘家两个哥子兄弟来商量,把自己不便办理的事情安排到两个舅老倌身上,比如购买肉啊,饮料啊,其他菜蔬什么的,让他们去抓落实,自己得腾出来,办一些关于“风险防范”之类的事。

乡里的纪委书记是自己平时一有空就要喝杯畅谈人生,或是周末召开“四人小组”关于长城修缮专题会议的主要成员,由于关系老铁,平时相处就水垮水垮的,即使就是上纲上线的事,只要“你知我知他不知”能摆平的事,就皆大欢喜。但是还得给纪委书记通个气,以便关键时候有些提醒。纪委书记板着脸:“反正我装了不知道,一旦有人举报,你得立刻处理好,不要让人家抓了辫子。”

鸡娃儿的办酒地点选择在乡下老家的老房子里,那里老乡们很支持,都说人家鸡娃儿好多年没办酒了,这些年上有老下有小,很不容易,这回老父亲九十大寿,大家庆贺庆贺,随点礼,那是人之常情。当然,大家也理解鸡娃儿办酒的简单方式,就杀头猪,买点饮料之类的东西,便于万一有人举报立即疏散人群和撤除办酒工具。

那天一大早,亲朋好友三三两两陆陆续续就来了,两个舅老倌在里屋放了张桌子,摆上礼簿,有朋友随礼,帮人家记上,然后把礼簿揣在斜挎的口袋里,有人来,或是使个眼神,或是比个手势,大家都心照不宣,送钱,收礼,记账,都在隐蔽地进行。也有伙同来的三五“小团体”,他们事先凑了礼金,把账记在一张小纸片上,私下把礼金和小纸片揣给鸡娃儿,鸡娃儿连声说:“就庆贺一下,不必搞这些。哎,打搅了”一边说一边把东西接过来揣进包里。

下午三点钟的时候,客人爆满,屋里三间房到处都是客,大家高高兴兴,正吃得尽兴。鸡娃儿突然接到乡里纪委书记打来的电话,说县纪委接到举报,称向阳乡有干部在老家以父亲九十大寿为由操办违规酒席,马上有工作组来核实情况,现场必须得立即撤除,人些得马上疏散。

鸡娃儿搞慌了,安排再三,就溜之大吉。妻子和舅老倌们立即向大家说明了情况,客人们很是扫兴,也不得不离开了,锅碗盆瓢,左邻右舍三下五除二就收拾停当,一切归于平静。这样,鸡娃儿办酒就到此打住。

两个小时以后,县纪委工作组到底还是来了。鸡娃儿也被唤到了现场,当然,乡里那个耍得好的纪委书记也来了,见面就责怪鸡娃儿:“你搞些哪样名堂?全县严肃整治违规办酒,你却顶风违纪,巧立名目,违规办酒,收敛钱财,看你怎么收场。”

“可是,我也没有办啊,你们看谁能证明我违规办酒了?”鸡娃儿心里很毛闷,怎么就一口咬定自己办了违规酒呢?立即申辩。

“你就不要狡辩了,我们有证据,你过来看。”县里纪委工作组的同志招呼鸡娃儿,鸡娃儿拢去一看,自己接人家红包的场景,舅老倌悄悄记账的现场,都被不知是哪个挨千刀的烂人拍了下来,鸡娃儿顿时像下锅的面条,软了。

调查,取证,谈话,笔录,纪委按程序查清了鸡娃儿办酒的基本情况:违规收取礼金15000元。

不几天,县里的处理意见就下来了,在全乡干部职工大会上,乡里的纪委书记宣读通报文件:“向阳乡食品安全办公室主任贾XX,巧立名目违规办酒,顶风违纪,严重触犯了纪律,给予全县通报批评,责令三日之内将违规收取的15000元礼金全额退还,并给予严重警告处分!”鸡娃儿回到家里,心里总不是滋味,想起自己这次办酒,筹备吃喝物资就花了6000多元,现在好了,分钱没赚到,还受到处罚,三年内不得提拔,三年绩效奖金泡汤,里外一夹,不知倒贴好多个“二百五”!


杨旭,男,土家族,大专学历。1975年8月出生于贵州省德江县合兴镇,教过书,种过地,外出浙江务过工。喜欢文学和新闻写作,现已有1000多篇文学和新闻作品散见于报刊网络。自费出版《铺子湾那些事》和《决战桶井  我们在冲锋》新闻作品集,先后主编合兴镇《扶阳足音》和桶井乡《同心桶井》公众微信。2013年被铜仁网站评选为散文社区优秀版主,2014年荣获中外诗歌散文邀请赛一等奖,2015年和2016年为贵州作家网签约作家。2019年出版扶贫攻坚报告文学《情满乌江》。

最新回复 (1)
  • 云想衣裳 2月前
    0 2
    这是一篇很有警示教育的小说,希望地方上酒席泛滥的歪风邪气得到实质上的遏制,而不是上有政策下有对策,道高一丈魔高一尺的甚嚣尘上。
    • 文学风原创文学网站 | 分享原创乐趣
      3
        立即登录 立即注册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