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风渐起,红梅又一度绽放 散文

春江青苇 6月前 1822


1

东风渐起,绵绵软软。几分微寒,撩动梦中人,看窗前,红梅又一度绽放。

阳光轻轻地弥散,胭粉般的梅朵渐次亮出三两枝,蓓蕾一粒挨一粒,滚动在纤纤的枝梢间,好似妍红的玛瑙,团团簇簇,重重叠叠,粘粘连连,殷殷赤赤。激情里暗含几分朦胧,一年的风景进入了开局,美丽生成兴奋,人的心绪飘飘荡荡。

回想去年红梅开放时刻,万千景象,仿佛依旧炫动在眼前,那份相握的亲切还存储在彼此的感动中,掌心里有一种温暖尚未褪去。时至今日,年轮又刻下满满的一圈。

有一羽梅瓣或许舞动得早些,已呈下垂趋势,柔柔弱弱,不时摇摆,瓣尖有微许憔悴,边缘略显卷缩。茫茫天地间,有一道程式在依序操作,花开有日,花谢有期。观赏一朵红梅,犹如看人世变幻。

亲爱的朋友,你坐在自己的体温里,你的岁月和花开一样静好。

 

2

也许,感慨发生过早,看一株梅树,抑或看整个梅林,今年这一度梅开,仅仅显露了初步姿态,形势尚不确定。

一只转身的蜜蜂栖落到花芯里,图景顿时活跃,沾染一身嫩黄,似明晰,又模糊,这花花世界叫人如此说不清楚。蜜蜂一边采集,一边咏唱,可能是赞美梅花,可能是赞美日益走向荣昌的春天。

或许,蜜蜂是在赞美自己,目光所向都是风景。

兀然间,蜂鸣流出隐隐的怅惋,却又隐隐的似是而非,仿佛不知所以然。也许,这些年的感慨太多,悯惜人生,燕市悲歌。怎么吃,怎么喝,怎么唱,怎么跳,怎么睡,怎么活。无数的怎么,包括怎么去维系血亲友朋故旧。烟尘千万年,谁在想成为超人。云田雾垅里,也许只生长一些呓语,几份空虚,几份浮躁,几分痴狂。居然不知,生命只是一个时间段,如红梅开放,无须喟叹。

清风拂煦,梅香暗渡,蜜蜂旋飞,飘进了天空的蓝。

 

3

一朵梅花从老干的褶皱里爆发,赤色的容颜熠熠闪烁,唇影似的花瓣好像暗含着一些什么,忍不住,想吐露。会当人生精彩三百年,朗诵结束后,沧桑何堪忧,究竟怎样才能喊住这世俗的光阴。天日一重重,纸短情长,谁也不要过于盲昧,枉把自己的生命与时间捆扎在一起。

适时灿烂的梅花,适时召唤着人们,餐风沫雨中,不止一次跌坐泥中,望断缤纷。徘徊的日晷浸入了些许露水的缱绻,情思的火苗点亮了心中阡陌,慢饮一掬梅花芳荫,悠然而陶醉。鸽哨裁削着天空,枯枝上的梅魂落地弥香。

梅也,魅也。

举目望梅,为渡往心灵的彼岸。宁心静思,采一纸月色掺进梅梢简薄的意象,写一首抒情小诗,把感想交付烛光。直到愿望阿阿娜娜,不说始终,着陆的字句都饱满。

这一刻,若纠缠于一宗老宅的暗影,不如踏上绿阶的苔痕赏梅。冥冥中,俯下身,用最好的光景煮茶,在梅花的枝条间画上几滴鸟语,不说往事嗟呀。

 

4

梅花树下观星斗,时间已被神安排。梅花蕊上小寐,有些声音分明醒着,我们固守的城有稍许慌乱,轻柔的光焰抚慰着布满虫吻空洞的心。从枝头纤软的一端起始,一直读到风月无边,配上一支长笛和钢琴的合奏乐曲,淡然,灵动,偶尔也小跑几步,不让悲伤追上。

有人想了一夜,露珠里混进了清泪,稠浊的心思装不下一抔梅花的风韵。昨日虽然已经凋谢,誓言还在脉络深处。梅林外,人影不断密集。远方就在心边,萌萌图景十分浅淡,像今天,也像明天,很难准确辨别,很难分清。这一程,千辛万苦走来,真的无须叨念。

今年梅花又开,宛若一架引擎走上遥远的换日线。请把酒杯斟满,溢出太平洋,荡漾成无边的阳光,荡漾成梅香,荡漾成波波絮语,拍打梅朵一般的向往。

一朵梅花一首歌,也许就是用一生写下的那小小的一首歌,陪着天下男女把所有的道念演绎完毕。


最新回复 (1)
  • 清风 4月前
    0 2
    欣赏美文!
    • 文学风原创文学网站 | 分享原创乐趣
      3
        立即登录 立即注册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