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我们在这里牵手--诗集《追天》代序言二 散文

辽宁王忠新 13天前 80

让我们在这里牵手

诗集《追天》代序言二

 

   亲爱的朋友,当你轻轻地翻开诗集,我们的目光,就在这里动情的交汇;我们的情意,就在这里温馨地相拥,我们的心灵,就在这里灵动地相通。茫茫人海中,能有这样一个浪漫的相聚,那不是前生有缘,就注定今生有意。为了心与心交融的更快,作为本卷诗集的导游,笔者就诗集的结构和特点,讲几句开篇的话。

本诗集是笔者从多年创作的1200多首诗中,挑选出677首(组)诗结集出版,共分上中下三集27辑,上卷收录了203首诗,中卷收录了209首诗,下卷收了265首诗。主要分为爱情、爱国、军旅、古韵律诗和100首咏花的散文诗。

自己的心思自己最清楚。笔者自以为本诗集可圈可点为四有

1.有真情实感流淌澎湃。本诗集的每首诗、每个诗句,甚至每个练字,都是我的真情在流淌,都是我的真情在倾诉。真善美中,真首当可贵,有真,才有善与美。

我的诗中有真心、真诚、真情、真意,还有真正的信仰。那是无论经受多少苦难,都不会被淹没的一个共产党人的真信仰!还是我在皮肉上煎熬出来的感受,在我灵魂熬炼中结出的“真”结晶。

怀着这样的性情,人生,无论多么困苦,只要诗心在飞翔,人生就不会被浪漫忘记。伤口,也是一种精彩!伤痛,也是一份美丽!磨难,也是一次积累!绝境,更是一次彰显!多了一次被暗算,只能让我轻蔑地眼光,更加轻蔑,甚至轻蔑到都懒得转过去!

非凡的人,必有非凡的经历!我平凡,但我不拒绝经历的不凡。什么苦难的经历都打不倒我,因为,我绝对相信恩格斯的一句名言:没有因果,就绝没有世界!还因为诗歌像一对翅膀,一直驮着我的心灵向往,不屈地向远方飞翔!

2、有哲理之光闪烁眨眼。诗歌的分量和生命力,并非在于语言的华美和花哨,而在于它能借助形象的生动,借助着哲理的星光眨眼,能发出闪电的刺穿,能化成惊雷的回响。

笔者无论对花卉、爱情、故乡、祖国,诗中都有沉思和思辨。一面将沉思和思辨插上翅膀,让它飞的更高、更远、更自由;一面将其炼成精警的诗眼,让哲理在诗眼中明亮。诗歌中有了诗化的真知灼见,诗歌才能在启迪人心中,被经久的击节传唱。

诗人,都是从渴求爱情中,开始走入诗歌,都是从写爱情的情感挣扎中,给诗歌的小船扬帆。但要想在诗歌的路上走远,则必须从仅仅关注自己,仅仅哭泣自己的情感中跳出来,让诗歌去为百姓击鼓,去为真理歌唱,诗歌才能与历史同行,诗人才能跃上历史的潮头!

笔者常常这样告诫自己,笔者的诗歌就怀有了大情绪,就有了大思考,笔者的诗歌就走进了《歌乐山的风雨》、走进了《与祖国风雨同行》、走进了《假如将军不这样做》、走进了《秋收起义颂》、走进了《唱响:毛泽东的旗帜高高飘扬》、走进了《不能空白的苦难》,就走进了十万里长空!

3.用个性负载天道飞扬。雷同,是作品的死穴。齐白石有句名言:学我者生,似我者死!可画坛一代宗师吴冠中“齐白石是大画家,我说过一百个齐白石抵不过一个鲁迅……齐白石少几个对于这个国家关系不是很大,但没有鲁迅,这个民族的心态就不行。”相比之下,鲁迅比齐白石更个性,更是不可或缺的唯一!

而作为世界哲学史上的巅峰之作《矛盾论》,这更是一位智者为千古点燃一柄熊熊燃烧的火炬,也是立起一座令万世仰望的丰碑。甭论其它,仅此一篇,可有何人能相提并论?能敢于比肩?而这部不朽的论著,核心讲的就是矛盾特殊性,就讲如何要把握个性!谁得此篇之道,就能得天地之大道!

或许,对这个大道有所领悟,追求独特的观察、独特的题材、独特的角度、独特的语言、独特的题目,甚至独特的色彩,就是我文学创作一直不渝的追求。本诗集收录了400多首情诗。其题材涉猎之广,数量之大,触探之深,本身就有鲜明的个性。为100花卉专题写下的散文诗,不仅展示风华,更注重展示风骨,当今诗坛也不多见。若有闲暇,配上图片,想来更会光彩照人!

4.有主旋律在激荡跳跃。在本诗集下卷中1-7辑收录了166首,这从数量上不及情诗多,但很多都是组诗,撰写的难度更大,在诗集的分量更重。在其撰写的史诗、红色记忆、人生思考、军旅生涯、爱国情怀等,有主旋律的大潮汹涌拍岸。

写此类诗歌,必须要跳出概念化的浅薄颂扬;写此类诗歌,也就像烈马一样的难以驾驭。而诗人要有大作为,就必须在这里登攀,就必须在这里,将关注自己的眼光,转向关注历史的潮头涌动,转向关注民生的喜怒哀乐,转向忠诚和追求一个不灭的信仰。

要让诗歌站起来,诗人尤其不能缺钙,不能软骨,不能卑躬屈膝,更不能只长着一张甜腻的小嘴,去亲吻富豪和权贵。没有独立的人格,就绝对没有独立的思想,没有独立的思想,咋会有独立的情操?咋敢有独立的想象?咋能有独立的诗歌?咋会有独立的诗人?

屈原是中国第一个独立登上诗坛的诗人,正因为他独立的《天问》,才让中国诗歌独立地站了起来!若问屈原有多远,屈原就在身边。谁若想要在诗坛蓬勃,就应以屈原圭臬,敲敲自己的筋骨是否如铁。诗人可以被不许争论,但谁也禁止不住诗人放飞想象的问天!

人品当如诗品!写诗应有一种沉潜的心情,应处于一种专注的激情,甚至极为愤怒的激情。诗人不能顾及太多的人情世故,不能有谋权、谋利、谋名的思想作祟,诗人的创作就进入一种比较纯粹的诗境。

笔者至多算个小本毕业生,顶多算个文学天地的 杂耍,连县文联的门槛都没迈,写诗未敢有功利之心,更不必装神弄鬼。淡淡地看,淡淡地想,淡淡地写!虽看淡了功利,但笔力力求:深点、再深点!

想要忘掉一个人,这需要多久?那要看这个人在心中的分量,若重如金石,则永生不忘;若轻如鸿毛,或转身,或撒手,就烟消云散,了无踪迹。笔者写下的诗篇,记下了不能相忘的金石,记下同属人性的鸣响,记下共属人民的历史评判。

将这些诗拿出来,留待朋友评说,是非慎于自己,毁誉听之于人。唯望朋友能够喜欢,更能读出明白,却不要从此,失去宁静的夜晚

让我们在这里幸福的相拥,让我们共同在这里击节,让我们共同在这里撞击,让我们共同在这里歌唱。也愿我们在这块共同的天空,放飞共同追天的梦想!

2012年10月1日

                 (重新发表,订正了个别文字;文中配图,笔者拍摄。)

 


最新回复 (0)
    • 文学风原创文学网站 | 分享原创乐趣
      2
        立即登录 立即注册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