琴瑟在御,岁月静好

王金怡 21天前 88


壬辰年皋月初,静怡年芳二八,性情单纯,生性纯良,正处于好奇年纪,涉世未深,故深信诸人皆善人也。初至新学校,经一年深造,为其以后发展,遂弃理从文。至文科室,无知心友人,心中不悦。于是乎,乃用先进工具,缘分天注定,静怡幸识宸。

宸生性善良,不善言辞,不佞(不会花言巧语),尤当留心人,平素喜为知己,素为人喜欢,此之谓世人曰之暖男也!

初识,静怡、宸甚不了解,久之,以友处之,互助互劝。一日,静怡家中突生变故,且遇试成绩不佳,心中苦恼,家中兄长讥讽,心中愈加烦闷。子时,静怡独坐天台,凉风吹,心中之烦恼悉化为泪,痛不欲生,甚欲死。宸来电,闲谈之余,闻静怡家中事、心中闷,而慰藉之。置身静怡之位,劝其心,并令其体悉家母难。以兄之恶言为力,奋勇追之,以明其志。静怡深受其劝,改心中愤恨,努力学之,遂于下次考试中,成绩优异。静怡心中谢宸,与之无所不谈。

年复一年,两人相交甚好,却只为友之。甲午年仲夏,静怡高考,试前,静怡待宸鼓励之信,未果;试毕,亦未见。静怡怒,宸同恋人般哄之,静怡心想,宸亦老实人也,断不会花言巧语,亦无心想到此处,不曾深想于此,遂罢。时愈久,情愈浓,宸恐静怡年少,不明其心,未曾告知情意,时两人心知肚明。高考绩也,十分差矣,无奈静怡择又苦读一年,宸仍伴其左右,鼓励之。年后,绩欣喜,静怡择宸家乡之所在之校,与宸共处一市,宸工作,静怡学习,久矣,仍不明,系为单身。

两人处之久矣,又互喜对方,于静怡生辰之日,仅两人,宸诉心中之爱,静怡欣喜。遂始为情侣,至今已有三年余矣。

今日,静怡、宸相恋已三年,甜蜜、愤怒不间断,主调仍以和谐为主。宸母知,命宸喊静怡同食,其母甚喜,令其善待静怡,不可欺之,宸听之,静怡深感幸福;静怡母知,恐宸待不及之,又恐静怡误其姻缘,遂令两人深思,宸告知,愿待之学业毕,再谈婚嫁,静怡母罢之。时至今日,宸为其日后生活拼搏,不辞新辛劳,静怡心知母之忧,恐宸未能负担将来生活,亦诫宸努力,以慰母心。

夜寐,静怡梦:与宸处之,同处一室,衣美之婚纱于静怡,适之心爱宸。梦醒,静怡笑之,告知宸:愿得一人心,白首不分离。


最新回复 (0)
    • 文学风原创文学网站 | 分享原创乐趣
      2
        立即登录 立即注册
返回
发新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