巾帼不让须眉(宋凤蓉) 杂谈

云想衣裳 2月前 516

巾帼不让须眉

——《筸军之城》读后感


松桃作协三月份在松闽酒店举办戴其晓老师作品分享会,专程从凤凰县赶来参加活动的县作协主席刘萧给我们带来了一份厚礼——她本人的最新著作《筸军之城》。

这本书与众不同,解开轻巧的书腰,映入眼帘的仿佛是一面质感强烈、坚不可摧的铁墙,或者说,是一件铁面无私的器械,冷、硬、狠、说一不二!

但凡有名气的作家出新书,自然是前言后语少不了的,读者可以从序言里快捷地了解到这本书的主题、主调和主角,也可以从后序里看看别人对此书的评价或者作者的创作经历,但此书无序!

如果不是与作者本人有过同堂,我怎么也不会相信,这是一部女性的作品、一部军事题材的作品、一部历史题材的作品、一部获过少数民族文学奖的作品。

筸军是以凤凰各族子弟为骨干的湘西地方军队简称,它起源于清嘉庆时期,崛起于清咸丰、同治的内战,并成建制延续到民国,终结于新中国的成立。明嘉靖三十三年筑城“镇筸”(湖南凤凰县南)。镇筸兵骁勇善战,自明代起便以凶悍闻名于世,筸军是湘军中最精锐的军队,因此有“无湘不成军、无筸不成湘”之说。

《筸军之城》是第一部系统全面描写历史上筸军兴衰存亡的著作。作者从乾嘉苗民起义之后,湘西苗民相互敌对,争权夺势开篇;从苗民的巫术、建筑、服饰、风土人情等方面入手;以中国的历史时局为基调,以苗民匡嘎家族的兴衰为脉络;以筸军的英勇骁战、凶悍坚强、团结互助为主题;贯穿了筸军参加1841年的抗英作战,参加清廷与太平天国、捻军、西南及西北各民族起义军的军事拉锯,参加新疆平乱,参加护国运动和护法战争、北伐战争、抗日战争、国共两党纷争,以及自己成匪、剿匪、参加朝鲜战争等等大事记。

一个湘西少数民族小县的地方部队,居然能跨越时代活跃于中国军事斗争大舞台一百多年之久,实为中国近现代军事史上的一个奇迹,其爱国主义和英雄主义精神永垂青史、日月可鉴。

看完全书,我怎么也无法把这样一部鸿篇巨著的作者与一个随性自如、神似三毛的柔弱女子联系到一起。作品的文字干脆、理性,绝不拖泥带水,偶尔一些柔美、感性的字眼,如同一颗颗珠子,恰到好处地镶嵌在书中,使全书显得文武双全、刚柔并济。

正是抱着这样不确信、意犹未尽的态度,我开始看第二遍,然后发现作者的伏笔、发现前因后果、发现来龙去脉、发现理所当然、更发现作者的惊人之笔、高屋建瓴。

《筸军之城》看了两遍三遍之后,它还躺在我的床头,放不下手,我要借它来给予我力量,给予我知识,给予我信仰,给我浑浑噩噩的生活一记重锤,让我能够继续义无反顾地前行。

我来自湖南岳阳,但与湘西大地相去甚远;我住在黔东铜仁,但与苗族习性格格不入,可是我渴望了解这个神秘世界的衣食住行,渴望发现苗族巫术的出神入化,因此,我一遍遍虔诚地走近、叩拜,因为这是人生倦怠之后必须的补给。

也许大多数人看到这个书名,会认为这只是一部描写镇筸凤凰城的故事题材,仔细阅读了你会发现,书中的女主人公活到了一百零五岁,这本书也涉及到了筸军从组建到兴旺,到最后一个筸军的消失,一百多年的历史,足迹踏遍了中国的大部分省份,该书的纵横捭阖恢宏气势可想而知。

“很多人以为我一直在写我的故乡,其实不是。如果你读过我所有作品的话,你会发现,我是把整个人类社会当成我的故乡,而不是某块邮票那么大的土地。”这是今天刚刚看到贵州作家小说家冉正万说的一段话,作为我对刘萧女士非一般的敬佩之情。

谁说女子不如男?到凤凰古城沈从文故居,打开这本《筸军之城》,足可见证什么叫“巾帼不让须眉”。

(宋凤蓉 2018年8月22日)

 

 

 

 

最新回复 (2)
  • 宁静致远 2月前
    0 2
    赞作者的格局!
  • 清风 2月前
    0 3
    问好,衣裳!
    • 文学风原创文学网站 | 分享原创乐趣
      4
        立即登录 立即注册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