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小块浅绿色胸骨(二十)(清贫)

清贫 2018-7-23 1168

















一小块浅绿色胸骨

(二十)

文:清贫 编:清风


解放军侦察连长邝虎看到了胡宁有些局促不安的神情就显得威严起来。他有意虎着脸,把右手往前面一示意:
“坐!”
肖连长觉得胡宁没有见过邝连长就简绍说:
“胡宁,这是我们解放军邝虎连长。”
胡宁看见邝连长马起脸(阴着脸的),就坐下。
邝虎连长直问:
“23号,是你和刘玉娟一起带着核机密到机密室的吗?”
“是。”胡宁回答。
“是你亲自放的机密,还是刘玉娟。”邝虎简明扼要直达问题的关键,并且一双大眼相当严厉地盯着胡宁,好像胡宁就是他眼里的特务似的。
“刘玉娟。”
“你们是把核机密放在机密室的抽屉里吗?”
胡宁点点头。
“就是说:目前只有你们两个人知道机密放在一个地方。”
“对。”
“现在,机密被人偷走了,你一一”邝连长发力般问,“知道了这一机密,就想偷出来拿跟特务,就是说,为了达到破坏核工厂的目的,你决定干了这事。”
“我没有干。请问我为啥要干?”胡宁觉得自己被指与特务有关系,吓了一跳。申辩道。
“当一个不安于现状的、不守本分的人遇到难事,就会想着干一些对自己有利的事。你正好心里有企图,急于想脱离这里,就决定偷取核机密交跟特务,获得钱脱离这里。”邝虎在推测对方的心理。
胡宁迷糊了,问:“谁是特务?”
“这就要问你!”在说之前,邝虎就从自己的座位上起来,走几步,又站住,或回身的邝连长,就回身严厉地说,还眼光咄咄逼人!
胡宁又感到莫名其妙又荒谬,似笑非笑说:
“我知道特务,我还没有见过特务是什么样!”
“你只有老实交待才是你的出路。敢和政府顽抗,耍心眼,到头来,吃尽苦头的是你。”
“解放军同志,我没有偷机密。我更不知道特务是谁?”胡宁好像就这一问题又申辩说。
“我正告你,和政府对着干,这没有你一点好处。”邝连长像一个真的公安人员这样警告。
他不等胡宁说,就口气缓和下来:
“你下去好好想想。想好了就更你们莫科长说,在告诉我们。”
然后,胡宁就出去了……
等胡宁走了,邝虎连长有些得意地说:“肖连长,梁指导员,怎样,这样一逼案子就有眉目了。”
肖连长和梁指导员都不好说,觉得他这样把人都吓着了。
他们三个走出厂科研所,就回到营房的楼下。肖连长不想回连部,就想一个人单独出去走走。
“老邝,老梁,你们先上去 。”
梁指导员就回转脸,问:“你怎么不上连部了?”
“我出去走两步。”
“那好吧。”
他两人就只好上楼去了。
解放军连长肖进,一个人在往厂外家属区大路边上的大礼堂走去。他觉得:邝连长那种直接的方法并不好。可目前出来,除了这,这个案子更本就没有进展。他在大礼堂一边的一个石墩上坐下来。他感到了自己的能力和公安局的人员比是不足的,遇到困难,就没有办法。李副连长是死了还是活着,还有,这个机密是谁拿走的,到目前止都不清楚。肖连长都后悔了,自己不应该和梁指导员把这个案子答应下来。在那里坐了很久,肖连长就回连部去了……
这样不知不自觉,过了两个月。
这一天,还是住在叙宜城的宾馆里的蒙特根据特殊的方式,让代号:“树子”通知李海。李海到了城里,找到了杨家宝。在杨天宝的家里。
“你马上去叙府宾馆。”李海对杨家宝说。
“组长,你怎么不去?”杨天宝问。
李海说:“你要小心!”他不想回答这个问题,而非常权威似的说,口气非常的温和。
“这里还有几张八一二厂的厂貌图,你也交跟他。 ”
“这个有什么作用。”杨家宝好奇问。
“你交跟他就是了。”李海表现出和气,他一般不当面警告自己的下属。杨家宝就没有问,然后,就带着照片,从城西南的平房里向东大街市中心的叙府宾馆走去。








文学风网站欢迎您




最新回复 (0)
    • 文学风原创文学网站 | 分享原创乐趣
      2
        立即登录 立即注册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