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轮滚滚(一)(笛音天涯)

笛音天涯 2018-7-23 1967






























车轮滚滚

(一)
文章:笛音天涯 编辑:一缕清风



一向沉闷的天空多了份让人心情愉悦的阳光,朝九晚五的无聊日子在不知不觉中添加了一丝期盼,脑海里一叶轻舟快乐的起航划向幸福的彼岸。对车的向往被驾校的报名费拉近了距离。平淡的生活终于迎来了小小的改变,也许,长久的枯燥.平泛.单调的日子会多一份色彩,多一份香甜的调料。那真的是我一直以来的渴望。
昆明六月的阳光炽烈燥热,蓝得透明的天空没有一丝的云翳,偶尔游荡的几丝热风无法吹干身上的汗水。电动车以六十码的时速旁若无人的在马路上风驰电掣,握着车把的手有意识的换成了握方向盘的姿势,左脚放在车梁的保险杆上迅速的踩下,右手把着虚拟的变速杆挂入想象中的5挡,左脚稍做停顿,慢慢的松开车梁的保险杆(想象中的离合器),右脚缓缓给油,三菱座驾在广福路上绝尘而去------。在所有的车型里面,我独爱三菱越野车的硬朗和霸气,很早的时候,也就二十多岁吧,在我第一次看到三菱越野车就不可救药的对她一见钟情.不可自拔。矮小孱弱的东洋鬼子竟然可以造出一款充满阳刚的车子实在是他们天照大神的顶门大大的冒了次青烟。有人说开鬼子的车是崇洋媚外,是典型的汉奸行为,其实不过 是一种吃不到葡萄的心理作祟罢了,早些年国人打砸鬼子车除了羡慕嫉妒外有多少恨呢?抛开人心的狭隘不说哈,让我们换一种角度看鬼子车,比如把鬼子车当成鬼子女人,那不也是一种报复.蹂躏吗?何况鬼子车省油.耐用.操控性能良好,这些都是有口皆碑的。
快乐的意淫并没有持续太长的时间,口袋里疯狂跳动的手机催促着我接一个非常不情愿的电话,我只能降低车速,摸出手机放到耳边,才喂了一声,一个陌生的女音娇媚的说道:“帅哥,很忙吗?我是驾校的小邓,你记得明天早上七点赶到我这里来,我们驾校派车送你们去黄土坡考科一。”我哦了一声说:“我还以为你们忘记我们了呢,嗯,我们一定按时赶到。”我刚要挂断电话,小邓有点期期艾艾的又说:“帅.帅哥,你们商场还有学车的没?你给小妹介绍下吗,小妹一定请你的客。” 我随口应付道:“好,有学车的我给你介绍。”她可能听出了我应付的口吻,又急迫的说:“哥你要放在心上啊,你每介绍一个学员小妹给你两百元的回扣,嘻嘻。”
我心里咯噔了一下:看来我们那天交学费上了个大当啊!怎么就没有讨价还价呢?介绍一个学员就有两百的回扣,她招收一个学员起码可以赚到六七百元,怪不得有的驾校只要三四千的学费,呵呵,终日打雁被雁啄瞎了眼 ,我们做生意的尔虞我诈,弄心眼.玩手段,争取利益最大法,平日里斤斤计较.毫厘必争,稍微大意一次就被人家当憨包耍了。都说驾培市场混乱无序,毫不规范,此言不虚啊!摇摇头,很不是滋味的挂了电话。
回到商场的时候碰到连襟小伟,知道了我报了昌鸿驾校,就问我怎么不报一乘?说一乘是云南唯一上市的正规驾校,学费是高点,但拿证快,他科二考挂了一次,五十天 也拿到了驾照。并断言昌鸿拿证最快要两三个月。
小伟是去年学的车,当时他也邀过我,可我老婆没有同意,后来他就邀了小舅子。当我不管不顾的想和他一起去时,他早就上车学习了,为此心中还小小的怨恨了他一把——恨他不等我一起去。呵呵,也是因为他和小舅子都考取了驾照,老婆才大发慈悲恩准我去学车的吧!亲戚之间攀比思想一样严重。
我心里对连襟和小舅子不无鄙视:驾照拿到手都一年多了,也不见他们有买车的打算,既然如此学车有毛用啊!呵呵,以他们的吝啬要想买车怕是要到猴年马月了。 转而又想,自己拿照了就可以买车吗?只怕没那么容易吧!猴子没有自知之明,总在嘲笑兔子尾巴短。
小伟之言我并没有往心里去,凭我老申的功底会有两三个月才能拿证的可能吗?他们在一乘驾校的学费是六千八,我才五千二啊!嘿嘿,便宜了一千六,我比他们会精打细算多了哈。可是便宜无好货这种老生常谈我怎么就在这时丢到瓜哇国去了呢?占小便宜吃大亏!这是古人经过千百年的验证才说出的智慧之言啊!






文学风网站欢迎您
最新回复 (6)
  • 清风 2016-11-14
    0 1
    笛音天涯小弟,我仔细将两篇都看了,不知道那篇在前,那篇在后?
  • 云想衣裳 2016-11-18
    0 2
    Quote引用清风发表的“笛音天涯小弟,我仔细将两篇都看了,不知道那篇在..”

    这个应该是第二篇了!前面那篇是一个引子,这里是长篇开始的第一章,估计是这样。呵呵呵
  • 云想衣裳 2016-11-18
    0 3
    每一处文字都流露出你独一无二的个性和品位,虽然有些事不敢苟同,但是你的作品在现在社会还是具有顽强的生命力的——笛音天涯可以去开博了!如果投入更多的时间和精力,你一定会成为腾讯知名博主的!
  • 笛音天涯 2016-11-22
    0 4
    小伟是去年学的车,当时他也邀过我,可我老婆没有同意,后来他就邀了小舅子。当我不管不顾的想和他一起去时,他早就上车学习了,为此心中还小小的怨恨了他一把——恨他不等我一起去。呵呵,也是因为他和小舅子都考取了驾照,老婆才大发慈悲恩准我去学车的吧!亲戚之间攀比思想一样严重。
    我心里对连襟和小舅子不无鄙视:驾照拿到手都一年多了,也不见他们有买车的打算,既然如此学车有毛用啊!呵呵,以他们的吝啬要想买车怕是要到猴年马月了。 转而又想,自己拿照了就可以买车吗?只怕没那么容易吧!猴子没有自知之明,总在嘲笑兔子尾巴短。
    小伟之言我并没有往心里去,凭我老申的功底会有两三个月才能拿证的可能吗?他们在一乘驾校的学费是六千八,我才五千二啊!嘿嘿,便宜了一千六,我比他们会精打细算多了哈。可是便宜无好货这种老生常谈我怎么就在这时丢到瓜哇国去了呢?占小便宜吃大亏!这是古人经过千百年的验证才说出的智慧之言啊!
  • 笛音天涯 2016-11-22
    0 5
    好久没回网站了,见到大姐和衣裳非常高兴。而网站似乎因为我长久未来竟然欺起生来,稍微长一点的东西不能够全部显示,故在评论里贴上。
  • 清风 2016-11-23
    0 6
    小弟,今天修改好了,难得你又有了创作的热情,希望能够拜读更多优秀作品!
    • 文学风原创文学网站 | 分享原创乐趣
      8
        立即登录 立即注册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