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小块浅绿色胸骨(十六)(清贫)

清贫 2018-7-23 1162


一小块浅绿色胸骨(十六)

文:清贫 编:清风



“哎,我觉得要是这里没有,就没有地方找了。”梁指导员失望说。

他好像觉得有什么,就又说:

“老肖,你说他是不是回河南兰考老家了。”

“他就是要回家去,也要请假呀。”然后,肖连长疑惑地说。

在出小街的过程中,两个解放军指挥员都感到:不好。梁指导员说:

“老肖,连李振兵的叔叔这里也没有人。”他说,心里就非常疑惑:“他是不是失踪了?”

肖连长听了没有开口说。他想道:这里没有人,就不再有了。这李副连长又去哪里了呢?他是不是一个人回河南老家了。可他是军人,又不是老百姓。嗯,还是要把一些事搞清了再做出结论。想到这里,他觉得还是去一趟河南李振兵的老家看看。他把这个感觉对梁指导员说了。

“可是他是副连长,也不可能随便乱跑。”

“但是,他是不在呀。”

见肖连长还是这样说。梁指导员干脆说:

“那我们就去河南他老家找一找。”

肖连长觉得不管李副连长怎么样,他和梁指导员一定走到,把事情查实了才能明白。尽管他觉得:李副连长不是这样的人。

“那我们跟厂里汇报一下。”梁指导员说。

“我看也行。”

两人就从城里剩车到三源县城下车,再赶车回到八一二厂。

两人回到了厂里,决定第二天到叙宜城赶火车到李副连长的老家河南兰考农村去。而在解放军住的大楼里,关于李副连长不在的事让每一个解放军的战士、指挥官都不平静,说法不一。肖连长和梁指导决定还是先调查完了再做结论。

到晚上,和梁指导员睡在一起的肖连长有些感慨说:

“老梁,真是没有想到,李副连长不在了。”

“是呀,他是不是有什么事?”梁指导员说。就把脸侧过来看着身旁平睡的肖连长。

“你说什么事呀?”

“他是不是真的一个人溜走,回河南老家了。”

“我觉得老李不是这样的人。”肖连长说,有些觉得李副连长不应该是这样人的。

梁指导员没有说话。

“好了,咱们睡吧。明天还要起来,赶早上10:00钟的火车。”肖连长说。

“好吧。”

两人就睡了。这个时候,说任何的话都不能搞清问题。两人在调查核工厂机密被偷一事上,没有进展,又遇到李副连长这事,真是烦心得很!看来,要调查这事,还不知道有多少的困难。

……

把唐云喜毒死后,并差点被临死前的唐云喜掐死的的李海,为了报复和出气,把唐云喜渐渐变绿色的尸体肢解了。据医学知识:用毒药毒死的人,他尸体上会是浅绿色的。

到了深夜。李海认为可以出去了,他把有一米八、150斤重的唐云喜碎块尸体装在两个大麻袋里。一袋装有唐云喜的手脚、颈子、头;一袋装有唐云喜的胸骨、肠子、肝脏、胃等。

他先把装唐云喜的头等沉重的口袋,扛到离他房子较远的、靠近黑越越山边的一个厕所后的粪坑边,丢进里面的散发出臭气的粪里,就回来;又扛着一袋有唐云喜胸骨、胃、肝脏等的口袋,在接近粪坑时,被脚下的石头绊了一跤,把没有系紧的口袋摔落在地上,口袋里的唐云喜的被砍碎的肠子、胃等洒了出来,李海就慌张随手捧起,他害怕有人这时出现看见他这样,他就完了。心里就更急,就把捧起的唐云喜的砍烂的碎肉块赶紧放进口袋里,也不系紧,就立刻提着沉重的麻袋走了,到了粪坑边,把口袋丢进去,就转身回家里去了。而地上有一小块的浅绿色胸骨。……





文学风网站欢迎您











最新回复 (0)
    • 文学风原创文学网站 | 分享原创乐趣
      2
        立即登录 立即注册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