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小块浅绿色胸骨(十五)(清贫)

清贫 2018-7-23 1112














































一小块浅绿色胸骨(十五)

文:清贫 编:清风



海根本就不发抖,他曾经在上海就亲自杀害过地下党员。上海解放后不久,他觉得那里呆不成,就去北京。为了便于长期潜伏,他在一九六零年进入了在北京的核工厂一一一八一二厂当了一名锅炉工。他为什么想当锅炉工?只是他文化少了,还有锅炉工力气活,他可以锻炼出在力量上除掉任何对党国利益有威胁的部下。

这时,他把唐云喜的头放在身边的地上。一下像一个外科医生,他把匕首放到唐云喜渐渐身体冷却后,在变得开始僵硬蜡黄有些发绿的唐云喜富有弹性柔滑的胸部下的剑突处,使力沿唐云喜的肚皮,一往下,匕首的刀尖就刺进唐云喜的有些斜的肚皮上,并顺着肚皮正中的腹白线往下,使力划下去;重重的力度,使得一下从唐云喜的上腹部划出如呈“1”形的线条般的血的细痕,随着锋利的匕首一划过肚皮,肚皮就往里陷进一条光滑的肉线,直到,已经把唐云溪的裤子脱下到他的小肚皮处。然后,他拿起菜刀,沿着唐云喜的上肚皮(剑突)处上的血线,右手猛一使力,菜刀就砍进了唐云喜的肚皮里一小半,然后,他猛一往唐云喜的长长的肚皮下拉,直到唐云喜的小肚皮膀胱处。

他是想把唐云喜的尸体分成两半,才这样做。

然后,他在划开了唐云喜的肚皮时,就往开了一线血红的长口的唐云喜的肚皮里,使劲砍。不一会,他从唐云喜的血红的肚皮里的器官间拿出几乎占满鲜血的菜刀,就用匕首,伸进红莹莹的唐云喜的肚皮里,把被他砍烂的肝脏,胃,从唐云喜翻开般的肚皮里叼出来;然后,又用匕首把唐云喜那沾着鲜红血的腹腔壁和混着被砍断的白色的经脉再往下些的在小肚皮里的有些盘卷的白花花肠子,用匕首刁出他的小肚皮里,然后被肚皮里肠子拖住,他就干脆把匕首放到地上,把双手伸进唐云喜的血糊糊的小肚皮里,把一大卷的滑腻的胀鼓鼓的肠子捧出唐云喜的小肚皮到地上,又用菜刀,把唐云喜的肚皮如切猪肉般,砍下来……

一小时后,李海搞累了。就站起来,用带有血的右手的胳膊,伸到腰后,垂垂他的腰,又看了一下地上:

在房里淡黄色的灯辉下,原先血流流的唐云喜的身子,被砍成大小不一的肉块,摊放在地上……

“连长,李副连长没有看见了。”一个战士对自己连长说。就在李副连长不在的第二天,肖连长才觉得奇怪:而从昨晚,李副连长没有回来,大家以为他到叙宜城他的一个远房亲戚那里去了,就没有问,现在两天了,都没有回来。

梁指导员觉得作为解放军外出做客,一天必须归队,就说:

“连长,我看我们到城里去找一下。”

“行。”

“你知道李副连长的亲戚的地址吗?”梁指导员问。他知道:李副连长和肖连长好如兄弟。

“知道。”

“在哪里?”

“在东街水井巷13号。”

“走我们马上去。”听到了连长的回答,梁指导员觉得要马上去叙宜城弄清这事。就非常利落说。

“嗯。”

然后两人就出解放军营房大楼,向厂边的客车站走去,上了车,到了叙宜城,就匆匆到了东街,又拐进去,走了六分钟的一段胡同,就到了一个陈旧发黄的木门前。肖连长抬手敲门,过了会,门开了。是李副连长的60岁的叔叔,是他爸爸的哥哥。

“大叔!”肖连长先招呼他。

“哎呀,是肖连长呀!”大叔看见是肖连长就非常热情。“你们快进来坐。”

“不了。我问你一件事。”

“什么事呀?”大伯问。

“你的侄儿到你家来没有?”肖连长连问。

“没有,他没有来。”大伯回答。

肖连长一下就空落落的,觉得,有一种不好的感觉在心里涌起,脸色也有些暗沉。

“他怎么了?”大伯看到肖连长这样的神色问。

“没什么,大伯。我们还有事,要走了。”肖连长马上说,他不会在还没有着落的事上草率地说出来。

然后,告辞了。






文学风网站欢迎您







最新回复 (0)
    • 文学风原创文学网站 | 分享原创乐趣
      2
        立即登录 立即注册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