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小块浅绿色胸骨(十四)(清贫)

清贫 2018-7-23 1027


一小块浅绿色胸骨(十四)

文:清贫 编:清风




然后,把左手里的碗放在桌上,双手捂住肚皮,他的脸因肚皮由原来的隐痛,开始痛得明显,渐渐地皱起来,眼里也不时眯缝起来,性感的鼻翼在翕动,嘴唇在往里压缩,然后,他感到:肚皮的痛在加大了,有多股如腐蚀般的割痛感,而且,痛感在加剧。他开始站起来,他明白了,或感觉道:自己吃了毒药。他把双手捂得肚皮更紧,似乎这样,他才能减轻肚皮痛。就把身子转过来。这时,来自他肚皮里的痛在加大,他痛得闭紧了一下眼睛,问道:

“你下了毒?”
“没有。”李海装起没有这回事的样子回答,然后,他马上找到一个理由。又说:“你是不是吃得太快了,面又烫,把肚皮烫着了而痛。”
“不会吧,唉哟一一一”唐云喜不信,刚要反驳,被肚皮里的痛使他身子在往一侧一晃,似乎要倒下。
李海假装关心说:
“你身子不舒服,就在我床上躺一下。”可是,他还是坐在那里,嘴里说,根本就没有打算要扶一下唐云喜的表示。
唐云喜稳住了,他没有倒,而是用右手撑着桌子。他看到了李海假惺惺的样子,觉得是他下了毒。
“你他妈的,老子,哎哟……”唐云喜刚一喊,就被肚皮里的一股翻痛袭击,大叫一声,突然又把撑住桌子的双手捂住十分痛的肚皮,他应该是非常明确了一一一被人下了毒。就愤恨起来!一下把捂着肚皮的双手放开向在自己侧边坐着的李海的脖子伸过去,想道:你毒死老子,老子就要你陪老子一起死。而还想胡弄他的李海还在这想法中,忽地被掐住了喉咙。身子往后一倒,两人倒在地上。
被唐云喜一股狠力死死掐住脖子的李海,十分难受!感到气管被唐云喜的左右手指直接掐进他的气管里似的。就使劲挣扎几下,竟然被主要修理水管子的动手能力强的唐云喜掐的脸红里变乌,他觉得:自己马上就会被掐死,立刻想到挂在自己裤子皮带上的匕首。就忍住被掐的难受的脖子,右手伸向腰间裤子皮带上的匕首,取下,就往扑在自己身上的唐云喜的肚皮上狠力往上一斜刺,就听到:“嗯”的一声。
然后,由于方向的不同,这一刀刺进了唐云喜的左侧肚皮里。
也由于药效的发作,再加这一刀,唐云喜就断气了。可是,他手还牢牢地掐着李海的脖子。李海就用手使出浑身力气,拿去唐云喜在自己脖子上的双手,并把他沉重的身体推开,然后,唐云喜的身子就从他的身上翻到地上。
唐云喜已经断气。仰躺在地上,左侧肚皮上被斜插一把刺进了一半刀身到他的肚皮里的匕首……
李海原先想毒死唐云喜,等到了晚上再把他的尸体扔进他们房子过去、一排平房后面种有地的一个又脏又臭的厕所外一盖板下的粪坑里。但是,唐云喜在死前差点把他掐死,他一下就气毒了。他觉得把唐云喜的尸体分尸,这样,他就可以把气发出来。
想到这里,他从站在肚皮上斜插进一半匕首刀位的唐云喜仰躺着的尸体旁,走到门外做饭的棚子里拿来了菜刀,把门关牢;到了唐云喜的尸体旁,蹲下。他伸出手,把刺进唐云喜左边肚皮里一半刀卫的匕首抽出来,唐云喜的肚皮里就立刻流出血来。他把匕首、菜刀放在地上,把唐云喜的衣服脱光,这样好进行肢解。就出现了唐云喜丰满的胸部,富有弹性而健壮光滑的肚皮。他看了一下,就拿起菜刀,走到唐云喜极度痛苦、恐怖睁着圆眼的和白中显绿的发僵长脸旁,也蹲下。他拿起菜刀,左手把唐云喜的头发提起来,右手朝他的脖子上使力地砍,过了一会,就把唐云喜的头从他的脖子上砍断。





文学风网站欢迎您




最新回复 (0)
    • 文学风原创文学网站 | 分享原创乐趣
      2
        立即登录 立即注册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