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小块浅绿色胸骨(十三)(清贫)

清贫 2018-7-23 1034

一小块浅绿色胸骨(十三)

文:清贫 编:衣裳


国民党特务小组长五十岁,他叫李海,也是从北京随厂到川南的,他在厂锅炉房当铲煤工。他为了表现一下,在闲时,主动扫公共马路,对过往同事客气地招呼,跟自己的领导一个要求进步的良好印象,所以,人们都觉得他这人是多好的!
“你跟你们领导请假没有?”他一进屋问唐云喜,更十分关心,似乎把唐云喜的事当成他的事。
“请了。”唐云喜回答。
“这样好。要是我,我也不得不这样。来,你坐一下。”李海赞成地说,非常的温和。
“嗯。”
他俩在挨近还有灰的土墙边的旧桌子旁有污迹的长板凳上各坐一边。
“你吃饭没有?”李海多体贴地又问。
听李海说到这里,唐云喜才想起自己把被他掐死的解放军李振兵副连长扔在阴沟里,然后去找李海,回来后精神紧张而没有一时睡着,到四五点钟就睡了。他早晨一起来,想着的是怎样跟领导请假,赶快离开这里,赶四五天往福建的火车,到了海边,在那里趁夜坐台湾派来的快艇,先到金门岛台军司令部。他的老婆在台湾。他已经在大路潜伏了二十年,可惜,任务没有完成就回台湾了。
“李歇一下。我跟你煮面。”李海说,“呆一会,你再赶厂里的客车到三元县城,再到叙宜城火车站。”
“行。”
“你坐会儿。”
然后,李海打开门,在门边搭的一个小棚里生柴火,跟唐云喜做了一碗蛋面。稍后,把早已准备好的毒药,从衣服包里拿出来,打开,里面是少许白色粉末。李海跟自己做一件平常的事一样,倒进了在冒热气的蛋黄块与面相混的碗里,并用筷子搅拌四五下,他知道:只要唐云喜吃了一点面,肚皮就会由隐痛到剧痛,直至死亡。李海非常自信地端出棚,走进房里,放在坐在桌旁没吃早饭而肚皮饿了并很想吃了饭,赶中午12点的火车离开叙宜城的唐云喜的面前,只要他吃了面,他就可以到福建,过台湾海峡,到台湾了以后就和自己老婆过美好生活的期盼里。唐云喜一一一他在这样的美好愿望已经实现的急盼中,看到他的特务组长把面下好了,放在桌上。
“好了,快吃面。”
“行。”
“我真想跟你一样,也离开这个厂。”李海羡慕说。
“我还是不想离开这里。”唐云喜这样说。
“这不是真话。”李海说,看着准备吃面的唐云喜,不太相信。
“这里也不错。”唐云喜说,他还是有些不如意又说:“虽然,这厂在大山里,非常的闭塞!平时,也不热闹,上班下班,吃了饭就在宿舍,但是平安!”
“对呀,这次是机会。”
“你什么时候走?”唐云喜问李海。
“我要完成任务就走。”说到这里,李海说:
“快吃吧,面冷了。”李海又说,好像在催他。
“好。“
然后,唐云喜就开始吃起来。李海看见他大口、大口地吃起来了。他想亲自做完这事。
吃了一会,可能是五分钟不到,唐云喜碗里的蛋面还剩一点。他本想把碗端起把剩下的面一下吃完,就感到肚皮有些隐痛。
就停下,用拇指和食指夹着的筷子右手往肚皮上放,这时,吃进他肚皮里的毒药在起作用了。
“哎哟!”他轻唤一声。





文学风网站欢迎您







最新回复 (1)
  • 云想衣裳 2016-9-27
    0 1
    看吧,不用对手动手,他就被自己人处死,所以,跟对人,是人生至关重要的一条——你跟什么人同行,决定你能走多远,就是这个道理!
    • 文学风原创文学网站 | 分享原创乐趣
      3
        立即登录 立即注册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