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小块浅绿色胸骨(九)(清贫)

清贫 2018-7-23 1050













































一小块浅绿色胸骨(九)

文:清贫 编:衣裳



虽然,李师傅喊了谢前拿走了核机密,他也知道李师傅是特务。可是,看到李师傅人好、厚道,谢前很有感触。特别是李师傅对他说,如果露陷了,就往他身上推。谢前也非常感动。在两天后,他在科研室上班,肖连长和梁指导员找他了解情况。
看到两个解放军,谢前觉得他们多好的,可他在回答问题时,隐去重要的环节,说:
“解放军同志,我13号那天,干了一天的工作,到下班就和大家走了。第二天来,就听说机密被偷了的事。”
在一旁的莫科长瞪了他一眼:问:“你没有发现别的什么吗?”他觉得谢前回答得简单,是心里有气的原因。
谢前看到莫科长这样说,他觉得对方想从他那里挖点出什么,心里就厌烦,就转过脸去不理莫科长。
有自知之明的莫科长看到谢前眼里对自己的不满的眼神说:“我知道在升工资时,我反对你,你一定恨我吧!”
谢前转过脸,直接说:“我是恨你,看到你人不错,竟然是心术恶劣的势力眼,怎么样!”
“我反对你,就成心术坏的人了。”莫科长一下就脸变得恶起来,他眼镜后的眼睛马上发出凶光,站起来。非常看不起谢前,用手指着谢前喊道:
“你本来就工作不行。虽然,你是北京大学毕业的,又怎么样,你能跟陈棚、陶文华比吗?”
“咋啦,我没有干活吗?我没有做事吗?我在闲着吗?这工作成就,我一点都没有吗?”
莫科长看见谢前跟他顶起来,一时,没有回答上来。
过了会,他才说:“你干的那些是杂活。”
“你怎会不来干呢。哦,你还是留学美国的麻省理工学院,我看你也没有技术也没有什么能力,就在那里抬手指挥人,有什么成就可言!”
“比你好。”
“有什么好,还不是背一个皮皮(意思是:一个名气,没有用)!”
肖连长听到这里,觉得莫科长这样不好,就是:“莫科长,你也不能把谢前同志说的一无是处。”
“肖连长,你不知道,他本来就差,这个科研所的人都知道,我没有乱说他。”莫科长气哼哼说,还用手指了一下把脸侧回去的用侧背对着他的气咻咻的谢前。
“那你也不能这样说。”肖连长说。
莫科长一下就不悦了。看来,一场调查变成了生气会。肖连长就起身和指导员走了……

之后,肖连长和梁指导员离开了,正直的肖连长觉得莫科长不应该这样贬低自己的员工,梁指导员觉得也是、两人就这个问题,聊了几句。肖进连长想起了目前的调查工作说:
“指导员,我们调查这个案子四天了,没有影响。每一个人讲得基本是当时工作状况,都不能说明什么。”
“连长,不要急,我觉得,机密被拿走,应该和科研所的人,拖不了干系。 ”
“可是,谁都知道这个事,都害怕被连累,会被抓起来。”
“是呀。”
“指导员,我觉得我们还是要消除他们的顾虑,鼓励他们说出来。过一天再去科研所。”肖连长说。
“我看就这样。”
“我们回去吧。”
“好吧。”
两人就回了营房。

谢前接受了调查,在调查中,莫科长当着肖连长和梁指导员的面还在羞辱他,他觉得:自己偷拿机密是莫科长逼的,尽管李师傅是特务,他是好人。是呀,特务有好,有坏。他想道

:李师傅喊我再做,我也要做。
下了班,回到宿舍,他吃了饭,去洗澡堂洗澡,看到了李师傅,两人洗了澡后出来,在一栋楼下一侧边的石凳上坐着。
谢前对李师傅说:“今天上午,那两个解放军调查我。”
听到他的谈话,李师傅似乎也没有在乎,他还是问:“我说了,只要他们问得恼火,就往我身上推。”
“我是不会这样做的。”正直的谢前说。
“为什么?”
“你虽然是那个,可你人好。”
“谢谢你。”
“你别这样说。”
“还有,我们的莫科长当解放军的面贬低我,哼!”谢前想起就冒火。
“他是你的领导,你还是要尊重他。”李师傅说。他看去一点都没有特务的感觉,非常的诚挚!
“他都这样伤害我,我是不会对他客气的。”谢强气哼哼地说。
“走,到我宿舍里,我们喝两口。”
“行。”
然后,李师傅和谢前就到了李师傅的宿舍。






文学风网站欢迎您






最新回复 (0)
    • 文学风原创文学网站 | 分享原创乐趣
      2
        立即登录 立即注册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