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楂树(清贫)

清贫 2018-7-23 971



山楂树

文:清贫 编:清风


1932年春末,在苏联拉尔汗格尔丁的一个小镇上 。22岁的苏联姑娘娜塔莎被锻工车间小组长热尔科夫召到跟前,让她去锻工房检验一下新从阿尔汉格尔城里运回的一些生铁质量。然后,她右手拿着产品单子,从热尔科夫组长的办公房里走了出来,到了一间非常大的工棚地上,那里摆放了一堆生铁。而在生铁边,有一个25岁的小伙子,他叫安德烈,他在低头用矬子锉一块摆在半旧铁架上的铁管。他是锻工。他长得十分英俊、方长脸、中等个子、肤色略黑。看上去他温厚,沉默少语,一双明亮眼睛,一对扁平而黑乎乎的鼻孔是那么性感,一串黝黑的胡子显示他具有阳刚男人的气质。他在做活时,非常认真,嘴闭得紧紧的,目光充满了青春热诚。他在这个锻工车间,不爱说话,在工作之余,往往一个人在车间门口外的一块石头上坐着,闷声不语。而在他四周是高低不一的、房顶上是一竖一竖的石棉瓦,灰色砖墙的别的车间工作厂房。再往前是厂的锅炉房,在它的一边有一根挨近粘有灰色煤灰有五层楼高的直立在灰白色天空中的烟囱。

从前面工作房的墙边是一条到厂门口的过道。过了锅炉房就是一个非常大的露天煤场,往前面有两根一样高的白色石柱,这是厂门口。出了厂门,靠西侧是一横的土坎,上面长有满坎的到了冬天就是如粉白般斜斜伸到路边上的树枝的树子,远处看去像一团灰白色涌动的雾一样,非常的悠扬而恬静!沿着这条厂路,走十多分钟,是苏联的一个充满愉悦而古朴的小镇,叫卡里乌,在苏联中西部。在它附近有几座不高的小山,在山岗上,一到春季,就有不少的山楂树开着乳白色的花。站在上面,能看到位于山下侧边不远的宁静小镇卡里乌镇和离山下不远的苏联州立卡里乌机械工厂。

此时,娜塔莎看到安德烈在锉一块黄铁。就走到靠近有些暗淡墙下堆一堆是前天运到的长块铁下的地上,她用一根细铁条,这块铁敲敲,那块也敲,判断铁的质量好坏。这时,有些交叉摆放在上面的铁不好上去检验,她就犯难了,就站着。安德烈刚锉好一小段铁;看到了娜塔莎要上不上的,心地热诚、厚道的安德烈就马上把右手里的矬子放在铁台上,几步快走到还站在铁堆边一脸犯难的娜塔莎身旁。马上问:

“娜塔莎,告诉我把哪块铁拿开?”

娜塔莎没有想到,平时默默不语的安德烈会主动来帮她。而多情的俄罗斯姑娘一向对非常高大、英俊的小伙子容易爱心萌动的。娜塔莎早就爱上了健壮、温厚、英俊的26岁的安德烈。她看到了走在自己身边来帮她的、安德烈又发红更是非常英俊略带腼腆的方长脸,心里感到温暖。这表明安德烈是一个热心帮助同志的好青年。她就回答:

“请你把上面那块被压住的铁拿开。”

“知道了,我上去把它拿开。”

“那就麻烦你了,安德烈。”美丽善良的娜塔莎说。

安德烈就往上面的铁走上去,到了有些错乱的铁堆上,弯下腰,搬开了压在上面的铁。然后,娜塔莎小心地走到铁上来,脚刚踩在边角错乱的铁上,身子就晃;站在铁上的安德烈马上伸出粗壮有力的左手扶住她的肩膀,娜塔莎一脸发红,心儿跳动。她觉得:就安德烈这一扶,她感到了自己爱如柔水般荡漾。她觉得和自己爱慕的安德烈在一在是那样的愉悦!就稳了一下。过了会,才在铁上蹲下对这几块铁进行检验。过了近两分钟,她检验完了。她就起身,对安德烈说:“谢谢!”

安德烈没说话。他不是那种会说话的苏联小伙子。他知道:娜塔莎还要检验靠墙下的那堆铁,还得走上去,这样娜塔莎会被跌倒。还不如把最上面的五六块铁搬下来放在地上,让娜塔莎检验,这不是更好更安全吗?

然后,安德烈就对娜塔莎说:

“娜塔莎,你在下面等着。我把靠墙的那五六块铁搬下来放在地上,你在慢慢检验。”心肠好的安德烈为娜塔莎已经考虑到了这样的结果。

聪明的娜塔莎马上明白:心肠好的安德烈为了不让自己在检验铁时再次摔倒,要把铁拿下来让自己安心检验,就非常感动。她点点头说:“好吧。”

然后,安德烈就伸出手把娜塔莎非常小心地扶到铁堆下的地面上,自己上去,走到靠近墙下的五六块摆放凌乱的铁上面,弯下腰伸出手移动沉重的铁,就被横放一侧的铁滑下来,把他右手背划伤了,马上流出血来。安得烈痛得张了下口。然后,他坚持把五六铁搬下来放在地上,对娜塔莎说:

“可以了,你检验吧。”

娜塔莎注意到:他的右手背有血。就惊讶说:

“安德烈,你受伤了!”

“没什么,快检验铁吧。”安德烈像什么事都没有说。

看到自己的心上人受伤,娜塔莎马上心疼起来,就把衣服包里的手绢拿出来,要跟安德烈包扎。

“安德烈,我跟你包扎一下。”娜塔莎说着就把右手伸出来拿着安德烈的手,就要包扎。

安德烈一下把手抽出来,说:“只是点碰伤,没有什么的。娜塔莎,你检验铁吧。”

娜塔莎觉得安德烈不想包扎,就不再坚持。

然后,娜塔莎就弯下腰去检验铁,四五分钟后,她检验完了,安德烈才把地上的铁再搬回到铁堆上去,搬了八九次才完。在他的帮忙下塔娜莎就完成了检验。娜塔莎就拿出白手帕,帮安德烈包扎。包扎完后,娜塔莎非常感动地对安德烈说:“谢谢你,安德烈!”

性格内向的安德烈也不说话,就走开了。他觉得他作为一个男同志该帮助女同志。然后娜塔莎走出锻工房到阿列托夫组长那里去汇报关于生铁检验结果去了。

在后来的日子,娜塔莎越来越想念安德烈,常常来锻工房,有意无意找借口接近安德烈;安德烈还是这样,除了干活,就是一个人在锻工房的门边石头上坐着,少有和锻工车间的男女同事说话。这样冬天过去了,苏联的春天来到了。娜塔莎每日每夜都深夜睡着觉,心里想着安德烈,脑海里被安德烈这个名字占满了。

(二)

今天是1933年4月苏联的春天。

今天是星期日,锻工车间是休息。娜塔莎的两个好姐妹:一个叫乌利娅,23岁;一个叫拉斯叶娃,22岁。两个非常活泼开朗身影如两只小鸟儿般的姑娘,正是青春风华、向往美好爱情的时候。

三个纯洁、开朗、心儿欢跳的姑娘来到了镇边一个花园里。

苏联四月春日的小镇,在明媚的春光下,在一片洁净而深蓝色的天上,没有一丝白云,看上去令人心儿爽朗!温暖而金黄色的太阳洒在她们所呆的花园里。在花园里,生长着一排橡树和带头尖体大的如三角形般的青松。在一片翠绿色的小草地上,长有些参差不齐的鲜艳的野花,比如:有乌蓝色、嫣红色、黄色的野花等,点缀在花园的正面和侧后面叶草丛里,看上去如星星如眼睛在眨闪似的在三个苏联姑娘的近处和稍远处,就如她们在神妙的花园里似的。此时,空气清爽,时光美妙。在叶树近前,时而,吹来温情般的春风。春风如一张笑脸,在你的四周温馨地涌现。整过花园里,隐含着一张非常亮丽而新明的更加愉悦的气氛。三个美丽而开朗的苏联姑娘坐在长有鲜艳野花的草地上,在明媚灿烂的阳光里,心情愉快而更多的是感到在苏联社会主义国家的和平自由幸福的国度里的美好感觉。她们在愉悦地聊着,心情是那样的畅快。在她们充满青春而美丽的红扑扑的脸上,时不时嫣然一笑,非常的动人!她们都是聊爱情的话题。聊了很久,乌利娅是有一个男朋友的,其他两个姑娘挺羡慕她的。拉斯叶娃说:

“乌利娅,你今天为什么不和你的瓦西里去城里玩?为什么一早来我俩家里。”她一问,就联想出很多话。又问:“瓦西里所工作的电厂今天不是星期天吗?也该休息呀?”

开朗而大方乌利娅听了,也不害羞,也不觉得有什么。用团在她手里的小手绢抬起,在她涂了一点红粉的白白的脸上轻轻抹了抹,然后用她的右手指,捋了捋她扎了一个小辫子的前额上的头发。说:“就是呀,今天是休息日,他应该来找我。”

“乌利娅,你说他为什么没有来?”拉斯叶娃故意含着些疑问,先前的在她鹅蛋式的还有两个涂了红粉凸出的颧骨上的脸不笑了。她一向非常风趣,爱和几个好姐妹开玩笑,有时更多关心自己好姐妹的恋爱问题,而现在主要和乌利娅开玩笑。

“我怎么知道。”乌利娅也没了笑容,好像自己也没有把握。

拉斯叶娃做出一副挺关切的,为自己要好的乌利娅猜测道:“你说瓦西里以前每个星期都来找你幽会,你们还去城里欢快了一天,怎么这次不来了?”

“我想是不是跟他几个伙伴伊凡、涅斯可夫维奇去城里的酒馆喝酒了。”乌利娅说,她又说,“他原先是这样的。自从和我在一起,就不再随意喝酒了。”

“那是什么原因?”拉斯叶娃问。把她的脸伸出些,对着乌利娅的略疑惑的脸。

“我怎么知道呢?”乌利娅说,显得极为不自信。在拉斯叶娃的话的影响下,她越来越心里发空。

“这只有一个原因。”拉斯叶娃煞有介事说。

“什么原因?”乌利娅睁大一双黝黑闪动着疑惑溜圆的眼睛,现在她和瓦西里的事是她的头等大事。

“肯定是跟别的美人跑了。”说完。拉斯叶娃快活地噗嗤大笑起来。

“你又在逗我。”乌利娅撅起她红润的小嘴,不高兴地嘟哝道。

听到自己好姐妹在谈着乌利娅的男朋友瓦西里,娜塔莎就更加想念淳朴有为的心地厚道、少话的安德烈。她想道:要是这个时候,安德烈在自己的身边该多好!乌利娅有男朋友多好的。哎,好像安德烈对自己没有兴趣,是他不喜欢我吗?还是别的原因。要是安德烈在我的身边,我还可以尽情地和他在一起,说话。对了,不就是他不爱说话吗?看着他英俊而淳朴的脸也好呀!现在,都很久了,我一定要去看看他,对,今天。听阿列托夫组长说,他加班。要是安排我和他一起加班就好了,哎!想到这里,娜塔莎感到爱情是那样美好,总是跟人意味深长的感觉。试想想,一个心爱的英俊青年,总在你的身边,和你说话,和你走走,用他的有力臂膀扶你,这是多么温情!这种感觉如他在走近你,伸出手,把你带向爱的风暴里一样

娜塔莎就沉湎在这一温情连绵而隽永的爱恋里。

乌利娅注意到:一直没有开口说话的娜塔莎微低着她秀气的苹果脸,眼光清亮,总含着迷恋的眼神,双手绞着放在她穿着布拉吉有叶边的花点子白色裙子的大腿上。

就问:“娜塔莎,你怎么一直不说话。”

还在和乌利娅说得起劲的拉斯叶娃听到了。就转过她风趣的脸,看了一眼,坐在身旁绿色草地上还在低脸想心事的娜塔莎,竟然直接(逗)说:“她在想她的安德烈。”

说完就噗嗤一笑,乌利娅也跟着拉斯叶娃快活笑起来。

害羞的娜塔莎,忙掩饰自己的窘态:“我没有。”

乌利娅一看她的神态,就确定:娜塔莎有心上人。问:"你们两个进展怎么样了?"

“你说什么呀?"

娜塔莎想等着安德烈开口。“拉斯叶娃如恋爱专家,又直接说,然后又说:”这是一个话少不错的小伙子。”

“娜塔莎,你不要等,这种事要主动,不然,一转眼就属于别人的了。”乌利娅鼓励娜塔莎说。


(三)

回到家里,娜塔莎吃了妈妈做的午饭,睡了近两小时的觉,起来时,是下午14点多钟了。天落起了小雨。苏联春日的小雨,夹在清明的灰蒙蒙的天空里,如淡淡的墨,看上去令人舒适!娜塔莎还是穿着是苏联最流行的布拉吉裙子,一种白色的细花边,小花图案的非常朴素而大方的连衣裙。她把被妈关闭的窗子打开。在窗外下,是几颗小树子,

在树子往外是一道用木片围起来的篱笆作为院墙,篱笆外是一条铺有碳渣的土路。从这里看出去,在篱笆外的一些苏联平民驻的灰木板房子,用白桦树木制成的墙和房顶,再过去,是或高或低些的房子。看到在隐晦的天色下,淅淅沥沥的小雨洒落在窗外旁的被雨水扑打而显得绿亮的叶子的小树。

以及通过被雨冲刷过的显得新绿叶子间往院边的篱笆墙外一看:是小雨里的邻居矮平木屋的情景。娜塔莎心里是多么惆怅、寂寞!她坐在窗子下的木凳上,想起安德烈。她想道:安德烈,这个时候你在我的身边就好了!哎,你不喜欢说话,只要你在我的视线内,我就不再这样寂寞。哎,安德烈,你为什么不在我的身旁。想到这里,娜塔莎就几乎出神地望着篱笆外的被挡住的街道,仿佛她跟安德烈约好了,来她的家似的。

这时,她的妈妈走了进来,看到自己的女儿坐在木凳上,右手绞着左手拇指和食指,清澈的眼睛翘望着窗外。她的妈妈伊里娅在十月革命期间,爱上了红军战士杰尼索夫,生了娜塔莎。现在娜塔莎的爸爸在莫斯科公共管理局当人民委员会的副局长,半年或一两个月才回家。家里只有母女,女儿19岁了,在苏联,一个纯洁美丽的姑娘正是情窦初开,对那些健壮而英气的小伙子情有独钟的年纪。她妈妈知道女儿是恋爱的花的年龄。

“娜塔莎,你望着窗外干什么?”妈妈问。

“妈妈,我看下雨。”

妈妈走近女儿,看到女儿寂寞的神态,知道女儿心里有恋人了。说:“你想他吧”

娜塔莎惊讶地转过脸来,看着妈妈。作为女人和母亲本来就是天生的恋爱专家。作为妈妈的伊里娅,怎么不知道自己女儿的心思呢?“妈妈,你怎么知道?”

“他是谁?”妈妈问

娜塔莎脸一下红了。不说话了。

“娜塔莎,你这样苦恼,让妈妈帮你。”

娜塔莎不好意思,就坐着,也不回答妈妈的话,总觉得开不了口。

“你老是想,也不是办法。”妈妈提醒女儿。

“可是,妈,你不会同意的,安德烈是锻工。”女儿抬起茫然的枣子形脸,看着刚坐下在椅子上的妈妈。

“妈不会阻拦你的爱情。”

“谢谢妈!”娜塔莎说,她没有想到自己的妈妈这样理智。看来,她原先担心自己的妈妈看不起安德烈的顾虑是多余的了。

“妈,现在我想他,他还知道。”

妈妈就不说话。一个姑娘怎么能对她心上人开口说爱他呢?这会被人认为不对头、轻浮。




到了傍晚,春日的天空一片灰蒙蒙的,下过雨的天空,尽管没有再下雨的征兆,可是,还是老皱灰脸。越来越想安德烈的娜塔莎,就想见到在机械厂里加班的安德烈。就跟妈说了声,就匆匆地向机械厂的大路走去。妈妈知道女儿找安德烈去了,她也希望自己女儿去寻找自己的幸福。她不会因为安德烈是一般的工人,自己是有权势的家庭而嫌平民青年安德烈。她知道:自己女儿爱小伙子就够了。

娜塔莎又走到了我们本文开头说的,在工厂前面一横长的公路上,在公路西侧的矮土坎下,一长片没有叶子只剩橡树发干的灰白色的树枝如灰白色雾气般都伸到了厂边上的路旁。

在已经停止落雨的天空上,过不多久,天空上不知不觉成了一抹略灰蓝灰蓝的,看去非常的爽心悦目!在初春傍晚天空上如挂了一张灰布一样。落过雨后的空气是那样清明,往不远处的总带有苏联三十年代末的中期社会主义工厂氛围的机械厂看去,厂门口,有两根耸立在静静的灰蓝色晚空上的细铁杆子,再往后,是或高忽地些的灰色厂房。

娜塔莎看到这些情景,想都没有怎样想,她就想早点进入厂里的机房,看到生性沉默少语的安德烈。她脚步走得较快,不久到机房,看到安德烈在里面一张铁台子上,在用工具隔铁。

“安德烈。”娜塔莎一进来,就热切地招呼安德烈。

在低头干活的安德烈就抬起他在暗淡的机房里非常英俊的脸,以为娜塔莎有事。就问:

“娜塔莎,你怎么来了?”

机灵的娜塔莎说:“天都要黑了,我来帮你。”

安德烈知道娜塔莎做不了这事。淡淡地说:“你回去吧。”

“你还有多少活?”娜塔莎不理会安德烈的话,又问:

“还要干很一会。”

这时,娜塔莎看见机房里都有些暗黑了,安德烈都不开灯。就走到灰墙下,抬起手,拉亮了一个吊在灰暗棚粱上的电灯。

表情淡淡的、一心干活的安德烈就想马上干活,觉得娜塔莎在这里影响不好。就抬起他非常英俊的长脸,对走过来的娜塔莎说:

“娜塔莎,你回去吧,我要干活了。”

娜塔莎走近站在铁台旁的安德烈跟前说:“我们一起干活吧。”安德烈见娜塔莎要帮他,就不再说了,他觉得娜塔莎这样热情,再拒绝就会让娜塔莎不高兴了。然后,两人就一起干活。天黑尽的,到晚上20点多钟,他俩就干完活了。娜塔莎就马上为他倒了开水,让安德烈喝,等他喝完后。娜塔莎说:“安德烈,我们回家吧。”

性格孤僻的安德烈觉得自己一个男人,怎么跟女人走在一起。

就生硬地说:“你先走。”

“为什么?”

“我不和女人走在一起。”

“你害怕我影响你?”娜塔莎有意抬起她白净而秀气的方脸问。
P style="MARGIN: 0cm 0cm 0pt" class=MsoN
最新回复 (0)
    • 文学风原创文学网站 | 分享原创乐趣
      2
        立即登录 立即注册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