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小块浅绿色胸骨(七)(清贫)

清贫 2018-7-23 1060


一小块浅绿色胸骨(七)

文:清贫 编:清风




莫科长带着解放军的肖连长、梁指导员进来,向三个研究工作人员简绍后,肖连长问刘玉娟一些话,比如:4月24号和23号的一些工作情况,刘玉娟告诉了他一些日常工作。在谈到24号下午时,她心情还是惶惑。说:

“我和胡宁,在那天,把h核燃料的实验工作的技术数据记好后,过了十多分钟,又一起到四楼机密室,把这一搞了一年多的技术项目放在了机密室进门的抽地里,上了锁就走了。”

梁指导员问:“你怎么不放在柜子里?”

“我想,我们厂从北京搬到这四川西南的大山里四年了都没有出过意外。”

肖连长问:“刘玉娟同志,你是从北京来厂的吗?”

“是呀。”

“你家里有什么人?”

“爸爸妈妈,一个叔叔,两个哥哥。”

“他们现在那里工作?”

“我爸爸在北京化工厂上班,两个哥哥,一个在上山下乡,一个在辽宁部队里当班长。”

“你的叔叔呢?”

“我的叔叔在机械厂工作。”

“他成家没有?”肖连长非常细地问。

“就一个女儿?”

“她现在在做什么事?”

“在北京二十四读书。”回答了肖连长的话,刘玉娟心里发抖起来,她觉得这样问可能自己会牵连进去,就害怕被抓起来坐牢。她以前在北京,就看见听说过:只要有人有问题,就会被整得不得安宁。特别是北京在文化大革命中,可怕的打死人的情景。我们将在小说《红卫兵》里专题描写北京有为青年周长利和一些红卫兵的故事。

刘玉娟马上声明:“解放军同志,我没有拿机密,我没有干过什么?”

看到刘玉娟害怕的神态,肖连长马上说:“你放心,我们解放军是保卫人民的。现在,我们奉命调查这个案子,更不会污蔑一个好人。”

刘玉娟看到肖连长仁厚的脸,心里才没有这样急,她觉得,面前的解放军是好人。

“好了,”肖连长说,就站来,走到胡宁的桌边问,过十分钟,

肖连长又问了两男、一女的一些情况,就和梁指导员走了……

晚饭后,肖连长睡了一觉,到半夜就醒来。他听科长莫少林说:这份研究成果,是用在核导弹里的关节部位上,这只是样子,还没有成形,这就意味着:当成为产品时,还有一段路要走。很明显:要彻底拿到这个实际成果,才算真正搞到手,那么,这个时期的特务还会活动。

肖连长想了和梁指导员在科研室问科研室的人,但问过得话,有些忘了,有些记不清楚,就把睡在对面床上的梁指导员喊醒,把自己看法讲了,两人在那里谈了一阵,觉得没有什么可疑之处,就只好睡了……




文学风网站欢迎您




最新回复 (0)
    • 文学风原创文学网站 | 分享原创乐趣
      2
        立即登录 立即注册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