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小块浅绿色胸骨(四)(清贫)

清贫 2018-7-23 998


一小块浅绿色胸骨(四)

文:清贫 编:清风




解放军连长肖进在解放军住的二楼,和副连长李振兵,指导员梁启亮在吃过晚饭后,梁指导员去看书去了,两人在连部办公室聊一些连里的事务。比如:战士们的执勤,连里的战士思想状态等。说:现在工厂非常好,工人们都工作认真、负责,对守卫的解放军都好。长得比肖连长略高出一点头的,一张黄白黄白的长脸,相貌平平,鼻子大,可眼睛有些深邃的,而目光清晰;他爱把双手插在他绿色半旧军衣下的军裤里,人非常的随便,他是李振兵副连长。肖连长就坐在窗边下的黄色的独凳上,两脚放得多规整的,两人抽着烟。

“老肖,要是这样,我们的厂里就平安无事。”李副连长说。

“那当然好。”

肖连长又说:

“我们都来到了厂里,有三年多了,以为有什么事,结果,什么事都没有。”

李副连长听了,觉得本来就是这样,他非常有信心地说:“老肖,有我们解放军在保护着,又谁还敢来干坏事,就是看到门口的两个拿枪的解放军,都被胆子吓没了。”

肖连长就还是抽他的烟。他知道:李副连长爱说大话,可是,目前厂里在解放军的保护下,一切都平安,也是事实。他抽了一会,他就想去看看厂里各个岗哨战士们的执勤情况,就说:

“老李,我想去巡查一下。”

李副连长就脸动一下,右手拿着还在冒烟子的大前门香烟,还摆一摆。他遇到这样说话情势,嘴就砸了一下。

“连长,这有什么看的,一切都没事。”他说这里,把他长脸,抬高一下,挺有把握说:“我知道,平安无事。”

“坐在这里,我们就干聊吗?”肖进说。

“哦,你去你去!”看到连长坚持要去,李副连长觉得连长太古板了,有些莫奈其何地摇摇头连连说。

然后,肖连长就从挂在白色墙上红色的手枪皮套和朱红色的皮带取下来,紧系在他的壮实的腰间上,又整理了一下军帽军衣和皮带就出去了。

从住有解放军一个连的红砖楼房的二楼走了下来。这一栋楼房本来是厂办室,为了使解放军保卫工厂有一个好的居住环境,就让出来供解放军用,还在它四周修了一道围墙,出门有一个站岗的威武的解放军战士,穿着绿色军衣,腰间紧束着一根朱红色的皮带,站在门边的圆形石柱下,右肩上挎着步枪,非常的英武!

肖连长走了出来。

“连长!”站岗的战士招呼自己连长。

“有什么事没有?”肖连长第一意识就问。

“连长,没有。”

然后,肖连长就走出去,到厂门口。这里,日夜都有解放军战士站岗保卫着核工厂的大门。两战士站在厂门柱下,而他俩头上方的长铁架上吊大一灯泡发出的黄亮亮的灯辉下。一个是山西籍的战士,20岁,参加解放军一年。

他身材高,方正的鼻子,目光明亮,带有青春气息的脸,腰紧系朱红色皮带,手里端着步枪,他叫梁恒;站在他对边厂门柱下的是:身材健壮,团脸,非常淳朴的解放军战士邝和平,22岁,当兵快两年,是河南农村的。

两人都看见自己的连长走了过来。

招呼连长:“连长,你来了!”

两解放军战士招呼,肖连长微点一下头。还是照例要问那一句:“有情况吗?”

非常爱笑、爱调皮的20岁的梁恒,脸也抬:“没有,连长。一切都正常!”

“很好!”

“连长,你看,听说这个厂搬到这里五年了,我们守了三年半了,都没有事。在这大山里,这样荒凉,哪有什么特务!”

“不要这样说。”

“怎么,连长,你看见了特务。”梁恒调皮地瞅着自己的连长追问般问。

“没有。”

“你看,我和邝和平,一个站了一年岗,一个站了两年岗,屁事也没有。再过两三年,我们当兵的日子一过,就可以转业回山西河南了。”

“怎么,你就盼着转业复员了,讨厌呆在这里了?”肖连长问。

“连长,这整天站岗或回营房吃饭、睡觉,看来,我这当兵的就这样子了。”

“那你想干什么?”肖连长有些不悦直对着梁恒脸问。

“要是有打仗,就好了。”梁恒就想打仗,他一直觉得这是痛快的事。就又笑一下,看着自己严肃连长的脸。

“现在是一九七一年,文化大革命还没有完,那来的打仗。”肖连长用清明的眼盯着梁恒问。

“嗯,真没有意思!”梁恒叹了一口。不满意这种平静的生活。

然后,肖连长和自己战士聊了一会,就想去看看厂里别的岗哨。然后,就往在夜色里的,较远处的一些看不清的厂房走去。

梁恒跑了来,说:“连长,我同你去。”
肖连长觉得也行,这里又没有敌情,非常的和平。就和梁恒向一边的前面,在夜色里,门口有灯,被白色的灯光倒映得发亮机房的墙面边的路上走去

……





文学风网站欢迎您




最新回复 (0)
    • 文学风原创文学网站 | 分享原创乐趣
      2
        立即登录 立即注册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