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小块浅绿色胸骨(三)(清贫)

清贫 2018-7-23 1017













































一小块浅绿色胸骨(三)

文:清贫 编:清风




肖连长走到了这一哨所里,看见了比他小三岁的26岁的张雨一排长,还有两个岗哨,分别由二排长、三排长看管,日夜轮流守卫。他们有些时候还在连长的带领下,对厂里的每一个角落进行日夜巡查。

一排长是北方人,高大、脸宽,如叶子形的眼睛,略润亮的鼻翼下,剪得非常平短的黑乎乎的胡子,脸下巴到他腮帮一横过来都是黑绒绒的胡子,看上去,张排长眼光机敏,一张俊朗带有解放军浓厚气质的宽脸,粗壮腰间紧系着一根朱红色皮带,人非常的英武!

张排长和门边一个战士梁红科,21岁,他在他过来点。张排长可能觉得一个人呆在岗哨里,太难打发时间了,他就站在梁红科的身边,这看看,那看看,然后和梁红科闲聊。

他两个都看见走路稳健、有力的肖连长在缓慢走来,穿着绿色军衣,戴非常英气的军帽,没有系皮带。

“连长!”

两人都招呼。

看见张雨排长呆在执勤战士的身边,肖连长就生气。直接就对着一排长张雨数落批评。

“谁叫你跟他站在一起的?”

“我没有。”

“你已经是老排长了,还不懂吗,这样会干扰战士执勤,你以为是百姓啊!”

“连长,我,在执勤室屁股都坐痛了,出来走几步。”

“那你为什么不帮小梁站岗,你就只顾自己。你看小梁一直站着,你没有反应。看来,你的心多硬。你这样做,对得起战士吗?你还是他们的一排长,哼!”肖连长一口气数落自己的一排长。他不能容忍有对战士疏忽关心的干部。

一排长张雨马上就低着脸,等自己连长的严肃责备完。

“总之,你不能影响到梁红科的执勤,难道这些还让我跟你说嘛!”肖连长大声说,然后,如出了气后,就马上问:

“梁红科,有什么情况没有?”

“报告连长,没有。”

“你刚才和你的排长说话,你一定大意没有看见在自己四周出现过的事情。”肖连长立刻指出来。

小梁说:“我都执了一年多的勤了,都是正常的。”

“梁红科,你不明白连长的意思。”张雨排长插进来说。

小梁迷糊了。看着身边的两个指挥官。

“连长的意思是:你要认真。”

小梁以为自己的一排长加进来,责备他,就说 :“排长,是你找我说的。”

心地厚道的张排长点了点,承认。“是,是我。”

“好了,不要说了,让小梁继续执勤。”肖连长认为没有必要在那里再说,就和一排长张雨,走进了岗哨室……。

解放军日日夜夜地守卫倾情保卫着这一个核工厂,五年都没有出过事。这样的日子,这样平静的日子会再次继续下去的。

春日的夜晚来临了。浅橘黄色的落日洒在了被褐土色的大山环抱下的八一二工厂的高低不一的厂房和家属区的房子上。

在微暗显着橙黄的大山坳里,一幢幢三四层的错落灰砖、红砖的楼房,横竖摆列在厂外的家属区域里;一道道灯光从或高或低的相邻或相对的在浅黄而发暗的微暗光线里的工人房门窗照出来,远处看去,如点点星星,就像浮现在这些楼房屋宇间一样,看上去灯火辉煌。

入夜的工厂,在一抹红黄黄的光线里,透露出黛黑的底线在慢慢暗沉下去了,美丽温和的春夜再次来到了。





文学风网站欢迎您




最新回复 (0)
    • 文学风原创文学网站 | 分享原创乐趣
      2
        立即登录 立即注册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