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小块浅绿色胸骨(一)(清贫)

清贫 2018-7-23 947


一小块浅绿色胸骨(一)

文:清贫 编:清风



肖连长又和麦泽红说了几句,就走过厂门口到了这边的灰色石柱下站着的袁永安面前。而往厂里过去些的是:岗哨室。就想走到岗哨室里去。他习惯一来岗哨,就检查战士的巡查值班记录等。看到连长没有和自己说话,战士袁永安就先说:

“连长,”爱说话的袁勇安说:“你怎么就走进去了。”

肖连长就停步,转身,神态严肃问:“袁永安,你又有什么事吗?”

袁永安说:“我在那里说一句话,你就说我,哎,连长你太认真了,这会有什么事,我自从当了解放军来这里一年了,也没有出事。”

“八一二厂在1968年搬到这里四年了,是没有出事,你不要忘了,这个厂是我们国家最重要的核工厂,没有出事,是我们的保卫工作做得扎实。但是,境外的敌对势力,在一直找它,我们不要疏忽大意,一旦出事,我们这里就是出厂的最后关卡,一定要小心!”说到这里,肖连长话音一转,脸色又严厉起来,警告袁永安。

“你不要在执勤期间,太散漫了,这样会失去警惕的。你要是在这方面出了事,看老子对你不客气。”

“是,连长!”

看到袁永安被自己训了一顿,一下就变得不自然,肖连长知道:自己说的太重了,可是心里这样想,脸上还是这样严肃,他还把他亲近的明亮眼睛再次瞪了一下难堪的袁永安一眼,就走进了值班室。就是一间解放军值班放哨的小房。进来后,肖连长就看看今天、昨天每一个战士的值班表。之后,看到一个战士的盅里没有水了。就伸出手,把放在打扫得非常干净的半旧红桌子上的是竹壳水瓶,为自己战士倒上,就把他的脸伸出窗口些问:

“袁永安,麦泽红,你俩喝水不?”

两人都听到了自己连长的声音,就回答:“不喝。”

随后,肖连长就在战士值班室待了一会,也往窗口外的厂门口看看,偶尔有些工人从厂门进进出出的。也看到两个战士上前客气地检查、盘问,才放行的情景。

三年前,一直在叙宜军分区二团二营二连当连长的肖进,奉解放军团长张玉国的指示,带着二连驻守八一二厂与从北京沿途随厂到四川西南叙宜三元县的大山保卫厂有一年半的北京部队换防,有近三年了。这里的日子非常的单调、乏味。当然,就不能跟县城比。可是,肖连长是一个非常诚挚而勇敢的、把自己军人荣誉看得重的解放军连长。三年了,这个位于中国西南深山里的核工厂没有出过什么事,他也感到满意,他想自己营长、团长也满意。可他也感到寂寞、日子单调。自己和战士们除了执勤,就是生活、吃饭、睡觉。不知不觉中,日子就匆忙过去了。战士们感到无聊!他就让战士周六晚上,在营房大楼里,每个排、班搞些下棋唱歌比赛,还让他们进行野外军事训练,他觉得自己战士才没有这样寂寞无聊,也提高了军事本领。

他呆了十多分钟,把盅里的水喝了,他想到别的岗哨去看看。因为,厂尾和厂靠近两边的山脚旁:有三个岗位。那里由三个排长负责,他当然全面管。就走了。

肖连长在厂内,走过两边是一些机房的房子,就看到:在路边北侧有一栋铺有麻石的四层漂亮楼房。它二三层楼的窗子被两颗梧桐树遮掩着些,看上去,非常有格调而优雅。肖连长知道:这里是八一二厂重要的核燃料和元件的技术研制大楼。他走过去,看到前面走来了一个瘦高的、是科研所39岁的技术科科长莫少林。

“肖连长!”莫科长先招呼解放军连长肖进。

“是,莫科长。”肖连长就站住。莫科长走到他面前也站住。

“你这是巡查吗?”莫科长问。

“是呀。”

“你这是回技术部吗?”

“对。”

“你怎么看来多悠闲!”肖连长知道,他就说到这一步,再说,就可能涉及到人家技术部的秘密了,这会有些尴尬的。

显得有些老气、开朗、幽默的莫科长,一副知识分子的容貌,好像把肖连长当熟人,把他团脸往肖连长这边一探出,笑咪咪说:

“最近我们技术组,在核燃料技术方面的难点将要突破了。”

肖连长奇怪了。说:“莫科长,你不能跟我讲这些。”

莫科长伸出手一碰肖连长的胳膊,说:“这个世界上,很多人都难以相信,我就相信我们的亲人解放军。”

“谢谢人民喜爱我们解放军。”肖连长心里一热说。然后又说:

“好,我走了。”肖连长向技术大楼往厂南过去一段,有一个日夜都嗡鸣的高而宽大的灰砖大机房走去。肖连长也不关心什么。他就过走去,到了厂南再过去些这一灰砖围墙下,

是一处挨墙的小房挡住的岗哨。墙外是一条往里延伸进去的高高山沟。

一大团乌蓝的如雾气的微微浮动的烟子,日夜在山沟里浮动。谁也不知是什么?十分的神秘!听了刚才莫科长的话,肖连长知道:跟核燃料有关。





文学风网站欢迎您

最新回复 (0)
    • 文学风原创文学网站 | 分享原创乐趣
      2
        立即登录 立即注册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