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分(梅花君子)

梅花君子 2018-7-23 1058




秋分
文:梅花君子 编:清风


老郭被尊为老庄稼人,啥时能种地,啥时能动镰刀,前后院的邻居,都得过来问他,他说啥时能种就啥时种,他说啥时能动镰刀,就啥时动镰刀。当然,也有愣头青对老郭的预言,不肖一顾,我行我素,最终都自找苦吃。
头两年,前院老叔对老郭的叮嘱,没放在二斤半上,刚过清明就种大田,结果土壤半湿不干,种子都芽干了,不得不种重茬地,损失蛮大;我亲哥对老郭的预言,不放在二斤半上,不顾老郭警告,谷子伤镰一把糠的警告,2003年秋分刚过,就带领我嫂,挥舞镰刀割谷子,用扇车风谷子时,不是糠就是秕子,损失大了。老郭笑嘻嘻看着我哥霜打的那张脸,感慨道“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
去年,老郭病重不能起床,自然也就不能观天看地。秋分前四五天,便纷纷从地里把谷穗、高粱穗,用镰刀割几个穗,让老郭看看该不该割。老郭睁开眼睛,呼噜呼噜喘着粗气,把谷粒和高粱粒,用手攥,用牙咬,用眼看,晃晃脑袋,“早,早,你们仔细看看,里面有不少青眼子,晴天烈日的再上个四五天,谷子高粱都上成实了,那得多打多少粮食。”老郭的话,比圣旨还管用。
秋分这天吃完晌午饭,前后院的人们,都躺在自家炕头上眯缝着睡觉。
忽然,阴云密布,电闪雷鸣,葡萄粒大小的冰雹,从天上哗哗啦啦倒下来,夹杂着呼呼啦啦的狂风。半小时,云散风停,谷子地垄沟一片金黄,高粱脑袋,好像一片死家雀横七竖八的躺在那里。
四邻八舍,哭嚎一片。一年的成果,就这样付诸东流了。
老郭在炕头上,听见众人啼哭,忙问儿子小郭.....泪水模糊了老郭的双眼,喃喃自语“咱们这地方,过了白露,就没下过雹子。”
入夜,老郭口喷鲜血而亡。
老郭被尊为老庄稼人,啥时能种地,啥时能动镰刀,前后院的邻居,都得过来问他,他说啥时能种就啥时种,他说啥时能动镰刀,就啥时动镰刀。当然,也有愣头青对老郭的预言,不肖一顾,我行我素,最终都自找苦吃。
头两年,前院老叔对老郭的叮嘱,没放在二斤半上,刚过清明就种大田,结果土壤半湿不干,种子都芽干了,不得不种重茬地,损失蛮大;我亲哥对老郭的预言,不放在二斤半上,不顾老郭警告,谷子伤镰一把糠的警告,2003年秋分刚过,就带领我嫂,挥舞镰刀割谷子,用扇车风谷子时,不是糠就是秕子,损失大了。老郭笑嘻嘻看着我哥霜打的那张脸,感慨道“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
去年,老郭病重不能起床,自然也就不能观天看地。秋分前四五天,便纷纷从地里把谷穗、高粱穗,用镰刀割几个穗,让老郭看看该不该割。老郭睁开眼睛,呼噜呼噜喘着粗气,把谷粒和高粱粒,用手攥,用牙咬,用眼看,晃晃脑袋,“早,早,你们仔细看看,里面有不少青眼子,晴天烈日的再上个四五天,谷子高粱都上成实了,那得多打多少粮食。”老郭的话,比圣旨还管用。
秋分这天吃完晌午饭,前后院的人们,都躺在自家炕头上眯缝着睡觉。
忽然,阴云密布,电闪雷鸣,葡萄粒大小的冰雹,从天上哗哗啦啦倒下来,夹杂着呼呼啦啦的狂风。半小时,云散风停,谷子地垄沟一片金黄,高粱脑袋,好像一片死家雀横七竖八的躺在那里。
四邻八舍,哭嚎一片。一年的成果,就这样付诸东流了。
老郭在炕头上,听见众人啼哭,忙问儿子小郭.....泪水模糊了老郭的双眼,喃喃自语“咱们这地方,过了白露,就没下过雹子。”
入夜,老郭口喷鲜血而亡。







文学风网站欢迎您
最新回复 (0)
    • 文学风原创文学网站 | 分享原创乐趣
      2
        立即登录 立即注册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