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三一(三十九)(清贫)

清贫 2018-7-23 918





















七三一(三十八)

文:清贫 编:清风















大约很久了,这些准备投放在中国战场绝杀八路军、新四军、国军的生化武器因情势变化无用了,就根据石原的指示被打烂,无数的令人恐怖的可怕的鼠疫菌向哈尔滨和周边扩散,还有包括无数的带菌的用来做实验的白鼠、跳蚤被放出本部……

这时,天空已经暗淡下来,一度安静如常的本部马上变得热闹起来!所有的日本军医,人员,鬼子都心情慌乱地纷纷出离本部,到郊外的一个在日本鬼子控制下的火车站上车,当夜离开哈尔滨。

当日本所有的人员都非常慌乱、绝望地纷纷离开七三一本部之后,在吉村队长的指挥下,他的25个鬼子,分别把大量的炸药安放在本部所有的楼房,包括:实验室、细菌培养室、病理室、监狱、生产灌装室等。

其中,有五六个鬼子抱着烈性炸药,往关有三百个用着和将要用于包括鼠疫菌等的实验的中国军民的监狱急急地去了,

他们分别把炸药安放在过道、楼梯、每一个出口、过道处等。

……

“王连长,你看,有鬼子抱着什么过去了。”在暗淡牢门边站着的老哥说。

这时,在靠阴黑墙下谷草上躺着的王连长听到站在门边的老大哥说。而在牢房靠里的王连长由于过道暗黑,看不清鬼子抱的是什么,只是黑乎乎的东西。在隔壁的牢房里,也有人惊奇地说着同样的话。

“老哥,我看不清楚。”王连长说。

“我也是。”

“从昨天天黑开始,我觉得鬼子走动有些频繁。”王连长猜测道。他又说,“这是我们进来后的大半年所没有看见过的。这鬼子是怎么了?”

“是呀。我们对外面的事什么都不知道,已经隔绝了,怎么能知道?”老哥无奈地咕噜道。

“老哥,你说,从昨晚起,这鬼子在过道上来回走动,他们应该提人出去呀?”王连长说,感到疑惑和奇怪。

“嗯,他们为什么不提人出去?”

王连长说:“他们抱东西干什么?”

“是呀。”

两人都眉头皱着,搞不清。一会,王连长又说:

“我原先想,他们来提人,我就先走。然后老哥你留下。”

“王连长,这怎么行?”

“我是抗联军人,我应该保卫老乡。就是死,也要先死。可惜,我已经不能保卫自己的百姓了,就只好用自己的行动,让自己走,你留下。”

“这……”

他俩继续聊着。

……

“元祐部长,队长,炸药已经安放完备。”一个鬼子跑到在厂部大门口外面站着的元祐部长面前报告。这时,石原四郎已经向一公里半的军用机场乘飞机去了,元祐留下完成石原的指示。

“开始。”元祐就发出命令。

然后,这个鬼子和吉村队长跑回本部里。

此刻,有多个鬼子向七三一最重要的地点跑去。它们是:实验室、病理室、监狱、细菌培养房、生产灌装间等大楼平房。

……

此时,在牢房里,王连长和老哥对于昨晚和今天到现在黄昏出现的这事,迷惑重重。

“……王连长,怎么让你先走。这怎么行!”他俩就先前关于王连长决定鬼子来提人,王连长先走的话题,再次聊。

“老哥,我们从一认识已经是同一个牢里的难友了。我们牢房里,原先八个人,现在他们已经被鬼子带走了,就我们两个人了。我比你年轻。”

在王连长刚说完这一句话时,忽然,

“轰”的一声爆炸从近处的方向传来。

两人大吃一惊!都发愣地闭嘴了,非常的迷糊!在他俩迷茫中,然后又出现多声爆炸一一一是从本部里传来的。

这时,王连长又听到近处出现一声、二声、三四声的暴炸。他非常英俊的脸情不自禁地抖了不止一次,因为,他在紧张中,不知道这些爆炸的原因是什么?他目前只看到:在他们牢门已经黑了的过道那边些,被侧映着应该是来自过道尾部上的窗子外一两道火红光线映红一下,就没了,然后是黑黑看不清的过道;之后,再次出现。

老哥也看到了。“王连长,你看,有火光。”

他惊异转过脸,看王连长的反应,因为,他是抗联军人,应该对此能感觉到什么。

这时,王连长都没有从这样的爆炸现象中,看出它内在的含义。

在两人疑惑不解时,突然听到是本楼的应该是楼底发出的闷爆,接着还有人的惨叫声;之后,陆续传来。

王连长似乎感觉到了什么,就听到隔壁的爆炸声,马上,出现一样的反应。

老哥说:“这……”

顿时,一股爆炸声,从他俩的脚下楼层开始,两人顿时被又刺耳又被炸裂落下的墙块、脚的地上冲开的烟火炸着;紧接着,他俩呆的楼层垮塌了,眼前火灰模糊一片

……

“元祐部长,一切都点着了。”一个鬼子跑来报告。

“哟西!马上撤离。”

然后,他们上了汽车,开出正在有多股爆炸此起起伏,火光冲天,以及被巨大爆炸声淹没在里的我的同胞一一一中国军民……

三十五

据历史记载:在昨晚由日本鬼子凶恶而刻意毁掉的七三一本部的过程中,包括三百名中国军民被全部炸死在监狱里面。

石原四郎到了有一公里半的军用机场,上机时,他已经听到了来自南部方向是七三一本部发出的巨大爆炸。尽管隔得远,在这里还是能非常清楚地听到。

这是八月中旬的炎热刚入初秋的夜晚。飞机在空中,将往东南方向出海再往东就是朝鲜和日本。对于匆忙撤离本部,石原四郎没有丝毫的遗憾,他已经走到了自己事业的顶峰,达到了辉煌的前程。他对于自己用中国军民做细菌试验,感到无尚光荣!什么对中国人感到愧疚、反省,少来!我石原还没有干够。他不满足地自言自语说。过了不久,石原想看看他呆过的干了五年的七三一本部,就下令:

“去本部。”

他的命令传到飞行员那里,于是飞机侧回到西边的在夜色里,还在大火旺烧的七三一本部开回来。

渐渐地,石原四郎借住飞机窗,看到飞机下的空旷的银黑黑的地上,还在火光熊熊,爆炸声不断,楼层崩塌的惊心动魄的本部被毁灭情景。根据他的命令,飞机沿本部绕了一转,后向东南方向开去,过沈阳凌空,向朝鲜开去,过日本海,四五个小时后,当到日本本土时,已经是凌晨两点……

距历史记载,那天晚上,烧七三一的大火直到第二天早晨结束。只剩下残墙断壁,青烟撩撩……

一九四五年八月十五日,日本天皇宣布无条件投降。后来,美军占领了日本。为了清算日本的战争罪行,伸张正义。美国开始在日本全国派特工抓捕隐藏在日本各地的战争罪犯。这样就已经过去三个月了。

回到日本千叶县的石原四郎,非常清楚:自己满身都充满了罪恶,美军当局是一定要判他死刑的。当他得势的时候,他就心如蛇蝎,干尽了罪恶。但是,在这个世界上,没有永远的强者和得势者,日本也不例外。他清楚:占领日本的美军特工是绝不会放过他的。擅长置人于死地的石原四郎怕得要命。

脱离了日本军队,他在家乡千叶县的镇上开了一个帮帮艺妓馆度日。但是,他心里无法安宁,这并不是说,他残害了中国人民而内疚了,绝不;他不安宁是担心自己那天被遍布日本的美军特工抓住,把他绞死。出于这个贪生怕死的原因,他在深夜自家的地铺上,难以人眠。

他想道:我该怎样保命呢?照这样下去,我迟早都会被美军找到。一旦找到了,就是死期到了。嗯,不能坐以待毙,得想想法子。想道这里,他看着黑暗里的房门,眨了眨眼,非常苦恼。他简直没有想到,自己为之“奋斗”的天皇的圣战,竟然失败了,现在,再一不能过中国七三一的美妙舒心的日子了。想起那时自己一句话,那些支那人就得死,一切都是他发出指示,都以他的意志为主,这种跟山大王一样的日子令他怀念,他自己就是七三一的主人,现在呢?想到这里,他不禁唏嘘不已,感叹,时过境迁,自己成为了死亡对象,成了跟七三一里的中国犯人一样的角色,整天,惶惶不可终日。他深深地叹了一口气,昨天在天上,今天竟然一下摔倒了地上,他觉得自己跟七三一的中国人没有两样,在等死,只是唯一的区别是:他不在或关在牢房里。他认为:自己跟关在牢房里没有什么区别?

过了很一会,他脑子里涌出一个主意:对,自己装死。

第二天,他通过家人,为他做了一口棺材;并向日本的主要报纸发出消息。

于是,那段时间的日本著名报纸,比如:《朝日新闻》、《读卖新闻》发出这样的消息:

原中国东北实验基地的部队长石原四郎,在昨天因为积劳成疾,抱病身亡。埋在他家后山的一片樱花旁的山坡上。

后来,在他家后山上,有了一座新坟。上面写着:石原四郎之墓。

而没有真正死的石原四郎一直藏在他开的帮帮艺妓馆里。是呀,谁会想到,他会以一个风流场所作为掩护,保命呢?
































文学风网站欢迎您



http://vip.edmin.cn/files/148/226-lingtingzhenhanxinling.swf
最新回复 (0)
    • 文学风原创文学网站 | 分享原创乐趣
      2
        立即登录 立即注册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