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三一(三十五)(清贫)

清贫 2018-7-23 968





















七三一(三十五)

文:清贫 编:清风














被推进解剖室的张副排长,看到身边站着四五个穿着白大褂的军医,和他们身后稍过去些的一张铺有洁净而洁白被单的手术台。站在手术台一边的披着一件白大褂身着军衣的,近一两长得肥厚,是油光水滑长脸的石原做了一个手势。

然后,有三个穿白大褂的军医突然像土匪,从张副排长面前有几步距离跑近他;他一下愣了,不知道这些人对他这样的意图是什么;就两眼一转,试图想或作出思考。仅一两秒钟不到,自己就被跑上来的军医抓住。他在迷糊中,感到自己的肩膀被人在背后、两边死死地被抓住。他似乎感到这一对自己一定不是好事的举动。才本能地挣扎起来,就如一只虎,被一小群狼一起攻击一样。然后,张副排长四肢被抓住,举起来,仰放在手术台上,立刻被多双手死死地强按在手术台上。一个军医把他衣服裤子脱下来;又一个军医拿来了四根绳子,分别递跟按住在极力挣扎的张副排长的四五个军医;他们最终把张副排长牢牢地绑在手术台。张副排长就像一只虎被绑得来动弹不得,

只得在那里进行怒火般的吼叫和挣扎,一切都无可奈何了!

石原等不得了,直接说:

“山口军医,你主刀。我希望手术成功。”非常满意的石原指示道。

一张看似斯文的脸、内心毒辣的山口佐治就走到挨近手术台的一个放手术器具的木柜子上的白盘旁,拿起盘里一把锋利的手术刀,向在张副排长的壮实丰满胸部上的剑突(医学用语)处放下。这时,一个军医忙说:

“部队长,还没有打麻药?”

“不打麻药。直接手术。”石原信心百倍地说。

然后,山口右手握着锋利手术刀,在正在拼命挣扎的张副排长的胸部正中略下的剑突上,往他正在起伏不定的非常健壮而光滑的肚皮上慢慢地向他的肚皮上划下去。并沿着张副排长非常光滑的肚皮往下,划到了他肚挤眼处,然后,略一拐弯,这时,在张副排长宽阔的肚皮上出现了一条“一”字形的压痕。在出血。

然后,山口一刀划到张副排长的小肚皮的膀胱处;又拿起刀,非常娴熟地在张副排长的上肚皮上割开一点口子。而在手术台旁的两个军医伸出手拿住张副排长的肚皮皮子,然后,山口军医像是在割皮般,把张副排长的肚皮右侧皮割掉。这样,在张副排长的肚皮上,显出了竖长方形的血红红的右侧肚皮里的鲜红内脏来。

但是,在山口这样解剖张副排长的过程中,张副排长还没有死一一一只是,挣扎弱了。

接下来,山口对张副排长左边的肚皮用同样的方式割开。这样,张副排长除胸部外以下的肚皮内脏就被全打开了。然后,山口佐治用沾着鲜红血的右手伸进张副排长红莹莹的肚皮里上来一些,并说一句:“野藤君,你把他胃部上的经脉跟我弄稳。”他的意思是:拿住这胃部上的筋脉,以免影响他把张副排长从胃部到食管连部处切断的举止。

“嗨!”

于是,站在手术台两边的军医伸出手把张副排长往上鼓而遮住胃的一些经脉往肚皮边展开,然后,山口把双手伸到胃大弯的下面,把胃连接食管的管子切断。

另一个军医就把双手伸进张副排长的肉鼓鼓的胃下,如插进温暖的肉层里,把一个猩红色而柔软软的沉甸甸胃从张副排长的肚皮里捧着拿出来;这时,张副排长还在挣扎,只是气息弱了。

几个军医没有按着张副排长。手术在如愿以偿地进行。

然后,山口把沾有血的手术刀拿起,把张副排长的胸部划开。之后,把他胸肋骨砍开,就心急地伸进双手到张副排长的温暖的胸膛里,捧起他跳动的心脏,放进一个军医端过来的生理物盐水的透明的大甁里,这时,张副排长就即刻死了。

之后,山口把张副排长肚皮里的米黄色肝脏切下,也由一名军医从张副排长的血肉模糊的肚皮里拿出来。

随后,两个军医把张副排长小肚皮里,往上鼓起的白花花的肠子按住。山口就伸出手把张副排长的大肠、小肠的连接处割断,再次由军医把张副排长大小肠子捧出他血肉糊糊的如烂泥炕般的小肚皮里,这样,对张副排长的解剖结束。不久,由一个军医把张副排长的剩下的有血的四周、被掏空的血肉模糊的肚皮、多股血染红四肢等放在一木板车上,推向不远处的烧尸房焚烧……

自上次石原四郎从日本关东军本庄将军那里领命回来,半个多月了,他全力以赴,投身到对鼠疫菌的加大生产中来。他经常半夜不睡,“深入”到生产第一线,关注鼠疫菌的生产、灌装进度,他恨不得把守在那里,昼夜不眠;他决心要为挽救帝国衰败的命运而“殚精竭虑”,奋斗到明天。

今天是一九四五年八月十一日下午15点。

石原四郎接到了元祐生产部长的报告。

“石原部队长,我们已经生产出鼠疫菌弹一千五百枚,瓦斯毒气弹二千个。”

听到这里,石原大喜!他说:“岳西,很好。我们终于能生产出令本庄将军满意的生化武器了。这么多细菌弹用在支拿战场、亚洲战场,会杀死我们的对手几十回了。”

“那当然。这下我们终于可以挽救大日本的命运了。”元祐说。然后,元祐又问:

“部队长,你好久去本庄将军那里?”

“嗯,我打算明天去。”

“那你今天为什么不去?”

“我这么久来,熬了不少夜。今天晚上就好好消息一下,明天才去哈尔滨见本庄将军。”

“我想当本庄将军听到这个成绩时,一定非常高兴的。”

“这当然是。”石原四郎也由衷地有自豪感,纵情地喊道。

这时,桌上的电话响了。石原就回身,伸出手,拿起桌上的电话:

“摩西,摩西,我是石原四郎部队长。”

电话里传来了本庄将军的声音:“石原君,你马上到关东军本部来。”这声音非常的硬而急,没有什么回旋余地,就是勒令!

“嗨。”

石原听出了本庄将军匆忙声音,他意识到了有什么情况!脸色由原来跟元祐聊天的喜庆变得阴沉起来!他马上打扮了一下,就带着一个人员匆匆下楼,上了他的黑色桥车,向哈尔滨市区开去。不到两小时,他到了日本关东军司令部。看到:里面有日本兵和相关人员抱着一些文件、物品等在门边发暗的过道上,匆匆地来来去去,有一种搬家离开的气氛。石原似乎感到了一种帝国失败的晦气氛围。

他走进本庄将军的办公室。

而显得个子瘦高些的本庄将军看到石原来了。直接就说:

“石原君,从现在起,你们的七三一部队从明天晚上19点止,必须按时撤离哈尔滨。”

石原听了,大吃一惊!问:“本庄将军,这是为什么?”

“日本的大东亚圣战已经失败。所有在哈尔滨的日军部队人员、家属都必须撤离回国。”

“将军,我按照你的命令已经生产出大量的生化武器。”石原不忘讨好地说出这个令本庄将军高兴的关于生化武器的成绩,又像一个泼皮厚着脸要点什么。

“没有用了。”本庄将军兴致全无,冷淡说。
































文学风网站欢迎您



http://vip.edmin.cn/files/148/226-lingtingzhenhanxinling.swf
最新回复 (0)
    • 文学风原创文学网站 | 分享原创乐趣
      2
        立即登录 立即注册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