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三一(三十四)(清贫)

清贫 2018-7-23 988



























七三一(三十四)

文:清贫 编:清风














王杰连长看到自己战友被带走了,心里难受,更是揪心的痛苦!在两月前,抗联19岁的战士小姜从这里被带走,这个感觉是一样的。还有在这个牢房里,每次有人这样被鬼子押走,王连长都非常痛心。可是,他眼巴巴地看着张副排长被押走,而不能抢下他。是呀,他想道:照这样下去,或者下一次,就该轮到自己和老哥了。看来,到时,自己才终于在这个看不见的黑洞里,消失殆尽。

老哥走到他身边,拍拍他的肩膀,王连长才转过他异常难受、无奈的脸。

“来,王老弟。”

王连长从老哥的眼里,看到了坚定的眼神,才和老哥坐在暗淡牢房里的草上。

“老哥,你看我们的同胞就一个个被带走了。”

“哎……”老哥重重地叹了一口气。

老哥说:

“看来,下次一定会轮到我俩了。”他说道这里,再一次叹了口气,“没有办法呀!”

厚道的王连长说:“如果下次,鬼子再来押人,我代你去。”看来王连长有想法了。他觉得自己迟早都得死,也许让老哥留在最后也是他作为抗联军人为老百姓做的最后一件事。

“王连长,不要这样。我们每一个人能呆好久,就呆好久,真的死了,就死了。”老哥说。

王连长就闭嘴了,两人在绝望的心绪中,沉默。

张副排长从去年十二月,和自己的王连长因袭击日军的给养失败在随后的战斗中,受伤被抓,还有已经在两个月前被鬼子押走的抗联19岁的战士小姜被鬼子用于真空试验。就是:一个人光着身子,被锁进一个铁空间。当里面的空气被抽完,抗联战士小姜全身肿大发亮,最后是肠子从肛门里鼓脱出来而死。

现在是一九四五年八月六号。

只有张飞副排长一个人被两个鬼子押着,吉村队长拿着手枪在后,从三层楼高的监狱走出来。过了两道平房,到了一座解剖室的灰墙门边,走了进去。而这里离本部北边上的两根高高烟囱的烧尸房只有几条长短不一的过道,是非常近的!

自己在牢房里,被鬼子押着往前面走的张副排长想道:看到这个人被鬼子押走,那个人被带走,就没有回来了。这次,终于轮到自己了。也许过今天,不久,就该轮到自己连长和老哥了。看来,我们牢房里的人会被带走完的。这次鬼子要把自己怎么样?自己也会被弄走或到什么地方吗?哎一一,嗯,这一定不是好事,那会是什么事呢?张飞副排长想到这里,非常的迷糊困惑!看着前面是一间带医药气息的灰色平房,他更是迷糊不解。他想道:

这里怎么跟一个医院差不多?我是路过这里,还是去别的地势?

在他这样想时,吉村队长握着手枪的右手往里面一指,用蹩脚的中文说:

“走进去。”

张飞听明白了。他想道:原来喊我进医疗房里去。他又非常迷糊地想道:他们让我进去干什么?我又没有病?难道要检查身体,喊我干什么事吗?

在两鬼子的押解下,张飞副排长走进了长长的暗淡过道,到了一间敞开着的门的、有灯光照出来到门口边的暗淡过道上站住。张副排长试图想停下,他这时的注意力,一直处在这样压抑迷惑的思绪里。

押解他的一个鬼子喊道:

“进去!”

张副排长好像明白是喊他进去。他就抬眼往上一看:在暗黑的视线里,看见门上有一块被房里耀眼的灯光反映亮的木牌上写着:解剖室。

遗憾的是:他不认识字。他想,或者冥茫,自己为什么被喊进这件房子里。

一个在他身后的鬼子伸出手,忽地把他后背一推,张副排长还没有一个具体的意向时,就被推进了解剖室。


































文学风网站欢迎您



http://vip.edmin.cn/files/148/226-lingtingzhenhanxinling.swf
最新回复 (0)
    • 文学风原创文学网站 | 分享原创乐趣
      2
        立即登录 立即注册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