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三一(三十三)(清贫)

清贫 2018-7-23 1012



























七三一(三十三)

文:清贫 编:清风














在随后的十多天中,即1945年8月6日,石原四郎根据关东军司令本庄将军的指示,在倾力生产大量的细菌弹。鼠疫菌已经是传染和死亡概率十分高的生化武器,石原四郎还是不满足。

他干事,或者是做事都要干绝,干完美。这是日本军政人物在做事上的共同点。

他再次想到了把传染进度十分可怕的鼠疫菌的毒性提高到极点。这样做的条件是:在一个非常强健的男人身上进行活体实验。而,原先在解剖中国男人时,都是打了麻药的。他意识道:用了麻药,就要影响到人体接受鼠疫杆菌的生理属性,就是说,可能在人的感染或受死的进度延长了,那么这是什么意思呢?这就是说,被感染上鼠疫菌的人,死亡时间会延迟而死。所以他马上进行这样的实验。喊上山口佐治等军医去病理室进行活体解剖准备。他要亲自在场。并让人把吉村小队长喊来,他说做就干,“敢说敢干”。

“吉村,你马上去牢房,找一个非常强壮的支那男人。”石原对被喊来在跟前的吉村队长说。

“嗨,部队长!”然后,吉村队长就到关押中国军民的监狱去了。

然后,石原兴冲冲去了病理室。他现在是一生中,顺风顺水,想干什么就要干什么的最得意而没有任何遗憾的时刻……

最初牢房里有八个人。在近大半年不到的时间里,被鬼子带走到目前剩下三个人:老大哥、王杰连长、张飞副排长了。而原先的何发财、李有福、周贵、抗联战士小姜等从这里被鬼子带出去,就再以没有回来了。尽管,大家都不知道,或无法确认鬼子把他们弄到那里去了,可是,王连长隐隐感道一一一他们恐怕不在人世了。

这种散失自己同胞的强烈失落情绪,一直如阴霾笼罩着三个人的心。

这是八月初的炎热盛夏,它使得非常暗淡的牢房,更加闷热!

没有窗子,就只有一道牢门,从牢门过道上的回映过来的白光才让人觉得:今天是盛夏的一个阴天。

王连长坐在因闷热显得难受的老哥身边。再看过去,在牢房里的阴暗光线下,老哥的瘦脸上的汗水显得有些汗亮亮的。而张副排长站在阴暗的牢门边。

心地厚道的王连长问:

“老哥,喝点水吧?”

“嗯。”老哥的确身子热,说:“今天中午,吃了些肉。是口渴。”

“张飞,去把门边土台上的土罐拿来。”王连长说。

“嗯。”

在一边,因为热而脱了汗臭衣服,光着非常厚实、强健光滑肚皮的张副排长走到门边,从一个矮木台上拿起土罐走到王连长的身边,把土罐拿给连长;然后,王连长就倒了一碗水让老哥喝了。

过了会,老哥说谢谢;张副排长把水罐放回门边的土台上。

“老哥,”王连长说,因为,他想起了这牢房变得这样冷清的缘故,就心里感慨:这么多人的不明原因的离去。

“什么呀?”

“想起当初我们进来时,一共八个人。现在就剩我们三个。”王连长说。

“对呀。鬼子把他们弄到哪里去?”老哥咕噜说。

“可能不在人世。”王连长说。

“可能是吧。”

“你想鬼子会放过他们吗?”王连长感慨。

“万一把他们拿去修炮楼、工事或者别的去了呢?”张飞这样认为。

“难说呀!”老哥叹了口气。

“也有可能。”王飞说。

“嗯。”

“可是,这么多人,离去了一年或更久,他们不可能修这么久。”王连长疑心说。

“这谁知道。”

“应该是把他们弄到别的什么地方去了。”张副排长认为道。然后,

他想要说;这时,他们的门边,一下就出现吉村队长。门就打开了。

吉村队长一进门,看到了站在门边过来的,一身健壮如牛的光着身子的张飞。就说了一句:

“把他带走。”

两个鬼子就走上前来,伸出手拉住张飞。张飞意识到一一一这次自己被带走了。他说了一句:“等一下。”

就走到自己睡的草旁,拿起放在上面的汗臭衣服穿上,刚要和王连长说一句;一个鬼子用刺刀在他眼前一晃,声音惊心地喊道:

“走!”

然后,张飞副排长就走出了牢门。
































文学风网站欢迎您



http://vip.edmin.cn/files/148/226-lingtingzhenhanxinling.swf
最新回复 (0)
    • 文学风原创文学网站 | 分享原创乐趣
      2
        立即登录 立即注册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