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城(十七)清贫

清贫 2018-7-23 876



江城(十七)

作者:清贫 编辑:文风乐乐





王连长闷了一下,他立刻把战士于红凯放下在两边都有正向日本鬼子积极劲射的战士们站着的脚旁的工事地上,马上就起身继续战斗!好像他的工作还多。他意识道:现在正是打击日本侵略者为战友报仇的好机会。他看到:一些鬼子在 射击时,把他们的胸腹展现出来,这应该是不多的机会。

王德明连长立刻开枪。子弹击中跑在前面一个矮肥鬼子的肚皮,他“啊!”地大叫一声,枪从他的手上落下,他双手捂住肚皮,血还是从他的双手指缝间里涌出来;他两腿发软,眼珠瞪得大大的,心里不甘心,倒下在同伴的颈子上和有血的身。这时,这个鬼子的四周都是横七竖八的躺在地上的很多鬼子的尸体:血红一块紫一块遍布在他们的身上、脸、大腿等弹孔相混的部位上。这时,后面的日军脚踩在同伴的如垃圾般的尸体间,极力进攻。从位于中华门的中国军队的工事情景看去:有多股时淡时浓的在往城墙西边缓缓飘去的灰蓝色烟子如云在点、块状的血迹散乱的日军尸体间的地上浮动升起,也有些模糊了中华门。

被子弹打中手臂倒地的中队长佐藤的面前稍过去些、还有试图往前冲的多个鬼子就慌乱,在有些弥漫的烟气里,有鬼子缠上绑腿的鼓胀小腿在溜动。佐藤眼瞅着中国军队在这一轮打击中,打死了他这么多士兵,气得直叫嚷:“杀格格!”他马上想把出现在他眼前的颓势扭转。而主要的是,他这一喊,几乎鼻子和脸皮立刻往额头上一扯,仿佛有一股力量把他的脸皮往上提似的。他的嘴巴随着一喊,条件反射般像鲨鱼凶悍地大张开,仿佛要把前面的中国守军活吞进他的肥滚滚的肚皮里。

然后,跑在他前面的一个鬼子在看到大批的同伴被打死,而惊惧得两个瞳孔放大,双腿发软,竟然呆子似的不由自主地站住。这时,两颗子弹迅疾射来,就在他刚站住还没有出现任何想法时,就射进他黄色军帽檐下发红而饱满的额头,子弹从他的后脑勺穿出,紧接着两条细细的血水立刻飞出,正好鲜红血水冲在佐藤中队长同样胆战心惊的鼻梁和眼睛上,余下的血珠子还洒在他崭新黄呢子军衣上;还把他佩戴在左胸上的、由天皇亲自颁发的樱花勋章弄得少许血点子。他不由得懊恼地咆哮起来,因为仗才开打,他就被溅起一身的血污,太不吉利了!特别是还把天皇颁给他的无尚光荣勋章搞上了血,真是气得他恨不得把前面这个鬼子当中国人掐死。他本想用手把脸上血污擦掉,却立刻改变想法:他把自己的。他把白手帕掏出来,首先把比他命还珍贵的勋章上的血擦干净,才把脸上的血最后擦净。
这时,佐藤看见他的面前还有鬼子东西横倒:他们(鬼子)润泽脸上肌肉僵硬,被眼前双方对射的可怕而十分惊恐的情景害怕地站住,有的腿不由自主地往后退。

大日本的勇士不应该是这个样子。他立刻想道,他本想贸然跳到部下的最前面去制止他们。可又看到不少的鬼子被迅疾如飞的子弹打死打倒比比皆是,吓的发抖,四肢冰冷,就自己不冲上去立刻站住。
“霍得格格(日语,冲锋)!天皇的勇士们,为天皇而死太光荣了!”他时不时喊叫这一句,而自己不肯迈出一步,哪怕一小步都不可以,并有意躲在往前进的部下的身后。仿佛躲在硬壳里喊似的,又好像不这样,那些部下就不肯冲锋似的。
然后,他的话起不了多少作用似的。被眼前的死亡场面震慑的在他身边的部下被吓得脸青一阵白一阵。他立刻注意到有子弹向自己这个方向直直射来,他迅速退后,子弹就把他前面的两个鬼子射倒,佐藤恍如感到这两个鬼子站在他跟前似的,他希望有多个部下为他挡子弹。佐藤听到他俩闷哼一声,就像门板一样倒地,他心也跟着跳了下,好像他也中弹似的,他立刻被眼前的场面吓坏了!

一小会,佐藤又向前看了一下,带着观察的眼睛,看见:中国守军伏在一长溜鼓鼓胀胀的沙袋工事上气焰十足及时地、像打群狼般朝他们劲射。他完全地被激怒了。他立刻把武士刀往据守不退的中国军队的方向一指,张开鲨鱼般的口嘶叫:“杀格格一一”
一个瘦个子、小脸如土色的鬼子竟然退后一步,他害怕就干脆站在佐藤身旁,身子却碰到了佐藤大队长持武士刀还没来得及放下的手臂。佐藤被他忽然撞了下,就瞪了这个士兵一眼。
“村上一雄,快上。”
叫村上一雄的士兵被吓得全身瘫痪般,喉咙被什么堵住似的,声音发抖:“中队长,中,队长,我前面的山崎、长谷君,好多人都被打倒了,支那军人太厉害了!”
佐藤立刻粗暴地喝斥他:“快上,你们都是第一批攻城的勇士,为天皇而死的时候到了。”
村上一雄略低头不肯动身,身子呆立着,左手还是拿枪,右手垂放在他紧系宽皮带下的右大腿上。
旁边一个日本兵仿佛认为前面是危险的,也不肯涉足攻击,就像他跟前有一个深坑似的。垂头丧气喊道:“中队长,这样不行,如果再这样冲上去,所有士兵都会被支那军人打死的。”
佐藤赶快把脸怒对着他,立刻暴怒起来:“八嘎!八嘎!你敢动摇军心,不敢冲上去,你的怕死鬼!”
而他未成想到,这个士兵不肯不上还反唇相讥:“我还看见你后退了。”
“八嘎,你居然敢藐视天皇、天皇的军官。”佐藤大队长赶紧用话,打断对方,这毕竟是丢脸的事。
“本来就……”当这个士兵还要还口,佐藤立刻抬起脚重重揣向这个日本兵的肚皮上。这时,旁边的日本兵还不敢吱一声。这个被踢翻在地的士兵,被一个同伴扶起。
佐藤杀气凛凛,声音大得快盖住响成一起的枪声,仿佛他在进行临死前的挣扎般的咆哮。
“看着做什么,快上,不然,把你们杀了。”佐藤叫嚷道,似乎连身子都跟着叫似的。
这时,他身旁的日本兵才大叫着,跑向前面的中国守军。小林义一和小野跑在一起,因为他们在中国作战时都是这样。虽然,他俩经历不少战事,大多是胜利者,可是,这样的场面在三个月前出现过,同样和中国军队在中国最大的城市上海进行,可像今天,这样的枪弹极度猛烈,是来自中华门上下坚强据守的中国军人毫无任何保留的射击。而他俩注意道:在他俩身边或者在远点,先是大量枪弹打倒了跑在前面的同伴,而仅有少量的子弹从倒下的同伴的身体与没有倒下的同伴身体间继续穿过,并零星打在他俩侧边某个鬼子时,小林义一感到死是那么容易,只是一两秒中的事。他多次觉得死神要收了他俩的命,自己也觉得不甘心,一想到在日本的妈妈不愿自己当兵,舍不得几乎是祈求他不离开的眼神,他就想自己为什么要来中国。而爸爸希望他当兵建立战绩,可又是爸爸的希望。这时,他强烈地感到自己在死亡的边缘徘徊,说不定就死了……
“小林君!你怎么不跑快点。”在他身旁的小野喊道,这时因尽在他俩的前面的惊耳、令人头脑发晕的枪声和在他俩四周、跟前的尖利枪声如逆风在吼一样。这时,小林被他一喊,从一种非常后悔和反感的情绪下才转脸。而在他们前面,有日本兵在努力向中国军队防守的工事跑近而被打倒,也有吓得趴在地上的和不少在先前被打倒、躺在地上和扑在地上,各个部位鲜血淋漓的鬼子的前面看了一眼,眉头发皱;小林又看到自己的好战友小野脸上充满立刻攻上去,马上占领中华门的急迫神态。
心里就想道:小野,你急什么,等你到中国军队的面前时,就是死尸一具。

他想到这里,肯定是不愿看到小野在这样为天皇而战的华丽口号里就死去。可小林又不能表露出来,在日军部队里都是信奉绝对效忠天皇。而且,还有老想巴结上司的士兵。这样的军队容不得相勃行为,否则就会被严厉而随口打骂处死。
小林立刻用右手拉一下小野左胳膊。小声说:“跑慢点。”
小野有些莫名其妙。“你在说什么?我没有听清?”
于是,小林就把脸凑近小野。“你想先跑到前面去,被中国军人打死吗?”
小野非常幼稚,还头一昂:“为天皇而死值得!”
“少说。”小林拉了他的左胳膊。
“为什么?”小野侧过他那张激奋而厚道的脸看着自己战友,感到:小林义一对为天皇而死为大日本而战有些冷淡。
“我想看见你,在战斗结束后,咱们一起回到日本。”小林意味深长说,然后好像有人驱使他俩似的。“冲上去!”。
然后,两人就随着已经从后面跑上来的一批鬼子,向前跑……

文学风网站欢迎您

最新回复 (0)
    • 文学风原创文学网站 | 分享原创乐趣
      2
        立即登录 立即注册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