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们(梅花君子)

梅花君子 2018-7-23 909

















哥们

作者:梅花君子 编辑:文风乐乐



这几天,魏老三情绪不好,看啥都不顺眼,随时跟人干架。左邻右舍都知道他的驴脾气,躲得远远的,谁也不搭理他。
魏老三吃人饭不拉人屎,敲寡妇门挖绝户坟,啥缺德事都干。以前,他竟给别人戴绿帽子,处处炫耀某某个娘们,胡搞瞎作丑事。如今呀,他老婆跟他一个小兄弟——张泉水跑了,扔下圆圆在家,哭闹翻天,全乱套了,把他搞得五迷三道,气得呜咋六肺,恨不得把张泉水抓住,咯嘣咯嘣嚼碎。
魏老三把圆圆推给爹妈,他到外面继续胡闹八方,天天夜里十多点钟的时候,光着膀子吹着口哨,摇头摆尾在营子里走街串巷瞎逛。他每次都喝得面红耳赤,嘴里唱着跑调走腔的歌曲,脚底下的石头子,树林子里的木头桩子,都成为他撒气的对象。“你奶奶的蛋球,我灭了你你个王八蛋。”嘴里说着,他把石头踢得乱飞乱跑,大大小小的石头子,在他脚下好像一个个无头的苍蝇乱飞乱撞。
九月十四这天晚上,魏老三下了出租车,骂骂咧咧的行走在街巷。他踢着路面上石头子。一边踢,一边声嘶力竭的喊“张泉水王八蛋,张泉水你不得好死,我杀了你,我让你下汤锅,点你天灯,让你死得特别难看。”他脚下的碎石头,好像雨点落在铁大门上,发出哗哗啦啦的声响。魏老三掐着腰板,比疯狗都疯“东风吹战鼓擂,我他娘的老三怕过谁。你他妈的反犯我老三头上,我就往死里收拾你。让你跪在地上,磕头作揖管我叫祖宗。”他似乎觉得不过瘾,俯下身子捡起砖头上,重重的打在铁大门上,冷不丁发出咣当一声。“靠,竟然 敢拐我老婆,让我当活王八。王八蛋,那天我逮住你,我要抽你的筋扒你的骨头,喝你的血吃你得肉。”说完就哈哈大笑,连哭带闹,邻居们关了灯,任凭狗前窜后跳的嚎叫,懒得理会他。
第二天早晨魏老三的老爸—魏明瑞开大门,却见门口上放了一对花圈,挽联上歪歪扭扭写着“魏老三不得好死不是撞死就是喝凉水噎死”。魏明瑞当场就气得浑身哆嗦,犯了心脏病被送往医院抢救,住了半个月医院,白白花了三万多元……魏老三眼睛通红,喝了一大瓶白酒,穿着大裤衩子,黑灯半夜挨家挨户敲大门,谁都不敢言语,他嚷吵着“谁要是诅咒我,谁就是养汉老婆养的,谁就是不是人,养个闺女当小姐千人骑万人压,养个儿子坑蒙拐骗啥都干,最后被政府枪毙。”谁都怕惹祸上身,没人跟他接言答话。魏老三见大家伙儿都好像掐死似的,连大气都不敢喘,那气焰更冲了,嘶哑着嗓子叫骂“你们这帮王八蛋,一个个都瞎了你们的狗眼,别以为爷爷出了这么档子事,就倒霉闭气走下坡路。那不就是一个破骚娘们吗,蚊子来月经多大个事。用不了十天半个月,爷爷闹一个大闺女回来,气死你们这些王八蛋”。魏老三折腾到十二点多,也没人理他,自然就泄了气,歪歪斜斜的回到家里,没铺褥子,没盖被子,没枕枕头,稀里糊涂就睡了。
魏老三第二天将近十点他才起床,牙没刷脸也没洗,看着黑狗发呆。魏东东骑着摩托车挨家挨户收电费。他跟魏老三打招呼。“三哥,昨天你嚷嚷吵吵大半夜,你没啥事吧。我真担心你,折腾来折腾去,把自个给折腾废了。”魏老三已经醒酒了,感觉有些过“我喝点牛B散,胀饱的不知姓啥,说了很多不在行的话,做了些出格的事儿,真他奶奶的臊的慌,恨不得找一个尿盆子淹死。”魏东东拍了拍他的肩膀“三哥,我佩服你是条汉子。兄弟跟你说句话,为了一个臭娘们,就把你折腾成这样,那别人不看你笑场,三哥,你听兄弟一句话,把日子好好过好,只要你家称人值,啥样的媳妇说不上。三哥,你得听话,你这样下去,让人多笑话呀。”魏老三当时都感动的哭了,自从他在营子里乱折腾以来,谁都怕被他踢着咬着,躲他好像比躲穷神恶鬼还厉害。魏东东敢在这个时候,跟他说话甚至呛着他肺管子的话,魏东东够哥们,最懂得他的心思。“兄弟,你真是我好哥们呀。”
魏老三在营子里没啥人缘,在城里却还有很多狐朋狗友。可以这么说,别人过日子靠勤劳致富,比如做买卖,到外面打工。他来钱的路数更大家不一样,专门跟道上的人混。前些年,矿山兴旺的时候,他跟着大哥,手拿铁棍,腰别片刀,到处给人平事。别如抢夺矿山,要账,靠耍胳膊头,挣好汉子钱.....道上的哥们都知道他摊上事了,隔三差五设酒局安排他喝酒宽心。在酒桌上,魏老三说出了,他心里的郁闷,在营子里老少爷们都怕他,谁也不跟他说话。只有魏东东还敢跟他说话,说一些呛他肺管子的话,虽然不中听,却是为他好呀。在一起喝酒的,有个叫陈耀华的,跟魏东东是同学,端起酒杯跟魏老三碰了一杯。“三哥,我同学魏东东太坏了,坏到那种程度,跟你说吧那家伙可是脑瓜顶上长疖子脚底下流脓,彻底坏透气了。三哥呀,不是我贬低你,像你这样的,就是再加上三个,玩心眼子你也玩不过一个魏东东。”魏老三脑袋里呼啦一下,有一个闪念,闹不好门前那花圈那诅咒他的那些狗屁话就是魏东东这小子干的.....魏老三紧紧攥着酒杯,喊破了嗓子“魏东东算个毛,在我们营子里就是一个小破电工,那天我非得好好修理修理他,非得让他跪在地上....求饶,求饶。”魏老三本想说,让魏东东叫他祖宗,那了不得,他们是亲叔伯弟兄,一个爷爷的孙子,让外人知道笑话。
魏老三喝酒喝多了,趴在卫生间的水池子吐了三次,嘴里不干不净的骂着魏东东,在固执的认为就是魏东东给他家门口摆的花圈,写得那些狠毒毒的话。他妈的,还是一个爷爷的孙子,你小子这样对我,连一点儿人味都没有......
喝酒的几个哥们,都觉得魏老三喝多了,怕磕着碰着沾包。董老大拍拍他的肩膀子“这么晚了,你回去干啥。哥领着你好好洗洗澡,找一个地方住一宿。明儿缓过劲来,哥给你找一个。老婆跑了这些日子了,也太难为兄弟了。”魏老三摆摆手“哥呀,我现在就他妈的恨透女人了。你说我对我老婆多好,她要星星我不敢给摘月亮。金链子金表金耳环,她可啥都不缺。逢年过节,我可没少给我老丈人拿东西。今年开春,我老丈人被查出肺癌,我两个大舅子,日子过得贼操蛋,除了火钱没盐钱。人呀,都是他妈的两层父母,我总不能看着老人家遭罪,我拿出五万元,那也是个动静。我恨不得把心掏出来,他妈的还不知足。”魏老三说着说着,就好像三岁小孩,咧着嘴哭了,鼻涕眼泪,让人心疼。
魏老三打了出租车回家,说一句实在话,他就是喝再多的酒,心里面也惦记着老爸老妈。尤其是老爸前几天住院回来后,身体好一天坏一天,那精神呀也是阴一阵阳一阵,说不坏就怕雨点落到香头上.....
出租车到营子里刀把子弯的地方,就没法往前走了,因为这几天正在挖自来水沟子,挡住了去路,只能靠步行才能过去。魏老三借着朦胧的月光,深一脚浅一脚,在土堆和深沟之间蹒跚,脚踩在几块圆轱辘蛋石头上,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就滚到三米深的地沟里,半天才缓过一口气,伸手一摸,脑袋、脸、嘴唇全是黏糊糊的血,他醒了大半,声嘶力竭的喊“快救命呀,救命呀。”他喊了半天,也没人应声,他不甘心继续大喊。
魏东东从杨明水那搓麻将回来,正好也从刀把子弯走,循着喊声找,在深沟里发现了魏老三,他用明晃晃的手电光晃着魏老三。“你谁呀,咋整的,咋还掉沟了。”魏老三顾不得许多了,赶紧应声“东东,我是你三哥,快救救三哥。”魏东东到沟里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把他背到道边,腿不能站着,估计是摔坏了。他赶紧给120打电话,跟魏老三说话,恐怕他睡过去,彻底玩完。
魏东东垫付了药费,还给他陪床,第二天魏老三做完手术,躺在床上闷声不语。魏东东用手点着魏老三的鼻子,冷言冷语说“三哥呀,我也不是那辈子亏欠你了,你瞧瞧你把我造成啥样了,一宿没闭眼,还替你垫了三万元。”魏老三努力的笑,他这个当哥哥的,必须给弟弟当榜样,越在操蛋的时候,越不能装孬种。“咱们可是一个爷爷的孙子,咱们是哥们,等我好了,我撒欢尥蹶的挣钱,借你三万我还你六万九万还不行吗?”魏东东用拳头打了他一下“三哥,你别给我吹牛了,以后你好好的,不胡闹,好好过日子,让我省省心,我就念阿弥陀佛了。”



文学风网站欢迎您





http://www.wyflash.com/swf/2008-5-5/223649136.swf
最新回复 (0)
    • 文学风原创文学网站 | 分享原创乐趣
      2
        立即登录 立即注册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