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片遥远的荒原(十四)(梦芫)

梦芫 2018-7-23 1139


情 逝

第14章

文:梦芫 编:清风




一专场暴雨过后,清晨的空气格外清爽。方远本打算这次来哈尔滨,他心中的梦想一定能够实现,然后,他和网友双双去“太阳岛”游玩几日,再组建一个新的家庭。他现在暗笑自已,已近中年还这么幼稚。他没心情在哈市久留,回去,回哪儿,哪里是家?他在心里斗争了很久,最后决定,还是回佳木斯再说吧。辞了工作,又离了婚。他决定先宿旅馆,在这清静清静。待得寂寞了,他为自已的散文集《心语》又写了一篇缠绵的文字。
 
想你的时候,已经习惯了依窗眺望,一件件掏空心事之后,将麻木的肢体定格于空旷之外。
这样的时刻,我很无奈放荡不羁的灵魂背判躯壳,去创维一种虚无的相思。幻想窗外大自然的画图中,有你窈窕的姿影,有你甜甜的笑靥,有你温婉的叮咛。
而每次,一份份痴痴的情愫,拾起的却总是寒风摇曳,满目苍凉。
所以,写给你的一篇篇被相思缠绵后的文字,象刻过道道伤痕,你读,我听,不知有多少次了,你读得秋水盈盈,而我却听得神伤缕缕。
因为思念悠悠,那些无谓的徘徊竟让我走不出沉重的季节,我甚至分分秒秒地承受着辗转、折磨、痛苦和无奈,在另一个遥远的地方,默默地读你深情的文字,用一种至真、至诚、至纯的牵挂,分享你劳作后的疲惫与喜悦,等你到地老天荒。
我真希望,一句诺言,抵达你的心空,会在时间的缝隙里滋生、最后漫延成无尽的春意,继而,绽放出美丽圣洁的花蕾。
我也相信,刻骨铭心的思念,会通过一种方式,泊成一条多彩多姿的河,在岁月里,奔流、蜿蜒成一片动人的风景,而后,扬起并骛的帆。
也真想告诉你,如果你是一片田园,我会因为你的广漠、厚重、丰盈而欣喜。
如果你是一丛经秋的枫林,我会因为你的热烈、执着、绚丽而幸福。
也真想知道,为了红尘中的这次邂逅,我们曾经历了几世的跋涉、煎熬、努力,才换来今生的两两相望,那么,相遇、相依是不是真的遥遥无期。
逝去的岁月,已经写满了无奈,未来的日子,或许难以找到一个令人欣慰的答案。天南地北、朝朝暮暮,千篇文字,万种柔情,只想将思念流干,只想将鬓发染白,只想将心灵深处最后一滴血燃尽。之后,用生命的另一种方式,在另一个世界,依然固执地等你到又一个地老天荒。

这个夜晚,方远写了很多很多,想了很多很多。天蒙蒙亮,他睡着了。当他醒来,已是日上中天。他感觉天气闷热,便去了松花江边,一边乘凉、散心,顺便寻找一下灵感。他暗想,就算这个网友不爱他了,他也要写下去。写到一百篇情深意切的散文,然后,结集出版。在书的封面,一定要写上:以此书献给我的网友。此时,他这种对网友莫名的爱已入膏肓,可以用刻骨铭心来形容了。他的意念之中,一直萦绕汪国真的一句诗——如果,我不能在你的怀抱中自由地歌唱,那么,就让我忧郁地死亡。在这种时刻,他总会想起,他的网友曾不经意发给他的,网友间流行的一句话:“一千个人从我身边走过,我就知道哪个是你,因为,别人的脚步踩在地上,而你的脚步却踩在我的心上。”多么让人心旌荡漾的文字啊,多么让人激情澎湃的语言啊,又多么让人为爱,甚至可以用生命的代价去换取的词汇啊?
想到这些,方远竟有肝肠寸断之感,他感觉他身临的,是一个没有色彩、没有声音、没有芳香的一个让人孤独和绝望的空间。
盛夏的松花江畔,人来人往,热闹非常。树荫下一对对情侣,有放喉而歌的,也有席地而坐的畅饮者。江面上,凉风习习,白浪淙淙。浪花飞处,隐隐的传来燕子的呢喃,和水浪的啪啪声。
方远的心境地正处孤独,他想找个清静之处。于是,他顺着江岸缓缓西行,正行间,忽听有一儿童拼命地喊:
“叔叔,快,快,有人偷东西。”
原来,一位中年妇女正和这个儿童在江边洗浴。岸上,一个行窃的将中年妇女的背包拿跑了。幸好,这个儿童上岸及时。方远听到了喊声,顺这个儿童指给的方向,看见了小偷的身影。方远拼命地追去,他几经周折,最后,在柳丛里追上了小偷。小偷说:
“大哥,你怎么这样不开事儿呢?我又没拿多少值钱的东西,再说,又不是你的东西,你至于这样替别人玩命吗?”
“别费话,把东西放下,!”方远厉声说。
“要是我不放呢?”小偷瞪着眼睛说。
“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方远也不让步。
小偷一看方远不放过他,又跑不过方远,于是,小偷只好凶相毕露。他操刀霍霍地扑向方远,方远来不及躲闪,当人们陆陆续续赶来,方远已经倒在血泊之中。后来,有人报警,小偷才落入法网。
一时间,方远这个文弱书生,成了见义勇为的英雄。媒体接连报道,人们知道他写了很多散文,有人提议,给他结集出版。

一个月后,方远的散文诗《心语》出版了。因为文字里那些挚真挚纯的爱情箴言,打动的广大读者。
褚俞的女儿李悦,初中刚刚毕业,署假期间回家。晚上,褚俞正在打扫房间,她听女儿在卧室正在朗读一篇散文,酷爱文学的褚俞便细心地听了起来。

风萧,雨骤。
都市的喧嚣早已被大自然的肆虐淹没。街上,那一盏盏灯火仿佛醉在了雨中,无力地,难以擦亮日日夜夜眺望你的窗口,让我孤寂的心,再一次失眠。
壁钟和心律象两根破旧的弦,一同振颤着,一分一秒地吞噬着生命。我不安分的灵魂满满的,都是与你有关的那些幻想。一种无休无止的渴望会在瞬间诞生,又在刹那间破灭。曾有人告诉我:思念走远了,也会迷失方向。真想象不出,生命的季节里,如果没有你,那会是怎样的凄凉。该怎样对你说:人生的画卷上,有一段空白只想绘出你的容颜,然后,背景就写成燕子裁就的柳绿,细雨浣过的桃红。
之后,我会帖上一句诺言,将它寄给我们能够相依相守的那个轮回,让我们的思念,漫过今生,抵达来世。
你说:你会等到彼岸花开。
你说:你会守在三生石畔。
等我们牵手太虚,听风、观雨、看潮生。
等我们相扶幻境,淡诗、论赋、说尽今生今世寂寞、孤独的相思情。
听说:人在来世,永远不会变老,真的期盼相思的尽头,就在那里。让我们的一场梦与幻,在另一个地方,获得一份虚无的永恒。
夜尽,宵残。
一颗相思的心却没有一丝倦意,它醒在你的眼波里,随一川冬水盈盈。
一缕署光会告诉你,远方有一个人的心醉了,因为说不尽,人世间一份不了的相思。

听着听着,褚俞有点疑惑,这篇散文她太熟悉了。她在电话和QQ音频里,不知给方远读多少遍了。现在,褚俞的个人文档和QQ对话框里,一直保留方远这些散文,她马上心生一个念头,这孩子什么时候打开了我的电脑?于是,她敲着门问李悦:
“你好好学习,把我的电脑关了。”
“妈妈,我没开你的电脑。”李悦听母亲制止,打开卧室门,告诉母亲。
“那你——”褚俞看着李悦手里的一本书:“读的什么?”
“妈妈,这是一位网友写的散文,写得清新、隽永、感情特别真挚,是专门写给一个女网友的。呵呵,妈妈,可惜不是给你写的。”李悦好像因为作者不是写给妈妈的感到遗憾。
听了李悦的话,褚俞一下子愣住了。她的心跳得非常厉害,她几乎不敢相信自已的耳朵,但还是扑了过去,夺下女儿手中的书。这时,李悦也被母亲的举止弄呆了,她愣愣地望着母亲足足有半分钟,他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









欢迎光临文学風家园






最新回复 (0)
    • 文学风原创文学网站 | 分享原创乐趣
      2
        立即登录 立即注册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