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片遥远的荒原(十三)(梦芫)

梦芫 2018-7-23 1244


第13章:替身

文章/梦芫//编辑/叶的奉献




褚俞离开方远家不久,方远做出了一个惊人的、错误的决定:他与妻子离了婚,然后,去省城找他的网友。
褚俞得知方远来省城见她,开始推脱,后来,推脱不过,为圆自已的谎言,只好找到她的好友韩烟代她去见方远,在韩烟见方远之前,褚俞详细地给她讲了很多自已和方远的故事。一个细雨蒙蒙的午后,在一个“周末时光休闲屋”,方远和韩烟终于见面了。
为了不让方远看出破绽,褚俞还把她的小说第四部分打成一份文字稿,让让韩烟交给方远。

吴天琴发现,她每次向褚灵打听陈萧和陈默的下落,她都神色惊慌,总是欲言又止。究竟是怎么回事儿,吴天琴说不出来,反正,她总觉得事情有点蹊跷。她决定开始暗中跟踪褚灵,看看她究竟都和什么人接触。她决定了之后,不管风里、雨里,吴天琴驾车跟踪褚灵有一个多月了。她一直没发现什么情况,她琢磨不透,褚灵在填个人简历时,明明在家庭关系一栏里填上了陈萧。可是,问过她几次,她都回避这个问题。她说,她不想让别人知道她没老公,才这样填的。这样想来,吴天琴又觉得褚灵说的有道理。吴天琴正在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事儿,只见褚灵还是一个人买了一些日用品和蔬菜,回到家,进了大门哗啦啦将大门上了锁。
转眼到了初秋,白杨树的叶子和草坪上的草尖已经泛黄。阳光从白杨树的缝隙间斜射下来,大自然仿佛定格在了辉煌的色调里,吟唱一曲生命的劲歌。
褚灵推着轮椅,轮椅上坐着一个二十三四岁的男孩儿,他就是陈默。陈默的面容虽然削瘦了些,但却非常红润,一道剑眉和他父亲陈萧的眉毛简直是克嶐下来的。
小镇广场并不大,风景却别致。他和母亲行进在秋光里,仿佛人就在画中游。
“劲儿,今天是九月二十四日,正好是你二十四岁生日,你在这等着,我去给你买一串彩色气球,就当做你生日礼物吧。”褚灵说完,放开一直扶着轮椅那双粗糙的手,向卖气球的地摊走去。
此时的陈默只好用无言代替默许,他没有阻止,因为他了解母亲的个性,她要做的事儿,谁也阻拦不住,特别是对他的承诺。陈默无奈地望着褚灵的背影,心里一阵酸溜溜的。褚灵虽然不是陈默的亲生母亲,可是在陈默心中,她却胜过亲生,甚至,任何伟大的母亲也无法代替。
“劲儿,祝你生日快乐!”褚灵很快从地摊返回来,手里牵一串五彩缤纷的气球,冲陈默高呼。
“谢谢妈妈!”陈默的声音有些颤抖。
“好劲儿,要坚强,要快乐,今天是你生日啊。”褚灵走近陈默,将手中的气球递给儿子,又推起轮椅哼唱起来——
“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
此时此刻,褚灵和陈默已完全沉醉在无限的幸福之中,二十年前的悲欢离合,十几年的艰辛苦难,一下子抛至九霄云外,仿佛天地间都是用快乐筑成的。他们快乐地、幸福地,享受着人世间最美的天伦。
这一切,躲在树丛中的吴天琴看得清清楚楚,她又从褚灵的称呼中得知,轮椅上的男孩,正是离开她二十一年的亲生儿子,她也清晰地记着今天正是陈默二十四岁生日。此时的吴天琴再也控制不住自已的情绪了,她哭喊着冲出了树丛,扑向陈默:
“劲儿,劲儿,我是你妈妈,你的亲生妈妈啊!”
随着一阵哭喊声,吴天琴已经跑到陈默的身边,她跪下身子,倚在轮椅前,哭得很伤心。“劲儿啊,你怎么会这样,你怎么会这样?心疼死妈妈了,我的天那!——”
面对这突来的一幕,陈默被惊呆了。他回过头,双眼直勾勾地望着褚灵:
“妈妈,这是怎么回事儿啊?”然后,他又指着吴天琴对褚灵说:“妈妈,这位阿姨一定是想儿子想疯了吧?”
“是的,儿子,她是想儿子想疯了。”褚灵微微点点头,也开始抽泣。
“妈妈,我们走吧。”陈默催促褚灵。
“劲儿,她就是你亲生母亲。”褚灵哽咽着告诉陈默。
“妈——”然后,陈默低头不语,好一会儿才开口:“妈妈,你不想要我了?我只要你这个妈妈。”
“劲儿,我答应你,但你得听话,快叫她妈妈。”褚灵催促陈默。
“——”陈默默默无语,他只是轻轻地摇摇头。
“儿子,你不认我这个妈妈也可以,我不难为你。褚灵,你把实情都告诉我吧。”吴天琴站起身依然哭得很悲。
“二十年前,我和陈萧结合在一起,这你是知道的,我们共同拼搏了五年,有了一点积蓄,之后,我们又求亲奔友借了一笔钱,开了一家副食品商行,生意一直很红火,当年就还了亏空。又过了几年,我们买了房,又买了车。不料,十年前,陈萧因为酒后驾车,出了车祸,当场身亡。别说是酒驾了,就是非酒驾,他的车技也不行。他考驾照的时候,实际操作和理论考试都没过关,只是,每科花了几百元钱就拿到了驾照。唉!一家三口都遇上了车祸,这并不奇怪,也不是巧合。这说明什么?这说明现在车祸太多了,长个手就能开车。难怪有人说:如果这种考驾照的腐败现象不制止,在未来的生活中,每个人的一生都要经历三次车祸。唉!不说这些了。不幸的是,那天,陈默也在车里,虽然生命保住了,可是,他——”褚灵说不下去了。
“陈萧,你这个罪该万死的东西,你抛弃了我,又把儿子弄成这样,我到那边也饶不了你——”吴天琴略平静了一下:“褚灵,快半年了,我问过你好几次了,你为什么一直瞒着我?”
“其实,我也是出于好意,怕你经受不住这么大的打击,所以,一直没对你讲真话。”褚灵依旧哀伤地解释。
又沉默了一会儿,吴天琴才擦了擦眼泪说:
“褚灵,难得你对劲儿这番心意,谢谢你了。既然劲儿不认我这个妈妈,我还是那句话,我不难为他。从今天起,你就不用工作了,我回去和老头子说一下,给你拿一笔钱,你就好好照顾劲儿吧。”
“不用了。”这句话,褚灵和陈默几乎异口同声:“我们不要你的钱,我们活的很快乐,也很幸福。”
“妈妈,我们走吧。”陈默催促褚灵 。
褚灵微微点了一下头,她推着轮椅,在大自然充满爱意的秋光里慢慢而去。

方远看完了小说,更加坚定了他的决定,他敞开心扉,说:“小妹,这么我年了,我一直在喜欢你,我知道你一直单身,我想和你生活在一起。”说完,他双眸直愣愣地盯着韩烟,等待她的回答。
“呃!”韩烟呆住了,半晌才问:“你说什么?哈——我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啊。”
“现在也不晚啊!”方远仍在坚持自已的观点。
“哥,你怎么会想出这样的事情呢?”韩烟很不解的样子问。
“——”方远无语。
“哥,我只是爱惜你的文采,也喜欢你的人品,可我从没往这上想过啊。你应该好好地写,好好地生活,你的想法,我们不可能实现,再说——”韩烟滔滔不绝,讲了很多。
“都怪你,对我表现出那么多的关怀——让我觉得,你一定是爱我的。”方远很伤情地说。
“哥,对不起了,是我不好,是我的言辞超出了友谊的界线,成了你对我产生爱慕之情的误导。”韩烟道歉。
“别说了!”方远起身告辞。
令人惋惜,这么多年,他们在网络上共同度过了好多好多美好的时光,褚俞又以表姐的身份在方远家生活了三个多月。可是,方远却不知情。对方远来说,这次来省城,是他期盼已久和网友的一次相逢,然而,他却和韩烟这个替身不欢而散了。






欢迎光临文学風家园

最新回复 (0)
    • 文学风原创文学网站 | 分享原创乐趣
      2
        立即登录 立即注册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