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片遥远的荒原(八)(梦芫)

梦芫 2018-7-23 1141

风 波(第08章)
作者:梦芫//编辑:叶的奉献

转眼五六年过去了,虽然,我已经知道他不是我的亲生父亲,但必竟他养了我那么多年。养育之恩终生难忘,每年农闲时,我都带着孩子回去一两次看望他。同时,也是让父亲看看孩子。孩子渐渐长大了,也正因为孩子长在了,一种意外的危机又降临了。
人们背后议论:我的儿子冯春阳一点都不像冯家的人,然而,他却像毫无血缘关系的姥爷。就连婆婆、冯二壮和我都莫名其妙。有一次,公公一口酒下肚冷着脸,当着婆婆的面说:
“哼哼!怪不得这个后爹,急着把姑娘嫁出去呢,哼!这个骚种,真他妈的不是个人,难怪结婚七个月生孩子,当时我们还以为七活八不活,孩子早产呢,哼哼!没想到原来是这么回事儿。”
“别瞎说了!”婆婆巴不得公公把话挑明,但她还是假意阻拦。
“哼!我瞎说,有血缘关系吗?你看看,春阳这孩子多像他啊!”公公说这番话的时候有意让我听见,并把话说得难听些,他是想让我接上话茬,然后,挑起事端,好借机把事情弄个水落石出。
我在一旁听了,明白这个他指的就是父亲,可我也迷惑,明明没有一点血缘关系,这孩子怎么这么像呢?不管别人怎么说,尽管我满是迷惑,但我心里明白,虽然不是生父,可是,我们之间并没有什么不可告人的事情。
可是,我可以证明自已,却无法让别人相信我的证明。随着舆论进一步膨胀,我和公婆婆之间的斗争也不断升级。仅仅一个月的时间,从开始的口角,到动手动脚。我实在忍受不了这种生活状况了,毅然孓然地回到了梦魔般童年生活的荒原。回到家,我把这一切如实给父亲讲了一遍。父亲听完,什么也没说,他把孩子用棉被包好,又用背带将孩子背在背上,对我说:“走!”
我拗不过父亲,等着父亲牵出一匹大黄马,驮着我向冯家奔去。
一个多小时的路程,父亲没说一句话,漠漠荒原寒风呼呼,还有马蹄踏雪的沙沙沙声。路上,我一直惴度父亲的心思,真不知他到了冯家究竟要做什么,说什么?

我和父亲到婆婆家的时候,婆婆家已经来了好多人。他们多是婆婆家的直近亲朋,大概是来给婆婆家出谋划策的。他们见了我和父亲,神情都很不自然,像是他们说的坏话和坏点子被我们听见了似的。包括他们的笑,都带着颤抖,也有些牵强的成份。当然,也有暗藏着一种嘲笑的目光。还没等这些人从尴尬中调整过来,说几句近乎话,父亲用手套抽打了几下棉兀拉上的雪花,开腔了:
“正好老亲少友都在,今天,我褚怀运就把二十年前的一个密秘说给大家。当然,这与褚冰的婚姻有关,也与她的人格有关,大家都知道,我是个知青,二十年前从哈尔滨下放到咱们的十三连。也就是那时候起,我认识了褚冰的母亲,她是个鄂伦春人,她勤劳、善良、人长的又漂亮——我们在一个偶然的情况下认识的,渐渐地互相产生了爱慕之情。后来,她被迫嫁给了刘成。可是,褚冰的母亲说,刘成脑袋笨,身体又不好,不想留他的种,于是,在他们结婚前的十几天里,我和褚冰的母亲每天晚上都出去幽会,当然,我们偷吃了伊甸园的禁果。也就有了褚冰,不幸的是,褚冰两岁的时候,刘成走失。我们这对有情人才成眷属。后来,我们离开了十三连,来到这个陌生的荒原。实话告诉你们吧,人们都以为褚冰是刘成的种,我只是她后爹而已。然而,你们错了,其实,我才是褚冰的亲生父亲,这下你们明白了吧?”
“啊呀!老褚,原来你和褚冰她妈还有这一段风流艳史啊?我真羡慕你呀!哈哈哈——”和父亲能粘上亲家的人,半真半假地和父亲开玩笑。
“哼哼,啥叫艳史,总之,偷,到啥时候都不光彩。”有人说。
“——”众人七嘴八舌,说的话越来越难听。
父亲道出了实情,大家才觉得合情合理,孩子是冯家的根,于是,有人突然喊:
“快!孩子。”
喊声过后,冲上来很多人,试图从我身边夺回孩子。我奋力阻拦,然而,延续冯家香火的一个普通男孩儿,一时间,好像皇子皇孙一样,被他们保护了起来。我再怎么奋力,连孩身边都靠不上。现在,我被他们伤透了心,父亲又道出了实情,我认为,这有损于母亲的光辉,母亲虽然已经去逝多年,但母亲的名声不容任何人随意践踏。我甚至想,宁愿我去忍受人们的侮辱,也不愿别人耻笑母亲。因为,在儿女的心中,母亲永远都是伟大的。她伟大得像天上的太阳,温暖而又明亮,像荒原上的一片雪野,洁净而又广袤。有如朝霞般绚丽,有如麦田一样,绿油油的,然后黄灿灿的壮美——
本来,我就恨父亲,现在更恨他了,我恨公公婆婆,恨冯二壮没有立场,我几乎恨透了所有人。
一气之下,我冲出了房门,跑到院子,翻身跨上我们来时骑的那匹黄马,催马奔向被积雪覆盖的荒原,消失在被白雪点亮的夜幕里。
跑了一会儿,我心疼马太累,便放慢了速度,不到一刻钟的功夫,后面响起了一片追喊声。
凭感觉,他们来了十多个人,也是骑着马。我拼命地催马,,从声息判断,他们离我越来越近。我认为,单单凭这匹老马是跑不掉的,于是,我跳下了马,又一拍马屁股,马依旧向前飞奔。我一步跳下路边的积雪里,因为我知道,这条路两旁是两米多深的水沟,冬天已经结冰,又填满了厚厚积雪。我跳下去了,雪,将我的全身都淹没了,被我身体穿成的雪洞,有一尺方圆,也立刻被塌下去的碎雪弥满。
蒙胧的雪夜,他们很难发现我藏身的地方,况且,那匹黄马一直向进,他们误以为我还在马上,所以才紧追不舍。那匹黄马虽然老了,可是,它摆脱了我的羁绊,好像变得无所顾忌了,一路狂奔。后面的人疯一样的猛追。
追喊渐渐远去了,我在积雪下面双手扒着雪,像老鼠打洞一样,抓着枯草和柳树的枝条,钻出了雪瓮。离开了大路落荒而逃。
结果,那些人还是追上了老黄马,没见我人影,便将老黄马牵了回去。天快亮的时候,父亲一个人骑着老黄马回到了这片荒原。
从那天起,婆婆家几次来人接我回去,我都拒绝了,从此,我开始和父亲过上了冷战生活。

一轮红彤彤夕阳快要落山了,晚风又增添了几分凉意。方远打了一个寒颤:
“唉!真没想到,你还有这么一段经历。”
“还有一件事儿,我忘给你讲了,冯春阳大约三岁的时候,有一次我坐在炕沿上抱着他喂奶。公公站在屋中间啃又凉又硬的冻豆包,冯春阳看爷爷吃东西,就不专心吃奶,他一会儿看看爷爷,一会儿将头钻进我的棉袄里吮一口奶。可能是爷爷怕孙子吃不好奶,便凑过来吓唬孙子:
“快吃!你不吃,我吃了!”
公公说着,还将头探过我身边来,做出要吃的样子。弄得当时在场的好几个人哄然大笑。是啊,公公要吃儿媳妇的奶水,虽然他是无意的一句话,可是,这必竟是一个天大的笑料。从此,这件事儿便成了村里一个永恒的话题。那些男人见了能开玩笑的女人们就说:“你不吃,我吃了。”
这句话成了很多人的口头蝉,冯春阳也学着大人,有时见了人也说:你不吃,我吃了。那些专门搞恶作剧的人,发现冯春阳对这句话也感兴趣,看见他爷爷从村西头过来,就怂恿他:“春阳,我这有糖,你想吃吗?”他们看冯春阳摇着手要,便说:“一会儿,你爷爷到你身边,你说,爷爷,你不吃我吃,我这一大把糖都归你,好不好?”
“那,咱俩得拉钩。”冯春阳说。
“好吧!”
在他们拉完钩的时候,爷爷也走近了,这时,冯春阳就冲着爷爷大声地说:
“爷爷,你不吃,我吃。”
冯春阳说这句话,在场的人们都捧腹大笑,爷爷羞得满脸通红,匆匆忙忙地转过一条巷子,没影了。刚满五岁的冯春阳还不辩是非,别人笑弯腰的时候,他把自已表演挣来的一大把糖果嚼得嘎崩崩直响。




欢迎光临文学風家园
最新回复 (0)
    • 文学风原创文学网站 | 分享原创乐趣
      2
        立即登录 立即注册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