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片遥远的荒原(一)(梦芫)

梦芫 2018-7-23 958

600)makesmallpic(this,600,1800);' border="0" src="http://www_php168_com/ewebeditor/baidu/server/upload/uploadimages/96951371129785.jpg" width="600" height="400" /> 那片遥远的荒原一 文:梦芫 编:清风600)makesmallpic(this,600,1800);' border="0" src="http://www_php168_com/Tmp_updir/article/75/579_20140603190606_yvaqd.gif" width="400" height="60" /> 第01章 原 点 稻秧终于返青了,阡陌横斜,将一片碧玉似的秧田切割成一方方大大小小的碎块,一直铺向遥远的天际。六月的微风轻轻地拂过,稻秧的绿叶欣欣然地摇晃着,仿佛要去拥抱天边的几朵谈谈的白云。近处,三五成群的野鸭惊叫了一会儿,蓦地腾空而起,在天空盘旋了几圈,之后,又忽地凌空直下钻入稻田。在这风和日丽的午后,这些生灵和人们一样也在奋力地做自已的事情。此时,褚冰正蹲在田埂上。她赤着脚,用一双皴裂而又粗糙的手掌蘸着水,将一块泥巴拍打成一条泥堎子。泥堎子虽然只有杵在她身边的那把锹杆粗细,可是,它却挡住了稻田里一漾一漾的水。泥浆四处飞溅,她身上一套褪了色,已经发白的劳动服,也溅上了许多黄色的泥浆。方远本来站在离褚冰一米远的地方,见此情景,不禁向后退了几步。可是,他的目光依然凝固在她低垂的衣领与胸部的边缘。因为他发现,随着她的动作,衣服本来遮住的肌肤,时隐时现,细嫩而又白皙,和她经常裸露的皮肤那种黝黑和粗糙相比,让人简直不敢相信这是长在一个人身上的皮肤。他不禁卑鄙下流地往下想象,然后,心扑腾扑腾地跳。“褚冰,人们为什么都叫你冰郎花?”方远神飞思舞过后,终于开口了,他还在问这个已经不知问过多少次的问题。“呵呵。”褚冰呵呵一笑,顿了一下,又认真地告诉方远:“冰郎花是我的乳名。” 午后的阳光依然很灿烂,褚冰的额头浸满了细细的汗珠,她站起身,拾起身边的铁锹,抬起另一支胳膊,用宽大的衣袖拭了拭额头,望着天际长长地舒了口气。“唉!忙碌了三个多月,现在终于松口气了。”她的目光在田里游移了一会儿,说:“这才400多亩啊,从前,这里荒无人烟,因为到处都是沼泽,所以,垦荒的人们只好望‘泽’兴叹。这几年,流行一句顺口溜:来了黄棉袄,走了黑棉袄,留下破棉袄。意思是说,开始,来的都是穿黄棉袄的军人,后来是穿整洁黑棉袄的知青。军人老了,知青走了,现在留下的是穿什么棉袄的都有,还破破烂烂的。我小时候,曾幻想把眼睛能看到的土地全部都开垦起来,种很多很多麦子,多得吃不完也卖不掉,然后再生很多很多孩子,然后——”褚冰说到这里,止住了。然后呡着嘴问方远:“你猜,然后怎么样?”“知道!”方远笑咪咪地看了她一眼又继续说:“你把面粉烙成炕那么大的饼,热乎乎的,给孩子们铺着,盖着。”“哈——”听方远这么一说,褚冰笑得前仰后合,问:“你是怎么知道的?”“我姥姥讲过这个故事,她说,人间最早的时候下的雪就是面粉,下的雨就是油。人们不用耕种就有油乎乎的大饼吃。饼太多了,吃不完,就有人烙饼让孩子坐在屁股底下。有一天,一个神仙来到人间,扮成讨饭的,他到了一户人家讨饭,可是,这户人家不肯施舍。神仙说,把你们孩子屁股底下坐的那张饼给我也可以。这户人家依旧不肯,于是,神仙生气了,从此,天再也不下面粉和油了。”“哈——”方远简单地讲完这段故事,褚冰笑得更灿烂了:“我就喜欢你这聪明劲。”其实,方远内心也非常清楚,这并不是他的聪明,他首先也申明了这明明是姥姥讲过的故事,而褚冰这样说,只不过是给她极力强调他聪明找一个牵强的借口。方远是连队聘来的技术员,褚冰是他的重点帮扶对象,专门做水稻栽培技术指导。仅仅三个多月的时间,褚冰不知为什么渐渐地爱上了他。方远对此也心知肚明,可是,他是个有妻室的人,独生女儿方洁,今年已经22岁了,正在哈尔滨读师范大学。方远和妻子之间虽称不上和睦,但也没太大摩擦,就算有一天他们夫妻关系土崩瓦解了,在方远婚姻的集合里,和褚冰永远也找不到交集。因为,方远喜欢知识型的、淑女型的,既会生活,又会浪漫的女人。对于褚冰这种除了劳动,吃完即睡的女人,他一点感觉都没有。况且,方远一直网恋着他的网友。他们虽然从没互相吐露过爱慕之情,可是,他们聊天的时候,已经不自觉地在倾诉。只是,方远不知道她叫褚俞,她发给方远的照片,也是她在网上找出来的靓照。她甚至说自已是公司的一个中层主管。后来,他们渐渐地建立了一种深厚的友谊,她又不好改口了。方远曾答应过她,十年,给她写100篇情真意切的散文。有一天,方远将第20篇文字发在QQ对话框里,晚上,她打开QQ,看见了这篇散文。她告诉方远,她很喜欢这些文字。然后,她在电话里,读给方远听。她读了一篇又一篇,直至读得喉干嗓哑,她依旧再读——《描述设想》精彩的瞬间,已然在记忆里装满。瑰丽的永恒,正在时光中漫延。不要说我们的内心空空荡荡,更不要说,虚拟的世界满是荒唐。因为我们一直在拥有一个个活生生的日日夜夜,彼此倾听真诚的诉说,万语千言,缠缠绵绵。无法想象,一个不经意的设想,竟会如此心照不喧。我们用真与诚撰写的那部书,已经没人能够读懂,连自己都说不清,是轮回的一种巧合,还是三生的机缘。你十年的宏图,是不是太久太远,真想现在就为你植一片竹林,让它们从今天滋长到明天,从今生蓬勃到来世。然后,为你置一架瑶琴于竹林的青翠间。假山石径幽幽处,你正襟而坐,我执笔挥毫——画出你多情的眸子。画出你衣带逸逸,美发飘飘。画出你似飞天一样的婀娜与洒脱,画出你如古代淑女一样的温婉和韵致。再画出你柔润的十指,腾腾而舞,铿锵的弦,铮铮而鸣。之后,我会默默地、静静地看着你,听你弹奏一曲高山流水音。我会揽晨风入怀,从想象中,走向伊甸园,我会沿百灵声声,穿越林间,抵达春天,我会摘下几片竹叶,让它们在你的身边轻轻、轻轻地飘落,我会将天地间最睿智的灵感撒满你的生活。然后,让快乐迸发出无限的欣喜,让多情广袤出无际的浪漫。我会将人生的一场爱意,柔成一句甜蜜,藏在竹林的枝繁叶茂间,和你身边的小溪一起潺潺。不知,我们浪漫透顶的情愫,究竟能招展几度春色?更不知,我们天真到极点的幻想,到底会有多少日丽、艳阳天。岁月悠悠,芳梦渐远,我们的设想是永恒,还是匆匆的瞬间? 这篇文字铿锵悦耳、飘逸生花、缠缠绵绵。她朗读得更是深情款款,甜润动听,仿佛一弯清清水,流过干涸地沙丘,沙丘又变成了绿洲,然后,鸟语花香。方远又一次被自已的文字打动了,他辗转难寐,在失眠的痛苦中提炼着余韵余香。 春节过后,方远告诉他这个网友,说,他要去建三江前进镇的某个连队做技术员。妻子重病在身,生活不能自理,想找个保姆。这时她才后悔,自已当初没对方远说实话。她很想去当这个保姆,一方面挣点钱,另外,也能和自已多年心仪的网友相见。她想来想去,只好又撒个谎对方远说:“我有个表姐褚俞想做保姆,让她去吧。”方远不想违了网友的意愿,他答应了她。于是,他这个叫褚俞的网友,便从哈尔滨赶到佳木斯,做了方远家的保姆。他们见了面,她总是心神不宁,方远时不时向她问起网友的一些近况,她都对答如流。方远还有所发现地对褚俞说:“你说话的声音太像你表妹了。”褚俞点点头说:“是的,都这么说。”褚俞暗想:这就是网络带给人们的悲哀,日思夜念的网友已经近在咫尺,可他还在承受着相思之苦。见方远很折磨的样子,褚俞想告诉方远,她就是方远日思夜念的网友。可她又一想:既然已经隐瞒了这么多,就瞒下去吧。如果现在突然说出真相,方远会是个什么样子?她心里没底。 600)makesmallpic(this,600,1800);' border="0" src="http://www_php168_com/Tmp_updir/article/75/579_20140603190606_yvaqd.gif" width="400" height="60" />600)makesmallpic(this,600,1800);' border="0" src="http://www_php168_com/ewebeditor/baidu/server/upload/uploadimages/61201371129763.jpg" width="600" height="400" /> 文学风网站欢迎您
最新回复 (0)
    • 文学风原创文学网站 | 分享原创乐趣
      2
        立即登录 立即注册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