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会望穿双目,在来生等你 (注一)(郝秀琴)

郝秀琴 2016-8-27 1516













我会望穿双目,在来生等你 (注一)

作者:郝秀琴 编辑:文风乐乐

——读田勇长篇小说《雪山》

郝秀琴原创

天瑞,(注二) 在这个炎热的夏日,收到了你寄来的《雪山》。“如果那纯净的酥油/点燃不了你的一丝柔情/请你用洁白的哈达将我和雪山/连在一起/我将剪断呼吸/吻你,在前世里。” 写在封面上的这首诗,如雪山顶上那朵盛开的雪莲,吸引了我的视线,勾起了我久未读书的欲望。于是,在这个鲜花争艳的季节,我的灵感变作一只快乐的鸽子,飞翔在开满格桑花的天路。窗外,天空碧蓝如洗,白云如雪如絮。多么美丽迷人的七月天啊,静守在这样一个日子里,细读《雪山》,逐字逐句吟诵品味,我的目光似乎触摸到那座充满柔情的千年雪山,触摸到一颗不远万里向着天路一步三叩的朝圣之心,触摸到那片通往天国的净土。“如果/那整世的泪水/停伫不了你远行的足音/请你将我和纯洁的酥油融在一起/我会望穿双目/在来生等你。”,此刻,雪山深处的你,也许正凝神静坐,也许正挥笔抒怀、吟诗作画,也许正在喝一杯酥油茶,做一个下午的酥油灯,回忆那曾经走过的坎坷漂泊路,数算着指缝里流逝的世界。

读《雪山》,我的心一直是这样被痛痛地揪着,噙不住的泪水溢满眼眶。广东——这座城市,曾经是你我打工漂泊的地方,也曾经是塑造了我们心身,让我们重新活了一回的城市。在那里,我们也目睹了一个个被扭曲的人性和肮脏的灵魂。那里,给了我们太多太深不能忘却的东西,值得今生今世去追忆。源于共同的心路历程,源于曾经都经历过曲折多舛的命运,《雪山》自然引起了我心灵的共鸣,以致在读到伤感处,不由双手掩面,不能自拔。

天瑞,《雪山》不仅仅是写你自己的经历,而是写了无数打工者的心酸和悲苦,是一部底层人在大都市打工、拼搏、挣扎的血泪史。读着,心痛着、泪流着,感慨着、悲伤着,庆幸书中的你,现实中的我们,终于都从那艰难与困顿中走了出来,看见了生命中的天路。看见了那片湛蓝高远的天空,看见了那座纯洁柔美的安放灵魂的雪山,踏上了人类最后一片净土。

天瑞,你是那么的爱修兰,爱自己的女儿,你和妻子分开的那一刻,吻着她那滚滚下落的泪水,离开了生养你的村庄,哪知道,这一走,却是一条不归路。从此,漂泊不定的打工生涯铸就了你苦难的人生。还好,一路陪伴你的还有修兰、雪茹、惠君、小莉、小可这些普通的女人。我想,无论谁读《雪山》都会被她们的善良和真诚感动。人的生命中不能没有爱,爱的至深至纯,才值得一生一世去追忆。修兰一边是爱情一边是亲情,她爱丈夫也爱母亲,两边都放不下,在无奈选择的时候,喝药死去。修兰的死,让你心伤魂碎,如你说:“那一座梦中的坟头,早已经荒草萎萎,我依旧在漂泊的路上一个人独行。想想这一路的艰辛,片片撕落在他乡的体,被自己一次又一次轻轻捡拾,再重新拼接。”这是多么悲烈的重生啊,你不是多次在问自己:骨头可以拼接,那破碎不堪的心呢?你的拷问,呐喊,也正是无数底层人无助心灵的痛苦呻吟。是啊,从乡村到城市,哪一个漂泊者不都是经历了这样从肉体到灵魂的剥离,犹如一棵树,活生生地忍受着被嫁接、剪枝的疼痛。心在流血,骨在拼接,身体被蹂躏践踏,吃不了苦中苦受不了人间罪就自生自灭 。

全书从表象看是一个自传体小说,写了一个打工者的漂泊过程,但实质却是抒写了对信仰的追溯,写了一些琐事,看似凌乱,其实有一条很坚实的主根,这根就是你心中要寻求的那种坚定的信仰,那种对生活的热爱,对真爱的追求。爱,是《雪山》的灵魂和主体。你爱修兰,爱雪茹,爱小可,但修兰走了,雪茹走了,爱一场,伤一场。生是一场,死是一场。最后,在死与生的夹缝中,你终于找到了真正的爱——雪山。也只有雪山与你不离不弃,你投入她的怀抱。其实,雪山,只是你心中的一种意象,一种圣洁的灵魂居住的地方,一种安静的远离红尘的桃花源。人生就是一次艰辛的跋涉,风霜雪雨,冷月寒星,想抵达雪山,抵达圣神的灵光宝殿,对于一个跋涉者来说,是肉体和精神的残酷考验;是对生死轮回的深刻理解;是对险恶人世的宽容,还有对生命的感动。天瑞,你终于走完了世间这条艰辛的路,看到了那片圣洁之地。藏地向你招手,雪山向你微笑。面对雪山,你如母亲一样去爱戴,去敬仰,把她当作心底的神。宁静的、安详的、不为俗世所动、所惑的神。何尝不是这样啊,“那和你白首的,除了冬天的雪,就是这生生不息,又无处不在的爱啊。”如果没有爱,没有诗,没有雪山,就没有天瑞,是这样吗?也许,你天生就是一个诗人、画家,生命基因中潜藏的天赋才华,取之不竭,无论在怎样恶劣的环境中,都不能放弃你的最爱,无论怎样流泪,总还有歌声相伴。你把诗写在墙壁上,你为自己营造了一个充满诗意的空间。一首首诗宛如一条串珠的彩线,你捡拾那满地银珠,在血泪里浸泡,在时光里打磨,直到那一颗颗银珠在你那温热的掌心里闪闪发亮。打工、漂泊、生存……一路艰辛,一路悲苦,一路流血,一路挣扎……《雪山》,不是用文字写出来的,而是用你的泪、你的血、你执着的信念将一座信仰的丰碑树立在读者面前。

天瑞,你说,没有经历过死亡的人就不能评价这部书。我说,没有经历过磨难的人,也不会理解这部书。书和读书人原本是有缘分的,缘缘相逢,才能缘缘相知,这样,书的生命力才是永恒。我不能忘却书中几次出现的银狐,那一重冷傲,一世苍凉,一声幽怨无助的哀叫……注定银狐和你,你和银狐,今生的归宿在雪山。注定你的心身将放在岁月的铁砧上,被锉刀锉了又锉。雪山、银狐、格桑花、酥油灯……这些意象,为你那悲苦的心打开一个复活的缺口。于是,你的生命终于“被一盏酥油灯点燃,被转动的经筒摇醒。”曾经的伤痛,曾经的爱恨情仇,在纯洁圣神的雪山面前又是多么的微不足道啊。

读《雪山》想人生,在苦难的路上,你是真正的勇者,在屡次失败面前,你是不屈不饶的硬汉子,是打不倒压不垮的血性男儿。在这样一个安静的午后,我收起那颗浮躁的心,安放在《雪山》面前,还有什么不能割舍的烟雨红尘?不能摒弃的俗世之念?“活着的必将活着,不曾苦叹,不曾唉绝。哪怕随风破碎,也要拥有强者的尊容;那么倒下的亦即是轰然。”这是写在《雪山》后记里作者田勇的话,也是《雪山》给予我的一种圣地精神。这种精神将会陪伴我从世间走过,前面,天路不遥远,“我会望穿双目,在来生等你。”

注1:此句诗来自田勇《玛吉阿米》
注2:《雪山》主人公——我。

【郝秀琴】女,笔名琴子,网名止水孤鱼,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南国漂泊派女作家,以《南国漂泊三部曲》饮誉文坛。
2012年毕业于内蒙古大学新闻传播学院2009级文学研究班。现居住北京。

文学风网站欢迎你



最新回复 (2)
  • 文风乐乐 2014-12-2
    0 1
    全文语言生动准确,情节精彩曲折,仿佛将读者带进了现实的情感之中,. 全文通俗易懂,趣味性强. 开头与结尾时的诗化语言,充满想象与韵律之美,令人愿读,爱读,不忍释手. 好文,推荐共赏
  • 云想衣裳 2014-12-4
    0 2
    好美啊!
    • 文学风原创文学网站 | 分享原创乐趣
      4
        立即登录 立即注册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