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端的女人(郝秀琴)

郝秀琴 2016-8-25 842


云端的女人


文章:郝秀琴\\编辑:叶的奉献










——琴子与女作家高丽君的心灵会晤
当季节脱去了华丽的霓裳,换上了棕黄色外衣的时候,北京的街头,穿着长筒袜的姑娘,依然用超短裙裹着臀部,走过秋天的长廊。不能行走的我躺在床上,听窗外蝉的鸣叫,看掠过晴空的鸽子。风吹叶落,免不了心生几分悲凉。幸喜在这个阳光懒散的午后,突然接到了你的书,于是那隐疼的寂寞不在困扰我,安静地阅读你的文字,思绪在漂浮,飞向了你,飞向你给我预备的这个美好去处——云端之上。
手指慢慢地从紫色的封面上滑过。浅浅的紫色的云朵,映衬着《在低处在云端》这几个黑色的凸油字,精致淡雅,漂亮大气,捧着顿觉墨香袭怀。倏忽间,我的思绪情不自禁地跟着你的文字飞翔在最好的时光里。与你一起分享文学给予的欢悦和快乐。静静地躺在阳光里,慢慢地读着,浓郁的书卷气让我的心,舒展、坦荡、平静,温暖地熨帖我的灵魂。写下点滴只言片语,只是怕日后我不能再清晰地记住你描绘的精彩细节,记住这最美好的时光。你说:最好的时光还有青春的影子;最好的时光是雪天在被窝里读书;最好的时光是寻觅的过程,最好的时光应该在路上,最好的时光还应该有一段独自旅行的经历……《一路断想,唯有时光》。
读书想你,还记得我们在垣曲的相聚吗?你说垣曲笔会最开心的是我们终于见面了。于是,人还没有到,就提前和会议主办人预约了房号,一定要住到一起。
那天,当我们在运城汽车站会面的时候,我被突然出现在眼前的你,惊得嘴都变成O型,我怎么也不能把你和大西北的女人牵扯在一起,你分明是一个南方美女的形象,小巧玲珑,文雅柔美,圆圆的娃娃脸,长长的乌发,齐眉的刘海,但你是实实在在生长在大西北的女人,出生在宁夏固原。天生丽质的女人啊,大西北的风吹不走你的妩媚,大西北的太阳也偷不走你的娇美。女人如花,这样形容你再恰当不过。在候车室,我们亲昵地拥抱,然后,如久别重逢的姊妹手拉手走进站台,一起踏上去垣曲的汽车。
你说自己只是一个喜欢在文字里游走的女人,我喜欢你,更喜欢你的文字。于是,笔会几日,我们一路相伴,一路倾诉。我送你一个雅号——小甜妹。垣曲分手,我们难舍难离。如今见书如面。我始终在琢磨着这个书名,低处,云端,寓意是多么的妙不可言。高尔基说过:“每一本书都是一个用黑字印在白纸上的灵魂,只要我的眼睛、我的理智接触了它,它就活起来了。”此时,我是在和一个活着的灵魂对唔。云端的女子啊,你冰清玉洁,高雅端庄,你的文字又是如此地温柔、凄美、圣神,读着让人消魂、心颤、流泪、叹息、不忍掩卷。是你给文字注入了灵魂,让它们有了生命有了色彩有了意境。
你写爱情,你把爱情写的是那么真实美妙,写李银河与王小波的爱,写雪小禅的爱,写杜拉斯的爱,写史铁生与陈希米的爱……人间真爱“像闪烁于岁月深处的璀璨钻石,不蒙尘埃。”读到这里,谁能不为这样的爱情心动?这样的爱情宛如云端的霓虹,虽然低处云端有距离,有着让人可望不可即的遥远,但你笔下的爱却是真实的,把情书写在五线谱上,爱你就像爱生命的王小波,在红尘中谱写的诗意般的爱情是真实的;“宁可让你不理解,宁可难懂也要保持美”杜拉斯和雅恩的爱是真实的;红尘依依,情缘真爱,在你的笔下是一朵朵娇艳的鲜花,开在低处,开在人间。你说:“灵魂在云端,爱却在低处。” 这是你全书表述的一种情愫,一种意境。
你写女人,你说:“是女人,就要读一读她,你要看一个女人,是如何地保持高贵、信念、尊严和优雅的。”那么,你笔下的女人,如你所说:“她作为一个美好的对象,像一枚书签,悄悄地夹在了我阅读的书籍中。”《让我把灵魂靠在你的背上》,即使过去多少年,老外婆的善良娴熟,杨绛的优雅博学,阿赫玛托娃的高贵和尊严,英国女作家伍尔芙的雍容举止,都不能从我的记忆中抹掉。你真切地告诉我:“一个拥有丰富灵魂的女人,无论身处何方何境,都可以安之若素。”那是一个多么高贵的灵魂啊,把灵魂靠在这样一个灵魂的背上,是一种美妙的向往和追求。你文字如水,笔下的女人是花中之花,不仅美丽,而且睿智,不仅高贵而且优雅。那么,读这样的文章,怎能不是一种精神的陶冶和享受。
读你《站在锅边的杂七杂八》,我的思绪从墨香郁郁的字里行间穿过,仿佛闻到了你煲粥的米香,那酸辣土豆丝的呛鼻味道,在一米厨房缭绕。一碗粥,一锅麻辣烫,一袋米面,是最贴近人生存的基本物质元素,你却把这些提炼沉淀为一种对人生的思考,将浓浓的亲情浓缩其中,那一勺,一碗、一辈子的米面夫妻,在锅碗瓢盆中演绎着平平淡淡,波澜不惊的生活。“平淡才是恒久。”读着想着品味着,锅边的杂七杂八,何尝不是一组低处生活的美妙交响曲,你弹奏的有声有色,炒作的有滋有味。使弥漫着油烟味儿的厨房满了诗意,满了情趣,满了对真实生活的感慨和感动。看得出,你是一个真正懂生活的女人,如你说:“女人可以不写诗,但要生活的诗意满地;可以没有爱人,但是一定要爱自己,可以不漂亮,但是一定要有味道。”
“让生命独舞成清韵雅致的一树梅开,纵使曲终人散,繁华落尽,仍是满地圣洁的芳香。”看到这里,我实在有点不忍猝读,我不能自禁,不能抑制涌入眼眶的泪水……还记得那个垣曲之夜吗?旋转木马带着我们飞翔。云端,星空明净,月儿,娇媚含情;低处,红尘人间,车水马龙,真是天上人间两重天,世俗空灵两境界。你说,“灵魂是用思想种植的太阳,”我说,“月亮是灵魂喜欢的天然宝镜。”在静怡温柔的星空下,我们听见了灵魂的低语。我们飞了一回又一回,飞过云端,飞过那灵魂栖息的地方,飞过红尘人间,我们像小孩子一样快乐着,笑着,倾诉着……
时过境迁,物是人非,但我始终不能忘记夜风下长发飘飘的你,不能忘记我们在一起无设防的长谈。如今,我揪一缕阳光,枕一弯明月,读你的书,何尝不是那次长谈的延续, 慢慢咀嚼,静静感受,突然悟到,原来,我们的灵魂殿堂永远在云端,在红尘暂时的寄居,这是每个人入世的必然法则。无若有,有若无,花非花,雾非雾,尘归尘,土归土。无论在云端还是低处,无论入世还是出世,这是一门 深奥的禅学,也是人生的轨迹,入世的欢乐和喜悦,出世的沉静和质朴,感悟、感慨、感性,你写的坦然、轻松、宛如弹奏一曲让人赏心悦目的小夜曲。《在低处在云端》是阳春白雪的咏叹调,是一罇回味无穷的红酒,一杯清爽馥郁的香茗,是意境优美的组诗。尘埃落定在低处,洗尽铅华呈素姿,低处云端,是灵与肉,是入世和出世,是现实和梦想,是精神和物质,无论在红尘还是在云端,你仍然一如既往实实在在地生活,在平淡的日子中栽培诗意的花朵,在三尺讲台前,你为人师表,是莘莘学子仰慕的教师;在文坛,你华章篇篇,是才情横溢、慧质兰心的女作家;“你把自己的纯朴善良,平静真实,诗意诗性,语无反顾地给了最爱的文字。” 在家庭,你温柔娴淑,超越平庸,是一个好妻子,好母亲。你是一个幸福的女人,有一个幸福的家,一个爱你的老公,一个可爱的女儿。你追求生活品味,但不低眉。你喜欢小资情调,但绝对高雅唯美。文章中,偶然也会有一点点悲凉或者无奈的宣泄,那只是感叹人生的苦短,和日子的重复。在这些渐渐老去的岁月里,烦恼也会常常困扰你,但不妨碍你做一个快乐的女人,用快乐的文字来构建快乐的人生。那么,阅读你的书,自然会有一种快乐之情悄然袭怀。
你读书,写作,以安静的姿态向文学的高度靠近。你红颜不老、童心永驻,用心灵的文字搭建你通往云端的天梯。 “我愿站在高处,因为那里能听到上帝的声音。”托尔斯泰的这句名言,愿你我共勉。让我们一起驾驭那朵紫色的云,快乐地飞翔,在云端在低处 !
【郝秀琴】女,笔名琴子,网名止水孤鱼,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南国漂泊派女作家,以《南国漂泊三部曲》饮誉文坛。
2012年毕业于内蒙古大学新闻传播学院2009级文学研究班。现居住北京。




欢迎光临 文学風网站
最新回复 (2)
  • 文风乐乐 2014-12-2
    0 1
    这篇文章充满了激情,从字里行间能体会到作者对女作家高丽君的喜爱之情.全文层次清晰,语句流畅. 事例叙述生动,具体,趣味性强,一脉相承.最后,作者用寥寥数语,表现出了自已对女作家高丽君的情感,令人感动.
  • 云想衣裳 2014-12-4
    0 2
    最近在网上看到一篇中国才子才女评选,你们都可以去参加!
    • 文学风原创文学网站 | 分享原创乐趣
      4
        立即登录 立即注册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