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南客家女(郝秀琴)

郝秀琴 2016-7-17 920
















龙南客家女

作者:郝秀琴 编辑:文风乐乐



龙南,在我的脑海里是个陌生的小镇,从北京启程的时候,上网查了车次,但没有直接去那里的车。于是,只好买了到赣州的车票。火车拉着我向南狂奔,到达赣州的时候,已是第二天中午。
走出车站,我有点不知所措,阳光懒散地隐匿在云层里,天空不太明朗,我无法辨明方向。按照肖大庆告诉我的行走路线,应该去汽车站乘高速快客,但一打听,汽车站距离这里还有几站地的路程,犹豫不决的我站在路口不知道该怎样走。一位卖熟玉米棒的女人告诉我有去龙南的火车。于是,我提着包厢又返回售票口。买了票,在候车室等候,检票口,乘客无次序地拥来挤去,扇铁栅栏门一打开,人流摩肩接踵蜂拥般向站台走去。
好不容易挤上去,没有座位,在洗脸池旁边找了一个立脚的地方。这是一辆小火车,仅有五节车厢,车内的设施很差,一股难闻的味道从厕所里飘出来,弥漫在车厢内。果皮、废纸随处可见,车票也便宜,到龙南才九块钱,沿路列车员不报站,走到哪里了,也不知道。这样便宜的火车还能挑剔什么。花九元钱没有道理让人家给你提供优质的服务。沿途小站走走停停,中途不知是什么站,下车许多人。我挪动着僵直的双腿,终于在车厢内找到一个座位,身边一位女子问我到哪里,我说龙南。她笑笑告诉我也在龙南下车,听说她是龙南人,自然问起一些龙南的事,她也问我去龙南干什么,我说开会。从北京到龙南开会?她瞪着一双好奇的眼睛望着我:“你是第一次来了?”我点点头。
黄昏时分才到站,这是一个温柔的夜晚,灯光中,隐隐绰绰的建筑物,朦朦胧胧的树丛花影,清清爽爽的晚风,好一个令人神往的小城。车站的风格也很别致,高高的站房拔地而起,旅客出站后,要走很长一段陡峭的台阶,才能看到一辆辆出租车和一条长长的马路。苍茫夜色,下车的旅客寥寥无几,这位客家女给我拎着皮箱,我两结伴走出车站,出租车司机迎过来问我打车吗?我摇摇头,客家女说,车站距离酒店很远啊,不打车怎样过去,我给你和他讲价,不会多要钱的。我说不是价格的问题,而是我不敢坐。多年出门在外,无论走到哪坐城市,我很少打出租的,尤其是晚上,更不敢随便乘车,一是因为自己方向感不强,担心司机为挣几块车费而拉着我绕大圈,再者,生怕上了黑车,遇到图谋不轨的司机,后果就不堪设想。由于自己的小心翼翼,出门多年,闪失很少。她看出我的担忧,很爽快地说,我送你过去吧,不等我推迟,她就用客家话和司机讲起了价,原来,火车站距离县城很远,汽车走了很久,我虽然不知道车子向哪里走去,但我心里却很踏实。
她一直送我到迎宾楼,没有留下姓名,但那双纯朴的眼睛却深深定格在我的记忆深处,下车了,我紧紧握着她那双纤细的手,想说几句感谢的话,但她说,你从北京来我们龙南,不容易啊,龙南人好客,热情朴实,善良的形象让我久久难忘。
第二天开笔会的时候,我和文友们讲了这个路遇的客家女,这是我在龙南路遇的一件小事,也许,这件事只是我旅程中的看到的一束小花,但这朵花儿却在我心中长久地开放,就像那满山香气馥郁的山茶花。我会珍藏在我的文字中,我会牢牢地记住她的名字——龙南客家女!



【郝秀琴】女,笔名琴子,网名止水孤鱼,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南国漂泊派女作家,以《南国漂泊三部曲》饮誉文坛。
2012年毕业于内蒙古大学新闻传播学院2009级文学研究班。现居住北京。

文学风网站欢迎你




http://www.wyflash.com/swf/2008-5-5/22428999.swf
最新回复 (1)
  • 文风乐乐 2014-11-20
    0 1
    欣赏郝老师的文笔,祝你写作愉快!
    • 文学风原创文学网站 | 分享原创乐趣
      3
        立即登录 立即注册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