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却的回忆(一)深山逃难(4)(何缘)

何缘 2007-8-27 1994

















800){makesmallpic(this,500,700);}" border=0>

忘却的回忆
(一)
深山逃难
(4)
文/何缘
screen.width-333)this.width=screen.width-333">
我爹是农会主席,李区长常在我家出入。今天如果不开口,我几乎认不出了。只见他浑身上下都是泥巴,头发缝里都不例外。衣服烂成布条,幸亏有皮带扎着。瞪着发红的眼睛, 不断挥舞着手枪。
我朝李区长对面一看,果真是我爹。两天不见,仿佛老了十岁,也是一身泥巴。爬满了补丁的衣服烂得不成样子。胸脯几乎全露在外面,裤子只剩上半节。穿着一只草鞋,提着步枪。另一只脚踏在台阶上, 脚趾还在出血。样子十分疲惫。只见我爹为难地说;“李区长, 咯一下到哪里去找现成的木头?”李区长反问道:“那你说怎么办?” 我爹想了一下, 指着我家的房子, 对李区长说:“冒有别的法子,把撑房子的木头拆了。”原来我家的房子破旧不堪, 快要倒了,用四根大木头撑着。李区长说:“好!拆!倒了修新的。”我爹刚一动身,就自动跟来十多个人帮忙。也有人到村子中找木头去了。
家里在拆木头, 不能进去。我把被子放在田埂上,试探着走上公路。只见汽车两边的路上,每隔不远就站了一个哨兵。端着枪,样子很疲乏。勉强睁大布满血丝的眼睛, 警惕地望着四周。他们的外表和李区长差不多,只是都很年轻,有的好像个大孩子。 哨兵见我走近,只看了我一眼,没有做声。我胆子大了些,顺着公路往前走。一辆车接一辆车地看。乖乖!这车比我看到的木炭车强多了。草绿色的车头光溜溜的,后面二排大大的轮子。真威风! 车子都盖着帆布。不知道车上装着什么东西。只有一辆车没盖帆布,上面坐满了人。一个个跟哨兵差不多,抱着枪,闭着眼睛,靠在车厢边,一声不吭。偶尔从车厢中传出轻轻的呻吟,大概还有人躺着。 这车队望不到头,都差不多。我不想再走下去,就回到桥头边,看着他们修桥。这时,从第三辆车的驾驶室跳下一个兵。脚刚一沾地,就咧了咧嘴。然后伸了伸懒腰,吸了一口气。 这个兵单薄的身材。一只裤脚卷在膝盖上,另一只拖到了脚背。卷起裤脚的小腿上裹着纱布,上面还渗着血。大概坐久了,下来透透气。论年龄,和堂哥差不多,十七、八岁的样子。
screen.width-333)this.width=screen.width-333" border=0>
请欣赏歌曲《在银色的月光下》


http://www.flasherclub.com/upfile/flashzp/1324072004626225715/1324072004626225715.swf
编辑:清风
最新回复 (2)
  • 清风 2007-8-28
    0 1
    呵呵,请点击右边的月亮欣赏笛子独奏歌曲《在银色的月光下》,欢迎光临,谢谢欣赏!
  • 云想衣裳 2009-9-10
    0 2
    我来过,呵呵呵,留痕.....
    • 文学风原创文学网站 | 分享原创乐趣
      4
        立即登录 立即注册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