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激情与想象的天空(一啸长歌)

一啸长歌 2014-12-12 2309




















诗,激情与想象的天空

——倾城诗集序

作者:一啸长歌 编辑:文风乐乐



前几天,网友小弟弟倾城给我发来一条信息,他要出诗集,想让我给他写个序言。收到信息,我心里有些激动,也有些沉重。激动是因为他年纪轻轻就出诗集;沉重的是,本人非名家学者,却让我这个门外汉来写序言,恐难担此大任。无奈他一再要求,只好就本人有限的学养谈点读诗的感想,和对他诗作的一点粗浅认识,聊以为序。
张建军,笔名倾城,男,汉族,中共党员,1990年7月出生在甘肃省平凉市崆峒区,2005年11月辍学应征入伍,于2007年年底复原,之后在北京,苏州等地工厂打工,因钟情文字,热爱文学,于2011年10月开始笔耕诗歌,并在烟雨红尘,好心情,江山等文学网站发表作品二百余篇,曾担任江山文学网与烟雨红尘文学网站编辑,部分作品散见《中国诗词》《月亮诗刊》《辽河文学》《甘肃青年诗刊》《周口晚报》《平凉日报》《花溪》《青年诗人》《花城》《天马诗刊》《啄木鸟》《九月诗刊》《红豆》《橄榄叶》等民刊小报,现为中国作家交流协会会员,甘肃青年诗社成员。
诗是激情与想象的产物,没有想象就没有诗,激情更是诗的催生介质。所以很多著名诗人的成名作,大多是年轻时期的作品。诗不同于小说,小说那是要有人生认知的积累,岁月的沉淀,所以小说家的成名作大多是壮年以后。因此,我们不必介怀一个诗人的年龄,主要是看他的作品所揭示或者说渲泻的情感是否有一个良好的审美,能打动读者,感染读者,引起共鸣。
《乡外的天空》
……
看着异地的天、想着家乡的人
思绪渐离渐远
……

此诗中,有了诗作者离家后外去打工的感慨。物离乡越贵,人离乡越累。人不离家,不能成熟,不能感觉家中那份温馨的珍贵,离家的男人易成熟。
《我们都是打工族》
嘴里的早餐来不及下咽
流水线启动的声音已经传来
微薄的底薪、忘我的做做迎来一口饭、换的一家暖咱只是个打工的远方、爹娘抱着孙子天天看着日历这里、两口忙碌间隙抬头看着明月“女儿现在长什么样了”眼角泪花闪烁、久久也没滑落“应该和你一样、乖巧可爱”感激与怜惜的目光迎风而绕“现在应该会叫爸爸、妈妈了”一丝喜悦闪过、花香传来“应该只会叫奶奶、爷爷”声音有点颤抖、眼前浮现女儿模样“呵呵、一笑满街凄凉”“呵呵、一笑暗自悲伤”打工是为了什么?“微薄的底薪、忘我的做做/换的一家暖、迎来一口饭/咱只是个打工的”。生活的无奈,让人背井离乡。打工再累,想起家中的老父母、活泼的小孩子,虽然要忍受很多的艰辛和屈辱,却只能以思念来减轻肉体的辛劳。此诗语言朴实,场景如画,情感真实纯朴,写出了打工在外的生活感想,读来让人心酸。深入生活,提炼情感,给人一种凄美的质感。

《环卫工》
凌晨三四点有时、秋雨绵绵有时、冬雪纷飞好似跨过了一个世纪、久远深入洪荒
中午时分有时、酷热浸身有时、备受嘲讽但依然坚持着自己的职责无论风雨在与世态自然斗争岁月划过、苍老入梦
夕阳西下有时、饥肠饿肚有时、一身酸痛定眼望着夕阳西下美丽的黄昏深眸看尽人世炎凉想着家中妻儿人们都在谈笑间享尽黄昏悠悠漫步、街里歌舞一曲祥和而你却还在拉着车、扫着道儿脚下欲将地底戳穿、头顶一片黑天。此诗,颇有惠特曼《黑夜里在海滩上》之风,写出了环卫工的辛苦以及与辛苦不成正比的社会待遇。作者将笔触伸到了下层的劳动者身上,力图唤醒那些漠视的眼睛,环卫工应该是值得我们尊重的劳动者。环卫工也是人,也应享受做人的尊严。环卫工遭遇冷眼,是一个时代价值取向的错误,是一个时代的悲哀。笔触民众,远胜那些吟花弄月的无病呻吟。作为一个有志写好诗的人,就要关心社会、关注民生,总不能仅仅停留在个人的愤懑。
忆战友(组诗)
《中国军魂》……时间带不走曾经的记忆岁月难掩西垂界碑的沧桑……洒在中印边界的热血永远不曾凝固风中还带着未曾散去的硝烟空气里弥漫着刺鼻的血腥味巍峨的雪山、奔腾的象泉河见证着属于那一个时代的战绩
荒凉的雪域高原何时才能磨灭寂莫的烈焰蓝天下、血染的国旗告诉世界、这里的人不曾离去
六月、雪花飞舞的季节军马、仰天长啸……这里荒无人烟、全世界与它无关四季如冬、没有一点绿色《山尖尖上的前哨班》
……绕山盘旋的羊肠小道马蹄印向远方伸展时不时有石头被风吹落低头、悬崖、粉身碎骨抬头、峭壁、石如刀削寒冬石头再硬、哪比使命坚韧三九高原再冷、哪如热血沸腾
巡逻所用时间不长、十八小时胯下军马、手中钢枪、头顶国徽意志已将一切变得虚无缥缈
秃鹫在高空已经投入战斗异国雄鹰、负伤含泪而回
…… 男儿不当兵,不知磨砺的滋味。军旅生涯,让作者的诗有了铁马金戈的剑胆之气。不到边界,不知国之神圣,界之庄严。风霜刀剑之磨砺,才铸就男人钢铁般的毅志。这正是男人成熟的标志。此诗,物象险劲,意境苍古,颇具边塞诗的风韵。
《我们的家》蓝天下的雪山更显霸气、雄伟一群秃鹫又在群攻那只骚狐狸丰盛的晚餐、莫过如此……房间里清一色的迷彩绿这是唯一的绿色里面有某种温度也可以说是某种向往……化作一股暴戾之气怒吼连连……我们只是一把利剑一把为捍卫和平而铸的利剑…… 此诗颇有豪迈之气,写出了军人的魂。让人一看顿生一种塞客衣单,杀气雄边的气概。
《连队的夜》夜、静的可怕寒风夹杂着雪花无情的吹打着门口的界碑看不清路在何方、你在那里“为人民服务”悄悄躺在碑上……黎明尚未到来
警报器无情的叫嚣着速度是取胜的关键……这个夜充满惊心动魄一切都不是谁想看到的寒风停了、黎明近了远处笔直站着两个人风雪如刀他们的表情没变、姿势没变肩挑重担他们的腰杆没弯、脚步没移我们一起抗击、一起承受只因一声“战友、生死与共”
“为人民服务”早就因为某些好做表面文章的行政官员用红木雕刻于厅堂,而成为讽刺的意义。在诗人的笔下,那是用血和肉捍卫祖国的实际行动。这样形成了强烈的对比。读来令人振憾。
《绿色思念》深秋一个黄昏的茶余饭后享受着一天忙碌后短暂清闲轻轻翻开那许久未曾染指的相册……又是一年深秋鸿雁人字已然南飞愿带去我笔墨未干的锦书刺刀凿界碑、军旗护河山 没有当兵,就不知生死之交为何物,就不能理解战友的深层内涵。“刺刀凿界碑、军旗护河山”,雄壮豪迈,铿锵有力,真绝妙好辞!
《春天的街》
……鸟儿哼起情歌,肝肠寸断——惊醒井底沉睡的冬蛙相思的歌喉深情呼唤雁字回家……我收起虚伪的寒冬,等待阳光——将刺骨的风霜、挫骨扬灰树梢高高挂起春天的海报油漆工精心准备,蠢蠢欲动街头被涂鸦的情景,春天在坏笑谁在幕后策划着、这场滑稽的表演秀?
油漆工的春天,即春寒料峭,又欣欣向荣。虽然生活挺苦且累,想起家里还有希望,这就是生活的真谛,累并好好地活着。
《天涯》我看见三月的蔷薇在梦里重生春风织缝着黄昏的伤口此后的那些人,那些事再也感觉不到幸福或疼痛
梦想刚刚启程日子就被现实打落奋斗,努力点燃干枯的骨骼一团阳光从梦里梦外响起而我抱起一丝信仰,踟蹰在天涯,三月的蔷薇,正是诗人对自己理想的一种比拟。“梦想刚刚启程/日子就被现实打落”,梦想跌落到现实里,总会有很多差距,这就得靠信念的支持,踟蹰中朝梦想进发,期待梦想的实现。什么样的文字才是诗呢?尤其是现代诗,这个问题曾经有很多人试图给诗下一个定义,却从来没有统一的答案。还是歌德说得好:“有什么必要下那么多的定义?对情境的生动情感加上把它表现出来的本领,这就形成诗人了。”倾城在诗歌的写作中,还仅仅只有三年,就有了二百多首诗,并在网络和报刊上发表了不少,可见他还是有一定的成绩的。他的诗歌从题材上大约可以分为如下几种类型:军旅生活、打工生活、笔触伸向如环卫工之类的民众、游子思念亲人、述志等,以期从各个侧面,展示他的诗歌才华。诗之意境,首重一个情字,对世界万物没有满腔的热情,没有深刻的认识,没有透彻的感悟,是写不出好诗的。诗就是捕捉一种感想,一种理念,用聚焦的文笔,丰富的意象去渲染、去展示某种情愫,形成一种或隽永、或哲理、或激荡、或淡雅、或愤懑、或冲淡……之神韵,给读者呈现出不同的审美。倾城之诗,物象丰富,情感浓郁,关心民生,注重亲情,正如他的诗歌观一样,“诗歌就像生活与做人,不需要太华丽,但一定要真实”。写到这里,我想起程琳的一首歌《趁你还年轻》,“也许你不相信,你也许没留意/有多少人羡慕你,羡慕你年轻/这世界属于你,只因为你年轻……”祝愿倾城发奋努力,写出更多更好的诗歌,实现自己的梦想。



文学风网站欢迎您





http://lgqxxy.16789.net/domName/lgqxxy/20091140444233130.swf
最新回复 (1)
  • 文风乐乐 2013-12-15
    0 1
    一啸长歌对不少作品作了评点。在这些评点中,包含了一啸长歌对诗词创作的个人观点和创作技法的探讨。这样的序言很有意义,一啸长歌,向你学习致敬,继续……
    • 文学风原创文学网站 | 分享原创乐趣
      3
        立即登录 立即注册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