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应(小说)沙南

shunyanju06 2014-9-29 1854

















































报应 (小说)

作者/ 沙南//编辑/叶的奉献














腊月28这天是八里铺集。在农村,人们都把28集叫做穷汉子集。意思是说:有钱的人呀,早都把年货准备齐了,只有没钱的主儿,才不得不在28这天来赶集。这个集若再不赶呀,那年前就没集了。
话说石宝生一觉睡到了上午九点才起炕,急急忙忙的吃了三个粘斗包,骑上自行车就出了石寨村——赶集去了,八里铺集离石寨村有十里多的路程,半个多小时他便来到了集上。他先买了鱼和肉,又买了鞭炮,最后才买了些新鲜的蔬菜。年货备齐了,肚子也饿了,他便走进了一家小吃部。要了一斤大葱牛肉馅的水饺,四两老白干,一盘花生米,便有滋有味不紧不慢的吃了起来。
吃饱喝足了,他骑着自行车就往家里赶。冷风一吹,他打了个冷战,酒劲也上来了。他骑着自行车七扭八拐的在大路上划着8字,嘴里还哼哼呀呀的唱着下流小调“十八摸”呢。前面是一个下坡路儿,还是一个胳膊肘子弯儿,他的自行车有点失去了控制。这时,突然前后都分别响起了急促的喇叭声。他躲闪不及,被后面驶过来的一辆中华轿车撞了个正着,当场就脑浆蹦裂——死了。轿车不但没停,反而加大了油门,屁股后面冒了一股清烟,逃逸了。有好事者记下了轿车的车牌号,并开了辆三轮车在后面追了起来。
轿车拼命的跑着,可跑了还不到三里路呢,前面的十字路口上突然跑过来两头牛和两头驴,把路封了个严严实实的,轿车司机一打右手轮,车下了道,撞在了一棵碗口粗的扬树上,树被撞断了,倒在了车上,把司机砸了个正着。弄了个车毁人亡。待三轮车追到现场,那司机早就断了气。
不一会,交警就来了。勘察了两起事故的现场。拿起死者石宝生现场遗落的碎灯罩和肇事车辆一对,准确无误,在加上人证。得出的结论是:两起事故都是一人所为。交警从中华轿车司机的上衣兜里掏出身份证一看:这不是被通缉的杀人犯吗。河北省沧州市市府路888号:张一强。那这辆轿车呢?那肯定是他偷的了。网上一查,果不其然。车是辽宁省朝阳市的,车主叫:王冠。马上和车主联系,车主说:“我的车两天前的一个晚上丢失的,已报了案。”这下一切都真相大白了。
一天里出了两起交通事故,又死了两个人。这十里八村的可就传遍了。消息传到了石寨村时,人们便偷偷地议论开了:“这真应了那句话,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呀。老天真长眼,就石宝生那不是人的畜生,早就该死了。”“你看才50岁的人,就被车撞死了,还不是生前做的缺德事太多了。”“这回咱村可消挺了,这些年,咱们哪过上安静的日子呀。还不都是他闹的,家家鸡犬不宁的。”
村里的人们为啥都这么恨他。这个石宝生呀,是村里出了名的二流子。他从二十岁起就在村里打架斗殴、干些偷鸡摸狗的事儿,谁都不敢招惹他。被他沾上边准没你的好果子吃。那年他偷了他二婶的桃子,他二婶骂了他几句,你说咋的,他竟把桃树给砍了。这还不算,他还在半夜里去敲他二婶的窗户,装神弄鬼地吓他的二婶。本来,他二叔死的就早,他二婶拉扯着两个孩子就挺不容易的了,可被他这一气一吓,病倒了一个多月。在说人家娟子吧,那是一个多么好的姑娘呀,生生的被他给糟蹋了。那是他二十三岁那年,他见人家鹃子长的秀气、漂亮,就天天在放学的路上等着鹃子,纠缠个不休。鹃子不理他,他就骂着威胁说:“小浪货,你不用假正经,等哪天我叫你生米煮成了熟饭,看你还敢小瞧我不,你早晚也是我的人。”并放出风来说:他正在和鹃子处对象呢。把鹃子一家吓的什么似的,放学、上学都得有人接送。就是这样也还是没有逃过他的魔爪。那是一个夏日的周末,他见只有鹃子一人在家里复习功课,就悄悄的溜进了屋里,把鹃子给强奸了。为此他墩了七年的大狱,可却毁了鹃子的一生。鹃子由于精神受的刺激太大,得了精神分裂症,整天疯疯颠颠地,成了一个嫁不出去的老姑娘,一生就这么毁了。石宝生老改期满后,娶了个哑吧媳妇,好歹也算是成了个家。谁知这七年的大狱还是没有改造好他,他为了报那七年的大狱之仇,他竟放火烧了鹃子家的房子。这事村子里的人谁都知道是他干的,可就是没有证据,谁也咋不了他。哪家的瓜果梨桃熟了,他的先吃头一口,否则你那果树就找着主了;哪家有个红白喜事、杀猪宰羊、盖房搭屋啥的,他得坐上桌,否则他就敢给你吃翻桌席,叫你不得削停。他简直就是村里的一大公害,人们气的是一个个都敢怒不感敢言。只有在被地里骂他几句解解心中的气。
他结婚二年了,哑吧媳妇也没给他生养,对此,他不是三天打就是两天骂,把个哑吧媳妇折磨的是都不成人样了。娘家人看不下去了,以为他是想孩子想的,就给他包养了一个女孩子——乳名叫喜鹊。可他还是看不上这个既不会说话、又不会生孩子的哑巴媳妇。仍少不了挨打。哑吧媳妇有啥法,一天天的往下熬呗。老百姓的日子就是不尽混,一晃喜鹊都长到了十七岁了,她完全出落成了一个如花似玉的大姑娘了,不但模样长的俊俏,而且懂得礼貌会说话,还挺疼她的哑吧养母的。仁义着呢。村里人都夸她懂事。将来一定会找个好人家,享一辈子福的。
喜鹊的变化哪能满得过见色忘义的石宝生呢。他便起了歹心。在八月十五的晚上,他酒壮色胆,竟当着哑吧媳妇的面,把喜鹊给强奸了。喜鹊边哭边闹,石宝生抄起菜刀举在了喜鹊的头顶上恶狠狠的说:“妈了个X的,你嚎啥?早晚你还不是那么回事,你再敢叫一声,我就劈了你!”把个喜鹊吓的是抱着被子直多嗦,大气都不敢再喘一口了。从此后,石宝生便一不做二不休了,干脆和喜鹊偷偷的过起了夫妻生活来了。也不让喜鹊念书去了。不几个月,喜鹊就怀孕了,人们开始偷偷的议论起来了。他怕漏出马脚来,坏了自己的计划,就想出了一个一石二鸟的毒计来——给别人栽赃。谁最合适呢?他想来想去,有了,马天富最合适。他又有钱又好色。是最好的人选了。
马天富是他的邻居,就住在他家的前院。这几年在镇上开了个大酒店,花花绿绿的票子没少挣。三十来岁,精力正充沛着呢,再加上有钱,自然少不了沾花惹草的风骚事。这点石宝生是知道的。他也知道,马天富对喜鹊也是垂淹三尺呢,只是惧怕他石宝生不敢而已。现在他全家都搬到饭店去住了,所以,他每个周末必回村里一回看看房子。今天就是周末。于是,石宝生老早就站在门口溜着他呢,一见马天富骑着摩托车回来了,就笑着迎了上去:“马老板回来了,石叔我正有事求你呢!”
“看石叔说的,求啥。有事你分付一声不就行了吗。”马天富立马下了摩托车。
“你看,喜鹊也不念书了,在家呆着也不是个长法,你看能不能在你那饭店干点啥活,到别处去我还不放心,这孩子太小。”
“石叔,咱爷俩谁跟谁呀,你的事就是我的事。喜鹊的事包在我身上了。”
那就这么定了,别走了,一会咱爷俩喝两盅。我叫喜鹊给你弄几个菜去。”
…… …… ……
都晚上八点多了,这两个人还喝呢。石宝生见马天富喝的已有了几分醉意了。就说:“大侄子,你自己先喝着,我出去办点事,一会就回来。到了外屋,他跟喜鹊耳语了几句,就躲出去了。
喜鹊上屋给马天富倒了一杯酒,双手举到马天富的眼前,挑逗着说:“马哥,以后我可就靠你照顾了,我爸妈今天就把我交给了你,在你那我一定听你的话,你叫我干啥我就干啥。”
马天富假装去拿酒杯,却轻轻地抓住了喜鹊的手。见喜鹊没啥反应,胆子就大了起来。他就势又抓了一下喜鹊那硬挺挺的乳房。喜鹊低头一笑,把酒杯放到了桌上,向他靠的更近了。马天富是烈火中烧,下地抱起喜鹊就是一阵狂吻。一只手也伸进了喜鹊的私处。就在这时,石宝生鸦雀无声的进屋了。大喊一声:“你个混蛋王八蛋,她还是个黄花大姑娘呢,你就给搞了,她肚里的孩子是不是你的?我他吗的今天非劈了你不可!”吓的马天富是当时就找不着北了。接下来就是一顿暴打。石宝生把马天富打了个鼻青脸肿,这还不算,还被石宝生讹诈了一万块钱,才算了事。说那是给喜鹊的青春损失费。马天富闹了个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村子的人都赶来看热闹,人们不知真象,都把喜鹊和马天富搞破鞋的事传开了。自然,喜鹊肚里的孩子也就有了主儿。石宝生的目的达到了,后来就让喜鹊顺利的把孩子生了下来。还是个小子呢,虽然没户口,可也就那么养着了。石宝生对孩子相当的好,这一点到叫人们挺拿闷的。
一天,好朋友姜杰对马天富说:“你咋不去看看你那小子去呀!听说石宝生对孩子好着呢。”
马天富苦着脸说:“那哪是我的孩子呀!我以前根本就没碰过喜鹊的身子,那天我是上了石宝生的当了。我是替石宝生背了黑锅,可他那人你也知道,为人挺霸道的,咱惹不起他呀!”
这话一传十,十传百。很快十里八村的人就知道了那码事的真相了。你说石宝生是够缺德的了吧。
所以,一听说石宝生死了,最解恨的就是马天富了。他高兴地放了一挂鞭炮,饭菜全天打七折。
石宝生出殡的那天,既没有哭声,也没有哀叹……这在石寨村的历史上,可是从来也没有过的。





http://vip.edmin.com.cn/files/2/zmk%CE%E8%C7%FA-%EB%FC%EB%CA%D2%B9%C0%EF%CB%AD%B5%C8%BA%F2--%D0%BE%D3%EA%B6%AF%BB%ADqhzygt123456_encrypt.swf
文学風网站欢迎光临
最新回复 (0)
    • 文学风原创文学网站 | 分享原创乐趣
      2
        立即登录 立即注册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