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式送礼之痛(我是中条山人)

我是中条山人 2014-5-21 1645


































编者按:
去医院动手术,给主刀医生塞个红包;去驾校学车,要先给教练递一条香烟;中国媒体的红包或曰“车马费”已登上国际头条;幼儿园小班的孩子已经知道逢年过节要买份小礼物,要不女老师会心情不好一整年;楼下停车场阿伯也需常常打点香烟月饼若干,否则找不到停车位的永远是你。关系学也好,灰色经济也罢,在一个改革尚不彻底、潜规则横行、监管形同虚设的社会中,“你送礼,我办事”成了社会运行的默认模式。你想与众不同?等待你的或许是社会系统的反震。
谁来结束老无所依送礼之痛,送礼已经成为硬性要求,很多人就不得不成天通过各种渠道“跑”项目,包括请客送礼......导致中国贪官多,这篇文章说出了中国式送礼之痛,谁能解决和结束送礼之痛呢? ——文风乐乐

中国式送礼之痛










文:我是中条山人 /编:文风乐乐

















儿子来电话说,给长孙安置工作,需要送点礼,要我想法凑点钱。我问得多少?儿子说,四五万吧。
放下电话,我先是默然,后是愤然:这是谁兴的规矩,办什么事都得送礼?安置一个人的工作,竟要人掏出数万元,这不是明火执仗、公开抢夺又是什么?!
冷静下来,还得回到现实。在如今这个以“你交钱、我办事”为默认运行模式的社会中,你想与众不同,逆风而上,多数情况下是行不通的。若不信,等待你的或许就是社会系统的反震,叫你想办的事情办不成。
正因为如此,这些年出现了一个甚为奇特的现象,就是送礼之风盛行,举国送礼,其势蔚然。君不见,每逢重大节日,送礼车辆剧增,往往成为交通之患。多少人逢过节心生纠结,甚至绞尽脑汁。因为送礼是有学问的,送给谁,送多少,怎么送,都需精心思谋。不得要领者,要么“提着猪头找不着庙门”,要么“舍了兔子没套着狼”。
中国是礼仪之邦。传统文化的核心“礼”,以及所生出的礼仪、礼制、礼俗等,体现着社会的和谐有序,一向是社会生活、人际关系的润滑剂。逢年过节,给老人送点礼,以示孝敬;给朋友送点礼,以示友谊;给恩师送点礼,以示感恩。但如今,当欲求回报的自利意图愈演愈烈,礼尚往来的文化需求被彻底打破,礼品的情感内涵、文化意味就稀释变味,甚至可以说已彻头彻尾地被异化了。原本且美且善的礼,已变得沾满铜臭,面目可憎。这不能不令人深感遗憾和痛心!
当原本温情的人际关系被欲壑难填的权钱交易扭曲时,异化了的“礼”,则无异于行贿。这种行贿渐行渐久的结果,就形成少数人占有多数社会资源,潜规则盛行,社会财富失衡,贫富差距拉大,公平正义缺失。行贿的是无权无势又无奈的普通老百姓。他们咬着牙拿出血汗钱,甚至救命钱,只是为了办成必须办、急着办的事情,诸如孩子入学,谋职就业,治病疗伤等。事情兴许办成了,却拉了一屁股债,使生活陷入贫困。有的把钱送上去了,事情却没办成,也不知该去找谁,只能自叹倒霉。受贿的是权门、权贵和权威。他们凭借手中的职权(技术),明里暗里捞钱,深得其中三昧。但不少人也因为收礼、受贿而仕途翻船,沦为贪污腐败分子。
如此看来,全民送礼,举国行贿,害民害官,罪莫大焉,已到了非严加整治不可的时候了!



















文学风网站欢迎您






http://lgqxxy.16789.net/domName/lgqxxy/2009114053142407.swf
最新回复 (1)
  • 文风乐乐 2013-8-10
    0 1
    去医院动手术,给主刀医生塞个红包;去驾校学车,要先给教练递一条香烟;中国媒体的红包或曰“车马费”已登上国际头条;幼儿园小班的孩子已经知道逢年过节要买份小礼物,要不女老师会心情不好一整年;楼下停车场阿伯也需常常打点香烟月饼若干,否则找不到停车位的永远是你。关系学也好,灰色经济也罢,在一个改革尚不彻底、潜规则横行、监管形同虚设的社会中,“你送礼,我办事”成了社会运行的默认模式。你想与众不同?等待你的或许是社会系统的反震。
    • 文学风原创文学网站 | 分享原创乐趣
      3
        立即登录 立即注册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