筒子楼和单元房(一啸长歌)

一啸长歌 2014-3-7 1959



















600)makesmallpic(this,600,1800);" height=500>

筒子楼和单元房



文:一啸长歌 编:一缕清风

编者按:
我不知道何谓筒子楼,但是我知道那种邻里之间直来直往,大大咧咧,热情豪爽的和谐关系,他们之间淳朴而简单,没有勾心斗角,没有鸡鸣狗盗,大家在一起就好像一个大家庭,只不过是各自自力更生打理日常生活,这就是我们的父辈们所经历过的夜不闭户路不拾遗的毛泽东时代。如今,社会在进步,时代在发展,老百姓的生活条件得到了极大的提高,但是,五花八门的家居,竖起来人们交往的心门,富丽堂皇的装修,形成了无形的隔膜,人们开始防患,开始偷窥,开始嫉妒,人际关系因此有了城府,有了较量,有了防备,你敬我一尺,我敬你一丈,距离拉开了,人心不古了。有人说,当一个人刻意诉说什么,它就缺乏什么。从作者的文笔,可以感受到虽然你置身现代文明社会,生活条件的改善并没有让你沾沾自喜,安于享受,而是在安静下来的时候,隐生出一种淡淡的渴望和怀念。由此可见,你是一个善良的人,一个不浮夸的人,一个脚踏实地的人。欣赏美文!


——云想衣裳




记得刚结婚那时,我们单位的房子特紧张,排队等房子结婚的人一大片。房产科长就成了厂里的名星干部,大家的眼睛都盯着他。没有亲戚关系,也要转着弯地认个亲戚,去和他套近乎,好去送人情找关系。当时的工资又低,房产还没有商品化,就算是有钱也没处买房,更何况绝大多数青年工人还是差钱的。托关系、走人情的可谓是绞尽脑汁,络绎不绝。房产科长家里每晚人来人往,川流不息,比现在星光大道上的“毕老爷”还火还要牛皮。但是,这个房产科长也成为最危险的职位,数年来就跟走马灯一样地上演着不同的角色。
我们打结婚证都两年,还没有挤上分房队伍的前列,只好就先结婚再等房子。结婚的喜糖都是借的公房摆的,当时这个万多人的大型军工企业,对这种现象也就习惯成自然,成为了厂里一道另类的风景。没有想到的是结婚刚一个多月,就分到了一套筒子楼。虽然只有二十多平米,当时兴奋的劲儿,比现在中了五百万还高兴,因为我终于有了一套房了。
喜得我连忙请来朋友兄弟,帮我粉刷一番。他们那羡慕和嫉妒的眼神,都让我心里总是那个偷偷地乐呢。当时没有装修的概念,也就是搞些石灰水刷白四壁,地面上做些红油漆。再从老家拉来我结婚新打的家具,兄弟们一齐上阵,摆放整齐,这个“豪华”的家就算成了。每当我下班走到我家的楼下,见到房中的灯光,温馨的感觉就油然而生。
邻居也是厂里的同事,不多久就混得很熟了。吃饭的时候,一般是不会关门的,邻居们都会端着饭碗来串门。我家有好菜他们就到碗里夹,他们有不同口味之菜也会夹两砣给我们吃。如果喜欢,还会叫我到他家里去吃。偶有临时来客,菜场又没有了菜买,站在通用阳台上一喊,“谁家有菜贡献一点,我家来客了”,那出来答应的人就有一大群,弄得我还真不知到谁家拿菜才合适呢。
当时,练书法是我的“日课”,在窗前的书案边,一摆开纸墨笔砚,围观的人于房里窗外,站个“水泄不通”。我边练字边开香烟,他们看过一会儿,都会轻轻地走开,不再前来打扰。
遇上天气特别炎热的季节,那个热就真是“酷毙了”。家里的椅子、床上的竹席都有点发烫,电风扇吹的都是热风。一吃完晚饭,男人们就开始行动了。先用自来水将楼顶淋得湿透,待一会儿就干爽了,楼顶也不烫人了,家家户户都会搬来竹凉席,一字摆开,准备好晚上纳凉的地方。
夜色来临后,男人、女人和小孩都上楼顶。闲谈的、打扑克的、小孩子做游戏的,远处或有小提琴的练习者在拉琴,或有声乐的爱好者在清唱……快意人生,不亦乐乎。夜深了,晚风徐来,凉风习习,青蛙高唱着对大自然的颂歌,蛐蛐儿吟诵着夏夜的诗篇,伴着星星睡于楼顶,枕着明月进入梦乡。
冬日里,天黑得早,夜最是显得漫长。因为是筒子楼,家里的火炉边总是坐着多个邻居家的女人们,陪我的老婆闲聊,她们谈论对电视剧的感受,工作和生活的见闻,欢笑声老远就能听到……
有几次我读书到夜深,突然发现没有香烟,商店又关了门,烟瘾一来,心里真是不好受。“急中生智”,我就等隔壁的“三老兄”回家,他喜欢打牌,回来得晚,身上应该有烟的。当楼板上传来那熟悉的脚步声,我忙打开门叫他一声“三老兄,又赢钱了吗?进来喝一杯酒,我又没烟了”。

午夜里,我们还要“嗨酒”,也畅谈一下工作和生活的感悟。后来尽管搬开了,我们也还是很好的朋友。那种“放势”的坦荡之情,也成了我今生的财富。

后来,国家进行房产改革,从福利分配房发展成为商品房。我也和我的邻居们先后搬离了筒子楼,住进了宽敞明亮的单元房。
刚刚搬进单元房那会,我感觉手和脚都可以伸得更直,夏日的风也更凉,没有筒子楼那样火烫的感觉。搞好了装修,贴上了地板,家里真的是一尘不染。书案宽阔亮丽,书柜琳琅满目。那惬意之感,觉得这就是人生的幸福。
没过多久,却慢慢地暗生出新的烦恼。进出没有过去那么方便,进门要换鞋,虽说干净了许多,却没有了邻里之间相互串门的习惯。生怕弄脏了人家的地板,连抽烟都怕熏坏了人家的墙漆。
邻里之间,只是在楼道、在路上碰上才打个招呼,连笑都是那么勉强。下班回家后,门一关就是一个孤独的世界。很难有敲门之声响起,没有了成群的邻居围坐在一起的欢笑声,更不可能有邻居之间互相在一起吃菜喝酒。那种浓浓的人情味,已离我们渐行渐远了。
家家装起了防盗门、防盗窗,却不时就有那“梁上君子”们的光顾,去派出所报案,单就录口供一事,就够烦的。警察也只是来看看,记录在案,还没有听说谁家被盗,案子被破获,赃款赃物归还失主的。
筒子楼里的住户,没有防盗门防盗窗,甚至在炎热的夏季,是只关纱窗门的,却从来没有来过盗贼;没有现在的住房宽敞,可当时心里宽敞亮堂;没有穷富的巨大差别,没有人与人之间的隔膜;其乐融融的生活,无拘无束的笑谈中,我们体味着人生的幸福。
单元房,尽管宽敞明亮,却是一个孤独的世界。孟子说的“固国不以山溪之险”,防盗门阻隔了人与人之间的交流,是不能真正防住盗贼的。一个没有温情,缺少沟通,独居一室的人,尽管富有,怎能有真正的安全和幸福?
筒子楼,那和谐的邻里之情,那融洽的欢笑声,那温馨惬意的人间真情,成为我今生永远的记忆……

600)makesmallpic(this,600,1800);" height=400>



















文学风网站欢迎您




最新回复 (6)
  • 云想衣裳 2013-7-18
    0 1
    编者按: 我不知道何谓筒子楼,但是我知道那种邻里之间直来直往,大大咧咧,热情豪爽的和谐关系,他们之间淳朴而简单,没有勾心斗角,没有鸡鸣狗盗,大家在一起就好像一个大家庭,只不过是各自自力更生打理日常生活,这就是我们的父辈们所经历过的夜不闭户路不拾遗的毛泽东时代。如今,社会在进步,时代在发展,老百姓的生活条件得到了极大的提高,但是,五花八门的家居,竖起来人们交往的心门,富丽堂皇的装修,形成了无形的隔膜,人们开始防患,开始偷窥,开始嫉妒,人际关系因此有了城府,有了较量,有了防备,你敬我一尺,我敬你一丈,距离拉开了,人心不古了。有人说,当一个人刻意诉说什么,它就缺乏什么。从作者的文笔,可以感受到虽然你置身现代文明社会,生活条件的改善并没有让你沾沾自喜,安于享受,而是在安静下来的时候,隐生出一种淡淡的渴望和怀念。由此可见,你是一个善良的人,一个不浮夸的人,一个脚踏实地的人。欣赏美文!
    ——云想衣裳
  • 文风乐乐 2013-7-18
    0 2
    在物欲横行的今天,如果一个人注意调适自我,对物欲的追求少一点,对精神的追求多一点,多一份闲云野鹤的生活,少一点尘世的俗累。那么就可以很从容地欣赏沿途的景色。
    作者以筒子楼和单元房前后生活的对比写法足以证明自己的一生是幸福的。
  • 红叶 2013-7-18
    0 3
    拜读兄弟佳作,也勾起了我对筒子楼的甜美回忆。邻里之间,只是在楼道、在路上碰上才打个招呼,连笑都是那么勉强。下班回家后,门一关就是一个孤独的世界。现在的住房,是很难有敲门之声响起,没有了成群的邻居围坐在一起的畅谈欢笑,更不可能有邻居之间互相在一起吃菜喝酒喝姜盐芝麻豆子茶了。那种浓浓的人情味,已离我们渐行渐远。
  • 一啸长歌 2013-7-18
    0 4
    Quote引用云想衣裳发表的“编者按: 我不知道何谓筒子楼,但..”
    谢谢云想衣裳的精彩按语和辛苦编辑,问好!
  • 一啸长歌 2013-7-18
    0 5
    Quote引用文风乐乐发表的“在物欲横行的今天,如果一个人注意调适自我,对物..”
    谢谢乐乐老师的赏阅并留评,祝福老师!
  • 一啸长歌 2013-7-18
    0 6
    Quote引用红叶发表的“拜读兄弟佳作,也勾起了我对筒子楼的甜美回忆。邻..”
    对过去生活的怀念,对现在的反思。让我知道得失,以期更好地生活。谢谢姐姐一直的关注。问好!
    • 文学风原创文学网站 | 分享原创乐趣
      8
        立即登录 立即注册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