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了(醉心鱼)

醉心鱼 2014-2-9 1208



疯 了

作者:醉心鱼 ◆ 编辑:文风乐乐










混沌的我在这充满浮躁空气的世界里,疯了。在疯的世界中,我遇到了堂吉诃德。这个本让人以为是疯子的伙计,经过漫长的游侠生活清醒了,成了一个伟大的智者。他见我疯癫的样子,把他的行头送给我,让我去过骑士的生活,我嘿嘿地冷笑着说:“神经!我要去打猎!”
  打猎的思想是在没疯之前就有的,只是现在疯了,想去打猎的想法更强烈了。堂先生愤愤地说:“你这个疯子!现在哪里还可狩猎?”不信!我才不信!昨天还在《桃花源记》里看到“鸡犬相闻”怎么能没有鸟?我想肯定是陶渊明只顾看桃花了,把鸟给忘了!难道你没看到电影《赤壁》还有老虎可射吗?真是骗子,我才不信呢!我坚定着自己打猎的念头。
  天苍苍,夜茫茫,走过一庄又一庄。真见怪!鸟呢?难道堂先生的话是真的?我有点迷惑。我疯狂地对着天空放枪,质问老天,鸟都去了哪里?!一个调侃的回答让我更加疯了,我怒吼着:“你是谁?你给我出来!”一个年轻人从高高的天上仙降在我面前,纸扇一摇说道:“你不是问鸟吗?我来告诉你,鸟儿都撞死了!”“胡说!鸟儿怎么会撞死?”“最近股市一片绿色,鸟儿望屏以为是森林,纷纷飞去,结果一批又一批的撞死在大屏幕上。”“你怎么知道?”“我乃讽世大侠周立波,专观人间万象!”还没等我搞明白鸟和屏怎么回事情,这周先生就不知了去向。我仍在想是陶渊明的笔误还真如这周先生所言,真是搞不明白了。鸟死了,那兔子呢?一无所获地就此返回,那堂先生还不更说我是个疯子?不行,不能让那家伙笑我,死活要搞只兔子!
  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迷糊中我来到了风靡一时的开心农场。这里不分男女老少,不分职务,大家都在忙乎着。种菜、锄草、浇水、捉虫,牧场里无五花八门的家禽、动物都有,那份热闹和幽静不比《桃花源记》中描写的差“土地平旷,屋舍俨然,有良田美池桑竹之属”。这时一个面孔很熟悉的人走了过来,去一片辣椒地偷菜,我感到很是纳闷,农场的菜怎么能随便偷啊?我尾随着他,当他正要下手的时候我大声呵斥:“你干什么?公家的东西不许偷!”那人抬起头看了看我,说了一句:“神经!”,随后就不再理我了,继续偷辣椒。我很是惊奇,这不是刘文学吗?他当年因为和偷辣椒的地主搏斗牺牲了啊,现在怎么在这里偷起辣椒了啊?!看大家都很忙碌,根本没人搭理我,我很是郁闷。难道这里的人们先世都是避秦时乱来的,已经已经在这舒适的环境里,修炼成不问世事的神仙?亦或已经不懂我的疯语?真的比我疯的还严重?真是搞不懂了。
  不管那么多了,还是寻找我的兔子吧,免得堂先生笑我是疯子。一群兔子正在牧场里悠闲,我开心极了,鸟死了,我终于见到了兔子,于是我举枪瞄准,正要射击,那个偷辣椒的人跑过来阻止我,这里不许打猎!我一看正是那个刘文学。我有点生气了,兴你偷就不许我打?太霸道了吧!当年我还学习你维护公家财物呢,你现在都可偷菜,就不许我打兔子?我提着他的名字发起火来。那人说:“你认错人了,什么刘文学,王文学的?我的网名叫开心!神经病!”我挠了挠头自语道:“百家姓中有姓开的吗?真是搞不懂。”不管怎样我是决心要搞到一只兔子,不然堂先生那里我是无法交代的,这一点是任何人无法阻挡的,我下着决心!
  于是我对那个叫开心的人说,我要买只兔子,开心说:“你有QQ币吗?”我不知道这是哪国的货币,但我知道我是没有的。于是我想起人类最原始的交换方式,决定用堂先生送我的行头去换开心先生的兔子。成交后我决定要在兔子身上打一枪,不然堂先生会笑我买个兔子冒充猎物。我解下腰带,把兔子绑在树上,亮出骑士的姿势,对着兔子开了一枪,结果腰带被子弹打断了,而那只兔子跑了。疯了的我只好提着裤子回家。刚转身,遇到一个前所未见的动物,浑身血淋淋的,没有任何皮毛,我感到万分恐惧。那动物跑到我身边说:“先生救救我,把你的裤子借我一穿”我有些纳闷:“你叫什么?你的皮毛呢?”那动物凄惨的说:“我是狐狸,刚从一家酒店逃出来,皮毛我脱在酒店了。”狐狸看我不解的样子,继续解释说:“有个客人点了道菜要红焖狐狸,领导说狐狸肉骚不好吃,但皮毛还是很好的,于是那老板竟要剥我皮毛送领导,我灵机一动,把皮毛脱了给他们,自己跑出了。”看狐狸那么可怜,我只好把裤子脱了给他,反正我没了腰带,提着裤子也是个麻烦,还不如赤裸着回去,反正堂先生会笑我是个疯子!

路人看我这个疯样,讥笑着,一个美丽的天使指责着我:“有病!”我向她伸出乌黑的手:“有药吗?”“神经!”我沮伤(沮丧)地追了一句:“能治吗?”,接下来是一片死寂......





文学风网站欢迎您

最新回复 (1)
  • 流云 2013-7-14
    0 1
    笔调特别,讽刺世事深刻.喜欢!
    • 文学风原创文学网站 | 分享原创乐趣
      3
        立即登录 立即注册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