翰墨情缘(一啸长歌)

一啸长歌 2013-12-1 1026










  



翰墨情缘




作者:一啸长歌 ◆ 编辑:文风乐乐


screen.width-333)this.width=screen.width-333">


前些天,有朋友提出想看先师遗墨,我将先师赠予的遗墨,拍照后置U盘中带去和几个朋友欣赏。不曾想,将U盘插入电视的USB插口后,让我们看到了和平时不一样的效果。

我们仔细欣赏着先师的黑迹,通过电视屏幕的放大功通,一些平时看不清的地方,更加显得清淅明朗。错落有致的布白,墨色的浓淡变化,飞白中的纤细精巧,笔势笔力一览无遗。

在给墨宝拍照时,我就特意拍了些单字的特写镜头。当看到其中的一个“中”字时,我们几个都惊呆了。朋友说,此字经放大后,就象一个舞蹈中的芭蕾女演员。上面的口字,断而未连,上横带飞白,好象旋转中的双手,有幻影的效果;下面的一横紧缩如点,像芭蕾舞中迎风的裙子;中间一长竖,就象那演员旋转的长腿,粗细变化,栩栩如生,长而美,直而有力。

唏嘘中,我们震惊于书法的瑰奇之美。我们几个静静地坐了下来,注视着电视屏幕,没有语言,没有声音,好象都在向电视的屏幕行注目礼。沉静中我拿出香烟,每人递过一支。我点上烟,深吸了一口。沉思中,我的思绪又回到了二十多年前。

那时,我还是一个大型国有企业的青工。八小时之外,酷爱读书和翰墨。读书可以多看多读,看辅导资料,到学校参加辅导培训,边学习,边报考成人自学考试。可书法就犯难了,学书之道没有悟性,无人指导是很难有突破的。当时没有网络,连看电视都不方便,更没有什么讲座可听。学习书法仅是自己买本字帖,照本宣科,瞎写一气。练上好久还是毫无起色,感觉总是原地踏步踏,甚至有越写越差的感觉。

偶有一天,一个和我同时进厂的哥们叶波,来我房中玩耍,看到我在练字。闲谈中,得知我练了两年,虽然写得有板有眼,却缺少灵气。他得知我学习书法的愿望和困惑,感叹了一番。我说,要是有个好的书法老师来指导我,就好了。叶波突然眼前一亮,他说,家里伯父就是个书法家,你如此酷爱书法,我给你引荐一下,说不定会收你为徒的。听到此言,我大喜过望。

他又详细介绍了他伯父的书学经历,书法成就,以及老人的人格人品。那时又没有电话,只有等他休息回家,才能去征求老人的意见。

漫长的等待中,我一边练习书法,我一边憧憬着拜师的美好前景。大概过了一个多月,叶波来告诉我,叫我明天请假休息,和他一起去看望他的伯父。他说跟伯父讲了我对书法的酷爱,也介绍了我的为人品性,伯父很乐意教我书法。闻言喜不自禁,狂呼万岁。

次日,我早早起床,洗漱完毕,换上干净整洁的衣服,带上我平时的习作,精心挑选好拜门的礼品,和叶波一起坐上了班车,去拜见我的老师。

车到湘阴,我们走在县城的街道上,叶波就多次指着商铺的招牌给我看,这是伯父的手笔,敬慕之情,更是令我激动不已。叶波领我走近湘阴一中,门口是华国锋题词的校名,步入校园,古老的香樟树耸立两旁,浓阴蔽日。鸟儿欢唱,蝉声悠扬。正值古历五月间,艳阳高照,路上走得浑身汗湿,一入树下,习习凉风,汗腺立收,更因心情激动,精神不觉一爽。

我们沿着林荫道走到一栋小楼边,上了二楼。他敲开了楼上的一间门,迎接我们的是一个中等身材,精神攫烁,生得清雅秀逸,满脸笑容的老人。叶波叫过大妈(婶娘),介绍了我们的来意,我就跟了进去。我连忙放下备好的礼品。老人热情地和我握手,叫我坐下,连忙过来泡茶递烟。老人陪我坐下,首先就责怪我不该破费,知道我的工资不高,每月就是那么几十元。她说叶老师出去了,可能是到书店里去了,你们坐一下,他就快回来了。

叶波忙说,他去找一找伯父,就开门走了。师母让我坐,她到厨房里忙碌去了。

我站起来,细细打量了一下房间。前面一间,床上睡了个老人。听叶波讲过,祖母是住在伯父家的,应该是师父的母亲。床边一个小书架,上面放了一些金庸和梁羽生的武侠小说,边上有一本折叠的书,书上有一幅老花镜,房子不大却很整洁。后面的两间房子,右边的一间开了个老式带立柱的床铺。前面临窗处,一间书桌,上有文房四宝。桌子边上一个案几,上面堆满了书法书籍。案几边的墙壁上,一个大号的夹子夹满了临摹的书作,挂于墙上。清风徐来,鸟语不断,房中墨香淡淡,我仿佛置身梦中,这不正是我神往的书香之境吗?

“小杨,快过来坐,你师父回来了。”随着师母的一声轻唤,门开处,叶波和我向往以久的师父回家来了。

我连忙快步上前,握住师父那伸出的大手……激动得说不出话来。老人哈哈大笑地说,刚才闲来没事,就到新华书店去看书去了。“快快坐下,快快坐下……”师父招呼我落坐后,师母递过泡茶给师父,也给我加了水。

知道师父耳聋,我不能多说客气话,只好默默地递过我的临摹书作,给师父审阅。在师父看我的临摹时,我才细细的打量了一番师父的容貌。老人家生得浓眉大眼,面相仁慈,身材魁梧,可能是怕别人听不到,声音特别宏亮。

这当口,叶波就到厨房里去帮忙准备午饭的菜品去了。师母得空,就坐在我身边向我介绍师父的情况。她说,叶老师大学毕后,当了一中的语文老师。在大儿子五岁时,叶老师生病就医,打错了针才耳聋。后来不方便教学,因老师书法好,就专职为学校做宣传工作。现在已经退休了,学校因无人能及老师的书法,还被继续聘用。

这时师父的老母亲也起来了,我连忙打了招呼。老人年近八旬,耳聪目明,爱看武侠小说。牙齿也好,每餐能吃一碗饭,精神很好。

师父细细阅读我的临摹书作,边看边用铅笔,在笔力不到位的地方标记。待全部看完,师父露出了笑容。他说:你是学柳体出身的,写得不错,有一定的基础,只是还有些不到位的地方。我也是学柳字出身的,颜筋柳骨,我们还真是有缘啊。我一面听师父讲解,一面陪笑着点头称是。师父说什么,只要是我接着他的思路说,他看着我的口形,能接着给我讲解。遇到另起话题时,我就在桌上用笔写于纸上和他交流。

中午,师母留我在家吃饭。虽然是第一次拜访,但是我和叶波是多年好友,又是他伯父,也成了我的师父,想到以后还会经常来的,我也就不客气了。吃饭时,叶波又向我谈了师父的书法成就。师父的书法苍劲古朴,间架稳定,力道沉雄。在湘阴是首屈一指,街上商店牌匾,宾馆门楼,多出师父之手。就连省城长沙,好多的商业门楼牌匾都是请师父来书写的。

吃过午饭,师父主要结合我的临摹,给我讲解了书法中的间架结构,和运笔的方法,如何使笔墨沉稳。特别是师父讲到的“重心”一说,今生都永远地印在我的脑海里。至今已二十多年了,那神态,那声音,犹在目前,令人难忘。

下午,我和叶波匆匆告别师父一家人,搭上了回厂的班车。坐在车上,沿途窗外的景色已经让我没有欣赏的兴趣。我仔细地回味着师父的话语,憧憬着书法之路的美好。暗暗庆幸着自己的际遇,人生路上,我成了幸运的有缘人。

求学如行路,当你行进于求知的路上,首先会被沿途的美景所吸引。而一但进入柳阴路曲之地,迷失了方向,老在原地打转,找不到突破的出口。多么渴望于树阴脚下,抑或溪水桥边,突然闪出拄杖老者,指点迷津,那该是多么惬意的事啊。

从此,我的书学有了明确的目的,师父的谆谆训导,更使我真正地有了循序渐进的学习方法。每天用三个小时写一百个中楷,字帖上每一笔每一划的位置,用笔的方法,要熟烂于心,下笔才能神清气定,不慌不忙,临摹出来的字,才能不失原帖的韵味。

好不容易,盼满一个月,我休假的日子到了。我带上临习的作品,也准备了当时在县城还难以看到的海参、鱼肚等高档的菜品,赶赴师父家。这次去就是想办一桌正式的拜师酒,聊表心意。

当师父见到因急行而湿透一身的我时,慈爱地拍了拍我的肩膀,叫我先坐在风扇下,吹凉一身。师母面带笑容,端来了凉茶。我匆匆喝下凉茶,坐在电扇下略吹几分钟电扇。拿出一个月以来的部分临摹习作,请师父审阅。老人家边看边点头,也一边拿出红色铅笔,圈点习作。

我向师母表达了来办拜师酒的心愿,老人见我是诚心诚意的,也就答应了我的请求。只是少不了唠叨一番,叫我以后多算细(节约),工资又不高,还没有成家,用钱的日子还没到。

次日,就在我大姐家办了一桌很精致的菜肴,请来家父陪同师父俩夫妇,小饮几杯,算是很正式的拜师酒。家父比师父大四岁,两个老人很是夸赞于我,其乐融融的场景,幸福着我年青的心。

从此,我每月的假期就泡在了师父家。或让老人批阅习作,讲解学书之道;或观摹老人现场作书,用墨的润燥,运笔的疾涩,结字的重心所在,无不边写边讲,一一细心指导。师父作书的神态,讲解时宏亮的声音,指导时的谆谆诲语,成为我一生中温馨的记忆。

次年,师父老母八十大寿,师父特意让我请假帮忙操办寿宴。其实师父两个儿子都比我大,就连侄儿都比我大。当年,我还只有二十多岁,师父欣赏我的持重、精细和通达,根本没有拿我当小孩子看,足见看重。

记得师父送我的第一幅字,是行草的中堂,上书对联“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整幅中堂,布局错落有致,墨色浓淡相宜,笔力遒劲苍古。特别是上款手书,赠世侄荫波雅赏。大出我的意料,更是让我看到师父为人的淡泊,谦逊。此种身教,成为我一生学之不尽的典范。

第三年,我结婚之时,自作自书的婚联,曾引起我们厂里和老家众人的惊艳。我们那万多人厂的党委领导、团委书记,更是赞叹我扎实的古文功底,一些书学同好也前来欣赏祝福。我请师父坐了上亲席,师父站在我家的门口边,伫足欣赏我的婚联,露出了赞赏的笑容。老人好象看到了我书学的希望,期待的目光,激励着我,让我奋进。

然而,人生中总有很多的无奈。刚刚阳光明媚,清风万里,一阵阴云,狂风四起,遮天蔽日,打乱了我生活的秩序。婚后不久,家遭变故,老父突发脑溢血,昏迷不醒,住进了医院。一周后,于昏迷中再没醒来,无半句遗言,悄然离世。料理完父亲的后事,悲痛之情尚未完全恢复,接踵而至的就是国有企业的动荡不安。

我不得不放下手中那枝秃笔,投入到自谋生路的洪流中。背井离乡,外出打工。当时没有手机,连个电话都不是家家都有,与师父融融的感情之舟,就被搁浅在这求生的路上。

两年后,因经营一个生意我才回到家中,偶然在路上碰到师父的二媳妇,连忙上前打个招呼,问候师父可好。不想听到的却是惊天噩耗,几月前,老人突发重症,早已驾鹤西去。惊愕中,责怪她为何不当时告诉我。她说叶波也不在家,当时他人在广东,也没有回家送终。也不知你的去向,根本无法通知你。

人世几回伤往事,错过就成了今生难以愈合的伤痛。为此,在我心里留下了永远的遗憾。

枯藤美于右军书,悬崖美于猛龙碑。书法不只是一个技巧的问题,如果缺少一种超然笔墨之外的情趣和意境,是称不上真正的艺术的。后来尽管没有了师父的指导,但是他老人家却开启了我的书学之门。在学习过程中,我看了一些书学的理论书籍,历代名帖,广为收罗,开阔视野,增长见识。斗蛇成奇草,游龙作秦篆。没有取诸万物,师法自然;没有心灵的感悟;没有人格不断的修为,何来优秀的书法。

师父教给我的不仅是写字的技巧,更是做人的修为。记得有一次,师父夸我《神策军碑》的临摹写得很好,让我好不得意。我问师父,临摹到何时才算最高境界。师父说,以假乱真。我默然,这学书还真不是短期之热,是一辈子的事,真是学无止境。

时值三月,又是一年雨纷纷之时。油菜花早已盛开多日了。屋前山坡上,一片金灿灿的。愿这花儿如我的思念,献给天堂的先师,祝老人安好。原谅顽劣如我的不孝弟子。

2013年清明之夜泪撰



http://qimg.yesky.com//uploads/attachments/2010-11/13/5lf3rglw.swf






文学风我们最爱的家园



最新回复 (10)
  • 文风乐乐 2013-6-3
    0 1
    书法比之于你的人生,犹如浪花比之于长河。一条长河从源头到入海,浪花几乎无所不在。浪花是长河生命的表征,是长河力量的炫耀,也是长河情怀的释放。虽然再美的浪花也衡量不了长河内在的价值,它只能描绘长河千转百回、跌宕起伏的表象,但这毫不妨碍人们情有独钟地赏识浪花、讴歌浪花;因为它既有着与长河共生共消的情缘,又有着自己独一无二的品格和审美价值。作者的作品有自己的风格,我喜欢书画艺术,更喜爱山水、花鸟、人物..,好文笔,拜读了。
  • 一啸长歌 2013-6-3
    0 2
    谢谢乐乐老师宏大的留言,您的赞美令我汗颜,学无建树,仅是聊以自慰。不过于学书之中偶有感悟一点做人的道理,这才是我学书的乐趣所在。问好、祝福老师!
  • 文风乐乐 2013-6-3
    0 3
    跋涉人生的长河,会遇到许多珍贵的缘和分,而最令人难以忘怀的莫过于一段特殊的师徒情缘。,曾经美丽的如烟往事,湮没在历史的尘埃中。一啸长歌的这篇《翰墨情缘》文章不仅是写字的技巧,更是做人的修为。
  • 一啸长歌 2013-6-4
    0 4
    Quote引用ID编号为57683,称呼为文风乐乐于2013-06-03 16:52:14发表的 :跋涉人生的长河,会遇到许多珍贵的缘和分,而最令..
    谢谢乐乐老师的再度来赏,您也喜欢书画啊,很高兴认识您。此文也是我多年的心愿,于清明写的,以此为祭,聊表心意。谢谢您的认可,祝福您!
  • 红叶 2013-6-4
    0 5
    兄弟才华横溢,不尽文章值得学习,人品也令人敬仰。再一次欣赏佳作!
  • 一啸长歌 2013-6-4
    0 6
    Quote引用ID编号为57718,称呼为红叶于2013-06-04 10:40:39发表的 :兄弟才华横溢,不尽文章值得学习,人品也令人敬仰..
    此言令弟汗颜,只能当是鼓励了,一起努力吧。祝福姐姐!
  • 清风 2013-6-5
    0 7
    昨天早晨在赶往公司的公交车上,用手机拜读长歌的本作,不读则已,一读深感心灵震撼!不仅仅为长歌拜师学书法的果断痴迷,边走边悟所感动,更为师徒的学富五车、谦逊好学、人品才学所深深打动!今晨时间有限,不说出内心的感受,难以走入工作境界,先谈这些,还会细细拜读,细细品味,谢谢长歌!
  • 清风 2013-6-5
    0 8
    感谢乐乐小妹的精美编辑,小妹出山,不同凡响!
  • 一啸长歌 2013-6-5
    0 9
    Quote引用ID编号为57764,称呼为清风于2013-06-05 06:57:12发表的 :昨天早晨在赶往公司的公交车上,用手机拜读长歌的..
    清风老师这样的留评,我的压力太大啊。您如此高评,确实不敢当。问好老师!
  • 云想衣裳 2013-6-7
    0 10
    令人感叹的师生情谊!老师驾鹤西去,给你留下了永远的遗憾。好在你们都有书法作品啊!贴出来几幅作品吧!
    • 文学风原创文学网站 | 分享原创乐趣
      12
        立即登录 立即注册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