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紫千红才是春(一啸长歌)

一啸长歌 2013-11-2 1475












万紫千红才是春

作者:一啸长歌 编辑:清风







从小学起,我们就开始接触诗歌。现在连幼儿园的小朋友,都在背古诗,真是“才能胜衣,甫就小学,必甘心而驰骛焉”。可见,诗,深入寻常百姓之家,成为了一个民族的灵魄。

诗为什么这样受重视呢?中国自古就是一个很重视诗的国度,从远的讲春秋之时,就有了《诗三百》,一直到近代,都没有中断过诗的香火。历史中,那怕是战乱纷争、动荡不安的时代,诗也是无处不在,无时不存,更不用说天下太平,人民生活稳定的盛世,成就了诗歌灿烂辉煌的历史。中国历史上从来就没有中断过诗的传承和发展,可以这样认为,中国历史的更迭演变,就是一个诗的发展史。

由于网络的迅猛发展,诗于当下更是出现了空前的“繁荣”。现在的诗作者很多,诗也是异彩纷呈。最为流行而又火爆的,就是“后现代朦胧诗”。作者动辄一组长长的组诗,或者就是一首诗,也是好几百字。诗句更是晦涩难懂,迷茫不清,读之如坠五里雾中,不知所云。多读几首,就头痛眼花,阅读过后也不能记住什么好句子,或者好意境,留下的只是一头雾水。

更有甚者,诗坠入了魔道,荒唐污秽之句,充斥其中。读之,不但毫无美感,甚至恶心。这样的诗作者,简直就是对诗的亵渎。

而这样的诗作,却被一些人热捧,通俗易懂的好诗,却成了肤浅的代名词,真是令我辈茫然。此,未之解也。

遥想古人作诗,何尝不是呕心沥血,寻求精彩地呈现出自己的学养、情怀和感悟。“二句三年得,一吟双泪流”,“吟安一个字,捻断数茎须”,不正是作者孜孜以求的真实写照。

诗贵真情,不限词藻之华美。有句云:“唤船船不应,水应两三声”,人称天簌。更有某人,不甚识字,而强学词曲,《哭母》一词,“叫一声,哭一声,儿的声音娘惯听,如何娘不应?”词虽俚俗,闻者动容。

“思君如流水”,“明月照积雪”,“清泉石上流”等清新流畅之诗,读来朗朗上口,几近白描,而诗意隽永。又如“鹅、鹅、鹅,曲项向天歌……”童稚之趣,不言而喻。白居易的长诗,《琵琶行》和《长恨歌》亦为各有独创性的名作。早在作者生前,已经是“童子解吟《长恨》曲,胡儿能唱《琵琶》篇”。此后,一直传诵国内外,显示了强大的艺术生命力。至于李杜,于诗人辈出的唐代,更是其中的翘楚,名篇佳作,不可胜数。早已充溢于历史的长河,滋润着一代又一代的后学。

现代诗中,郭沫若的《立在地球边放号》,戴望舒的《雨巷》,卞之琳的《断章》,“你在桥上看风景/ 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 /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 你装饰了别人的梦”。林徵因的《你是人间的四月天》,梁宗岱的《晚祷》,余光中的《乡愁》,《等你,在雨中》等等,不一而足。具有形式简洁而内涵丰富之美。语言洗练,少作修饰,却有着震撼人心的美感。只要略知诗中三味之人,何尝不会吟诵几句。这些佳作名篇,被人们传诵,不知激励了多少人。

再来想想现今的诗,又有几篇让人们记住了,并传诵着呢?我们的诗人们是否也在思考这个问题?





《乡愁》舒婷
故乡的歌是一支清远的笛
总在有月亮的晚上响起

故乡的面貌却是一种模糊的怅惘
仿佛雾里的挥手别离

离别后
乡愁是一棵没有年轮的树
永不老去

此诗作者虽是朦胧诗的代表诗人,又何曾有半点晦涩之感。





海子

从明天起,做一个幸福的人

喂马、劈柴,周游世界

从明天起,关心粮食和蔬菜

我有一所房子,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此诗的语言风格,就是大白话,哪来半点文采,通俗易懂可谓发挥到了极至。我看小学生也能读懂。但如若现在发来网络,能否被人看好,可能还成疑问。






汪国真的诗

“不是苦恼太多

而是我们的胸怀不够开阔

不是幸福太少

而是我们还不懂得生活

忧愁时,就写一首诗

快乐时,就唱一支歌

无论天上掉下来的是什么

生命总是美丽的”

(《生命总是美丽的》汪国真)

汪国真此诗,如果是现在发到网络,不知编辑是否能审核通过,说不定还会退稿。理由也许是,词白意浅,没有内涵。
诗,写出来总要有人看,才能称为好诗。如果仅仅是自娱自乐,耗费的精力,投入的情感,仅是被朋友们吹捧一番,好象得不偿失。已观谓为警策,众睹终沦平钝,可能有些夜郎自大。正如有朋友笑称,现在写诗的人,比读诗的人还多,都是圈子内的人在相互吹捧,这难道不是诗的悲哀,不是诗的末路?

一枝独秀难为景,万紫千红才是春。过去一些如《阿诗玛》,《王贵与李香香》等民歌之类的诗,现今早就销声匿迹,再难看到民歌的身影。至于国外一些名诗人,如歌德、海涅、波德莱尔、拜伦、莱蒙托夫、裴多菲、雨果、普希金、勃朗宁夫人等,曾经影响了几代人的诗。过去,如果有谁人生失意,人们总会用“假如生活欺骗了你”来安慰和激励朋友;莱蒙托夫的“帆”和“祖国”又使多少青年热血沸腾,奔赴前线,保家卫国。“让语言的号角奏鸣!哦,西风啊,如果冬天来了,春天还会远吗?”雪莱单凭此句就让中国人记住了他这个诗人。现在却因顾城和海子的万丈光茫,而暗然失色。可能80后,就很少甚或没有看过这些诗人的诗集,整天陶醉于这些“后现代朦胧诗”,若干年后,只怕连这些诗人们也一起“朦胧”了。
唐代的书法家李邕,以行写楷,为当时所重,学者无数,蔚为风气。他当时就有名言,“学我者生,似我者死”。现在诗坛令人窒息的气息,如果顾城、海子地下有知,也不会原谅他们自己给世人带来的恶果。真是“世人尽学兰亭面,欲换凡骨无金丹”。

我总是想,好诗要如好歌。一首名诗,被世人传诵,就如一首好歌,世人尽在传唱。“何如海日生残夜,一句能令万古传”,妇孺皆知,那才是真正的好诗。精彩的意境,精妙的句子,成为引用的经典,这首诗才是真正的修成正果了。

多才的诗人们,希望你们放眼历史,展望未来。多读一切优秀的诗作,品味生活的滋味,体验生活、感悟生活;得江山之助,横槊以歌,用饱满的激情,讴歌生活;陈诗展胸臆,长歌骋壮怀,书写你们诗意的精彩。

晓月当帘挂玉弓,勤奋的诗人们,别栽伪体亲风雅,听唱新翻杨柳枝,用多样的形式,去谱写你生命的颂歌。让诗坛里百花齐放,迎来一个万紫千红诗歌的春天。




文学风网站欢迎您
最新回复 (5)
  • 一啸长歌 2013-5-17
    0 1
    谢谢清风老师的辛苦审核及精美制作,祝福您!
  • 流云 2013-5-17
    0 2
    本人也认为:诗人,首当有情,唯真情喷发泉涌,真实流露方感人,其次,语言意境美妙,朗朗上口才让人爱品读。
  • 一啸长歌 2013-5-17
    0 3
    Quote引用ID编号为57041,称呼为流云于2013-05-17 00:33:57发表的 :本人也认为:诗人,首当有情,唯真情喷发泉涌,真..
    谢谢流云朋友的关注,祝福奉上!
  • 千年一蝶 2013-5-25
    0 4
    来看看哥哥,走了
  • 一啸长歌 2013-6-21
    0 5
    Quote引用千年一蝶发表的“来看看哥哥,走了”
    欢迎蝶儿,问好!
    • 文学风原创文学网站 | 分享原创乐趣
      7
        立即登录 立即注册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