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死约定(沙南)审核:梅韵

shunyanju06 2013-7-16 1276


生死约定 (武侠小说)





文:沙南//编:玲心










寒风刺骨,飞雪肆虐。玉女峰上,此时此刻,完全是一派茫茫素裹的银白色的世界了。
号称塞外第一刀客的麻古雨,身披斗篷,腰挎弯刀,像一尊铁塔似得,站立在玉女峰的崖头上,目光死死地盯着山下的那条羊肠小道。
他在等一个人。
约定的时间到了,他怎么还不来?四年一次的约定,每次可都是他先来等我的啊!这次怎么了?是不是他已经命归西天了?还是……麻古雨在心里面核计着。
正在他暗暗的在心里面琢磨、思量的时候,突然,一声大叫:
“麻古雨!我已在这里候你多时了。每一次的约定,你怎么总是姗姗来迟呢?你就不能提前一天来吗?”说话的正是麻古雨要找的仇人——赛如风。只见他从一块卧牛石上站起来,抖掉了身上那层厚厚的积雪。一纵身,从上面跳了下来。
麻古雨一愣神,忙抽出腰间的配刀,紧紧地握在手里,怒道:
“你个奸诈小人!原来你藏在了雪里,我还以为你早已走上了黄泉路,来不了了呢。”
“师兄!话可别说的太损了。恨我死有什么用,拿本事来呀!我都在这里等你一宿了,昨晚上就我一人在这里过的夜,没想到吧?”赛如风大大列列地说着,也把腰上的配剑取了下来。两个人是四目相对,恨从心起。
麻古雨一抬手,“呛啷”一声响,就把射月弯刀抽出了刀鞘,对赛如风说:
“我看你是活的不耐烦了,别耍贫嘴了,拿命来!”
“哈、哈、哈……,师兄!你怎么还是那么性急呀?莫不是黄泉路上有人等你不成?我今天不取了你的性命,我誓不罢休。师兄!你快些拿命来!”赛如风话音刚落,就把那追风宝剑抽出了剑鞘。拉开了绝斗的架式。他要摘取师兄的首级,以报十二年前的夺宝图之恨。
于是,两个人就在玉女峰的狮子崖上,各自都使出了看家的本领,“呯呯叭叭”地对打了起来。
麻古雨和赛如风本是同门师兄,一同拜在西域高原第一侠士隐慧法师的门下学武十三年,师兄二人深得隐慧法师武功真传,可隐慧法师归西时,两个人为了争夺那张藏宝图,竟开了杀戒,使昔日亲如手足的师兄弟,一时间竟成了仇人。也许是两个人互相都太了解了的原故吧,第一次真正的交锋,却打了个平手。那张藏宝图在两个人的争斗中一下子落入了涛涛的江河里,被江水卷走了。于是,两个人从此就立下了生死约定:每四年的这一天,两个人都要到玉女峰上比武一次,死活天定。可每次,两个人总是以平手而告终。今年这次比武,已是第四回了。
风仍在刮,雪仍在下。苍苍茫茫的玉女峰上,刀光剑影划破了茫茫的天空,逼人的寒气是阵阵袭来。
麻古雨手中的那把弯月夺命刀,抡的是呜呜生风。他用的是独门绝技——黑龙夺命刀法。此刀法来自于西域,其刀法刁钻古怪、扑朔迷离、一招多变、指东砍西。特别适用于实战。几十年来,他行走江湖,立足于武林,靠的就是这套夺命刀法。也不知有多少武林高手,都败在了他的刀下,成了他的刀下鬼。可赛如风呢?也不含糊!他和麻古雨是同踪同门。练的一手好剑法。他手中的那把追风鸳鸯宝剑有削铁如泥的功效,挥起来是寒光闪闪,杀气逼人。人送外号:鬼杀手。可见这两个人是针尖对麦芒,利害到一起了。
两个人在玉女峰上,是各自都使出了独门绝技,刀来剑往地战了半个时辰,可还是不分胜负。只见麻古雨瞧准空当飞身一跃,就来到了赛如风的面前,举起了射月弯刀,来了个“泰山压顶”式,直朝赛如风的头顶上劈了下来。这一刀,他用了十分的力气,想给赛如风来个一分为二,送他上西天算了。赛如风一看,一道寒光飞来,心说:不好!这时再想躲已是来不及了。他急中生智,忙挥起宝剑,来了一招“一剑担山”式,只听“呛哴”一声响,刀剑相撞,碰了个火花四溅。赛如风震的是虎口发麻,“蹬蹬蹬”向后倒退了三步,还没等赛如风站稳呢,麻古雨手腕一抖,又来了一招“横扫千军”,只见那把射月弯刀横着就向赛如风的腰间扫来了。赛如风大叫一声:“唉呀!”一个旱地拔葱“噌”的一下,就窜上了五尺多高。又躲过了这至命的一刀。他在空中来了个360度的大旋转,头冲下,脚冲上,把鸳鸯剑分开,各手一剑,直向麻古雨的心窝刺去。麻古雨刚才那一刀又扑了空,身体有些失重,见这阵势,来了个就地十八滚,滚出了丈外,一个鲤鱼打挺就站了起来。这时赛如风也一个鹞子翻身站在了地上。
赛如风紧绷着脸,恶声恶气地说:
“师兄!几年不见,功夫大有长进呀!身体还这么结实呢,是哪个婆娘的奶把你喂壮的?哈!哈!哈……”
麻古雨被气的是头上的青筋暴跳,脸憋的紫红。他用刀一指赛如风说:
“无耻小人!你休的猖狂!当年你为了夺得宝图,竟杀了师夫。此仇如不报,我誓不罢休。快快拿命来!”
于是,两个人又重新拉开了架式,打了起来。刹时,玉女峰上,又响起了“叮叮噹噹”的撕杀声。由于经过先前那一阵子的撒杀,两个人的体力都消耗的差不多了。所以,此时的拼打明显的有些弱了。两个人在打斗中都频频出现了破绽。这不,麻古雨一个虎跃,来了一招“苏琴背剑”式,抡圆了那把射月弯刀就向赛如风的肩膀砍去了。可由于力气小了,没跳到位,只削去了赛如风的一只左手。在此同时,赛如风也使了一招“黑狗掏心”式,刺中了麻古雨的右肋。两个人都同时倒在了地上,大口地喘着粗气。筋疲力尽的两个人,谁都知道,此时,谁都没有能力至对方于死地了。鲜红的血,染红了洁白的雪……
赛如风断断续续地说:
“师兄!四年后咱还是在这里一绝雄雌,你敢吗?”
“只要你还活着,我就不会放过你的!你听着,四年后我不杀了你,我就跳下这山崖去!”麻古雨使出了浑身的力气,大声地说。
两个人斗了六六三十六招,七七四十九式,九九八十一个回合后,双双都受了重伤,各自带着残缺的身子走了……
一转眼,四年又过去了。
麻古雨又来到了玉女峰上,手握射月弯刀,身披斗篷,迎着“嗷嗷”怪叫的山风,一动不动地盯着山下的那条小路。可从日头升起等到日头晌午了,还是不见赛如风来。他找遍了玉女峰大大小小的六个山头,也不见赛如风的人影。正在他焦虑的时候,从崖下突然爬上来一个青年。只见他身穿青衣,脚蹬圆口布鞋。油黑的脸上,刻着几道刀痕,那双浓眉大眼,显出一种刚毅、倔强的性别。麻古雨只看了这么一眼,就喜欢上了这个青年人。
年青后生站起来,走到麻古雨面前,双拳一抱,施礼道:
“前辈就是号称塞外第一刀的麻古雨吧?真对不起,我不认识上山的路,来晚了,请前辈见谅。”
麻古雨收起刀,疑惑地问:
“你是何人?怎么知道我的名号?你上山来找我有什么事?”
年青的后生坦坦荡荡地说:
“我是赛如风的徒弟。师夫一年前由于练一种独创的剑法,而走火如魔,伤了内脏。临终时对我说,要我代他上山,与前辈一决生死。”
麻古雨一听赛如风死了,满脑子都是一片空白,他十分懊悔,在有生之年没能亲手杀了这个奸诈的小人。一种失落感立时就涌遍了全身。他一挥手,把手中的那把射月弯刀扔下了山谷。双手举过头顶,大喊了一声:
“这是为什么……”
喊罢,他对那个青年斩钉截铁地说: “你走吧!这事与你无关,你这是何必呢?我俩的恩怨已了断了。”
青年坚持说:
“师命难违呀!”
麻古雨说:
“就凭你?哈!哈!哈!……”
青年冷不防冲上去,抱住了麻古雨的腰,就势滚下了山崖……











文学风网站欢迎您

最新回复 (4)
  • 梅韵玲心 2013-1-16
    0 1
    射月弯刀麻古雨,追风宝剑赛如风,同门师兄弟为藏宝图结怨,四年一次的玉女峰生死相决,旗鼓相当,难分胜负。最后的结局,却是冤冤相报以生命的终结为代价......
  • 梅韵玲心 2013-1-16
    0 2
    赞!没想到沙南的武侠小说也写得这么精彩。
  • shunyanju06 2013-1-16
    0 3
    编辑的太好了,看那武打画面,谢谢梅韵玲心
  • 云想衣裳 2013-1-17
    0 4
    这架打的,精彩无限啊!沙南兄要写武侠小说的话,我建议你多多了解易经八卦吧,那些对人体的经络穴位有着详细的分解,对于一种武功的横空出世会有独辟蹊径的效果,你就可以如虎添翼了!呵呵呵
    • 文学风原创文学网站 | 分享原创乐趣
      6
        立即登录 立即注册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