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强出书文章(散文)审核:清风

大强 2013-1-5 1737

艳遇
参加完文学风笔会,大强急急忙忙就往家赶。倒不是归心似箭,而是这几天湖南的饮食把他折腾得浑身都不舒服。作为一个北方人,尽管他酸甜苦辣都不忌讳。但是连着几天每一顿饭都跟辣扯上关系,他就有些受不了了。每天上厕所都呲牙咧嘴的成了一场搏斗,别问为啥,借句流行语言就是“你懂的”,咱是文化人就不解释那些粗俗的东西了。 好不容易买到一张半夜一点多钟的火车票,却是无座的。想了想二十多个小时的路程,看了看日渐茁壮的腰身。一咬牙“上吧,大不了哥站成一棵树,反正底盘沉”。等随着人流挤上车的时候,让他吃惊的却是更加拥挤的人群。车厢的过道以及连接处,那人丛都如雨后的春笋般茁壮的挺拔着。当你站累了抬起一只脚想活动一下,那空隙就马上会被不知道从哪里伸出来的脚给霸占了。你就得用金鸡独立的姿势挺立一会,遇到个偶尔跟你练一样功夫的师兄弟你才能放下去。加上有几个烟瘾大的老兄,根本不管目前的空间状况。旁若无人吸起来,把大强这个有名的老烟枪呛得眼泪都出来了。他这才明白“男儿有泪不轻弹,只缘未到伤心处”这句成语的出处! 好歹天无绝人之路。大强站的地方恰好挨着列车员的值班室,他装着询问事情,用谦和得近似于谄媚的语气跟那个年轻的可以做他儿子的列车员请教起来。并学着款爷们那一掷千金的做派,把清风姐送他的两盒软中华几乎是强制性的塞给了列车员,尽管那烟他并没有抽过几次。 他的努力终于有了作用,列车员费了一些功夫终于帮他补到了一张卧铺票,不过要到武汉才会空下来。看着列车员困倦而又有些不耐烦的脸色。他千恩万谢的退出了那间并不宽敞的值班室,好歹只有一个小时就到武汉了。此刻站在车厢里再看那些拥挤的人们,他似乎有了一种居高临下的优越感:同胞们,哥马上就要躺着赶路了! 大强刚刚在上铺躺好,一个娇小的女人就提着一个大得跟她身体不成比例的箱子跌跌撞撞的进来。试了几次没能举上行李架,她才一副既不放心又不甘心的样子把箱子塞进了下铺的床底下。车厢里的灯光有些朦胧。等她爬上大强对面床铺的时候。他才大吃一惊,好漂亮精致一个女人呀!柔滑的如缎子一般的长发,随意的披在肩上,不经意的低头便会盖住长长的睫毛下一双若惊若痴的眼睛。那是一双什么样的眼睛啊!如水,似烟。清澈干净的如两泓泉水。却又朦胧的让你看一眼就会迷失。似乎感觉到了大强狼一般注视,女人躺下后便直接把后背给了大强,连不经意间露出的一点腰身,也被女人不太甘心的用车上并不干净的被子盖了个严严实实。大强依然目不转睛的盯着被子里那优美的轮廓,想象着那轮廓中无与伦比的身姿,连眼睛都舍不得眨一下。怕一眨眼这一切就成了幻觉,转瞬无踪!直到泪水又一次充盈了眼眶...... 睁开眼的时候天已经亮了,大强猛地扭头向对面看去,铺上已经没有了人。难道走了?大强不甘心的朝下面看去,直到发现那个大箱子,心才放了下来。尽管他是属于严重的赖床族,特别是早上。但是此刻内心汹涌的一种东西推着他也下了床,拿起洗漱用具朝卫生间走去。其实只是想看看那女人在哪里!当他洗漱完毕回到车厢,女人还没回来。他帐然所失的不想回床上,就在过道的小桌旁坐了下来。一会女人也从车厢的另一头走了回来,似乎也不想马上去躺下。就随意在小桌的另一边坐下了,闻着女人身上一阵阵若有若无的淡淡的体香。大强似乎被一种叫做感动的东西充斥着,心中一个声音呼喊着,谢谢,上帝。安拉,佛祖,真主,谢谢你们让我看到这么美好的东西! 女人突然间张大了嘴却发出啊的一声。神游太虚的大强这才从警幻仙姑的幻境中惊醒过来,顺着女人的目光看去,只见一个长相凶恶睡意朦胧,绝对超过二百斤的大胖子朝女人的铺上爬去。女人张开嘴却不敢阻止,看到女人有些惊慌而又无助的眼神。大强的脑海里迅速闪现出吕布,西门庆等护花使者的高大形象,于是奋不顾身的一个箭步冲了上去,一把抱住胖子那条比自己腰还粗的腿。鼓足勇气弱弱的喊了一声:哥们,你是不是上错床了?胖子有些茫然的低头看了他一眼,又抬头看了看床铺。有些羞涩的说了一句,不好意思,睡迷糊了。然后下来走向了旁边的包厢。大强回过头向女人看去,正好女人也正在看他。对视了一会,情不自禁的一下都笑出声来。 女人拉出了床下的箱子打开,大强一下子傻眼了,里面装满了各种水果和小点心之类的零食。他实在想象不出这个柔弱的小猫一般的女人,这20个小时的火车怎样能把这一大堆吃的塞进肚子里。看着他又在逐渐变傻的眼神。女人禁不住又笑了,有些娇嗔地说:看什么,还不赶紧把箱子放上去!女人的眼睛看向行李架。大强如梦般低头去拿箱子,连脑袋和床架接触发出的闷响都没让他清醒过来 。女人捂住嘴又笑了起来。 等重新回到床上的时候,他们熟悉得已经象很久的老朋友了。大强也恢复了文人特有的那种油滑和玩世不恭,时不时妙语连珠引得女人哈哈大笑,或许也是真的投机,竟然互相讲起了各自的感情经历,包括那些配偶都绝对不能知道的隐私。女人也并不年轻了,只是优越的生活环境让她的眼神和感情都没有沾染那些不干净的东西,听着大强的一个个或悲或喜 ,或者闹剧的爱情故事。她的情绪一直随着剧情波动。而望向大强的目光也渐渐多了一种叫做感情的东西......
时光在此刻真的变成了流水,他们似乎才刚刚开始攀谈,就已经到了午饭的时间。女人的嘴除了说话也一刻没闲着,床上那一堆零食差不多都变成了果皮或者包装袋。可半天水米没沾牙的大强,肚子已经不争气的叫了起来。他对女人说:咱们去餐车吧。我请你吃饭。女人恍然间叫了一声:哎呀,不好意思,你早饭都没吃呢。赶紧去把箱子拿下来。大强下床拿下了箱子,把所有的东西都拿到了床上,除了一个塑料袋里装的两件薄衫,剩下的还都是吃的。女人喊住了要去餐车的大强:你上来,不许去餐车,火车上的食品又没营养又不好吃。大强尽管有些无奈但又心甘情愿的爬回了床上,女人递过来一个大大的芒果:快,先吃了它,半天一直说话你连水都没喝。大强苦着脸接过了芒果,说实话,他不喜欢水果,尤其是芒果。就吃过一次,却吃出了既象中药,又像烂红薯的味道,从此看见芒果就敬而远之了。可女人的眼神却让他生不出一丝拒绝的情绪,于是慢慢剥开,用牙尖咬住一点吃了起来。他的神情由不情愿渐渐变得有些欣喜,这芒果的味道简直太好了,香甜中带着一点点微酸。让你不感到腻。连皮下那种特有的涩都感觉不出来了。饱满的果肉如同水做的,入口就化了,顺着咽喉流进腹内,他一连几大口就把芒果吞了下去,有些意犹未尽的看向女人。不能再吃这个了,听话,不然容易胃酸。男人要吃主食才会饱的,赶紧吃这个!女人捧过来一堆带着包装的小糕点类的东西。女人的神情中多了一种母性的东西,大强看着这一堆所谓的主食,不禁咧了咧嘴。却又无可奈何的吃了起来。不知不觉间,大强身边的那堆零食也慢慢的都成了空包装。等再也摸不到一个带食物的袋子,大强才吃惊的停住了嘴,有些不相信自己似的看着那堆包装袋。他真的不信从不吃零食的他,竟然狼吞虎咽的把这些所谓的零食吃了个一个二净。 他翻看着一个个小包装,想看看究竟是什么东西让他竟然没感觉到平常最讨厌的被各种糖,油,和香精浸泡的腻乎乎的味道。可是奇怪的是这些东西他一样也没见过,在哪买的,贵吗?他问女人,他想,这些东西儿子肯定爱吃。多给他买点回去。女人笑了笑,东西倒不贵,可你买不到的。他也笑了,以为女人在开玩笑。女人看出了他的不相信,淡然地说,这都是大会堂的特供食品。因为她不喜欢吃饭,所以老公就总是拿这些东西给她吃。她是什么人呢?大强的心里多了一份疑惑和不安,但却没有问,女人也没有说。 下午的交谈越发的亲密,渐渐的还有了一种暧昧。大强禁不住拿起了女人的手装作看手相,但是他们都感到了彼此身体那瞬间的颤栗。列车员来找大强换车票,女人却有些霸道的把他的票补到了北京,她知道,在哪下车他都不远。只是剩下的路程他们却缄默了,只是眼神的交流却多了起来。大强心里渐渐的升起了一种渴望,活了三十多年,不能算个没故事的男人,加上文人特有的细腻和多情,所以常常会经历一些或为情,或为欲的浪漫故事。经历多了,已经很少有女人能真正打动他了。可此刻,心里却燃起了一股抑制不住的渴望。渴望这个故事的继续!女人要了大强的手机和QQ,却没有把自己的留给大强。当大强拖着箱子激动而又忐忑跟在女人后面走出出站口的时候,心里还在想着女人会带他去哪里。该不该主动一些,去找一个好一些的宾馆不能辱没了女人的高雅。却看见从不允许停车的广场里停着一辆武警牌照的大吉普,一个戴着眼镜,风度儒雅的男人在两个战士的护卫下走向女人,大强偷偷的把箱子塞到女人手里,然后扭头走开了......
最新回复 (4)
  • 清风 2012-8-10
    0 1
    大强小弟,出书文档早几天已经交付出版社,但你的盛情难却,为了鼓励小弟的创作精神,清风大姐昨天下午再次与出版社联系,破例收录了小弟的作品,参与《听荷》结集出书活动,感谢小弟的付出,更佩服小弟创作的惊人速度!从前天晚上聊出书之事,到昨天收到你创作的《艳遇》仅一天时间,如果小弟长此以往,如果能够对文字再精雕细琢,你的长进是不可估量的,小弟加油!
  • 梅韵玲心 2012-8-10
    0 2
    问好大强,欢迎参与《听荷》出书。
  • 梦行千古 2012-8-11
    0 3
    不错,自己的坚持,便也是一种精神的追求和人格的历练
  • 云想衣裳 2012-11-20
    0 4
    你知道我和同事看了这篇文章后,是如何笑翻天的吗?
    你就得瑟吧!哈哈哈哈哈
    • 文学风原创文学网站 | 分享原创乐趣
      6
        立即登录 立即注册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