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痴语 (月下踏浪)审编∶叶的奉献

月下踏浪 2012-12-3 1703












五月痴语



作者:月下踏浪 编辑:叶的奉献












一 我不知道今夜月儿脸色和往日有何异样,只感觉心跳得有点快,周身得血脉涌动激荡。好久没这种感觉了。也许粉色的五月被月季涂抹上了紫色的花粉,也许是那静静得荷塘被一朵跌落的桃花掰溅起了似泪非泪的水珠,那水珠又挽起同伴的手臂,从荷塘得中央跳起了久远的圆舞曲。那是豆蔻欲欲绽放的夜晚,那是容易受伤的竹笋与蔷薇相会的日子。 多少年了,失落的最初的玫瑰色的心情,不断逃逸着,躲闪着,还有蠢蠢欲动,一旦那夏花牵住了春云的裙裾,那粉色的风儿渐渐被那轮圆月批上紫色的风衣,还有那煜煜的渔火,还有飘过江面的星云。 不是吗?当抚摸住那双芊芊如玉的笋手,就感觉心儿不属于自己了,属于天上的圆月,属于江风的柔软,属于那酥软的梦乡。 不会是做梦,不会是星儿给我玩的小把戏,也许从那只贝壳丢失在海边的沙滩上,我就感觉那活泼的小松树不会再跳进我的怀抱,而那松子也不会再撒一地了。 感觉是对五月的一种亏欠,也许是欠圆月的一个粉吻,或者欠一束绽放的玫瑰,或者是一场风与月之约,一场遥远的旅行。 注定是要漂泊,有人小漂,有人大漂,也许是无奈,我选择了大漂。不想触弄那薰衣草的围裙,尽管酴釄还在燃烧着,还在紧握着风的手心,久久不肯离去。。。。。。。 二 眼看着荷花苞一天天丰满了,荷塘的荷叶也渐渐长大,圆润。在五月的月儿抚摸下,那苇草削尖小脑袋,迎风摇摆着细嫩的身姿,互相簇拥着,生恐得不到月光洒下的玉滴。 不想放弃那双笋手,月光下。笋偷偷地长,那双手也不甘示弱,也想从另双手里长出来,无奈麽?缘分麽?连那荷塘的荷叶也抿嘴直笑。不会是催促莲蕊疯长,也不会是催着五月变颜色。 朱砂痣到底是什么做成的的?难道非要长在脖颈上了?难道不可以长在手心,这样不更好更容易抚摸的到感受的到? 米饭粒落在袖口上,分明是一个吃饭很随意的表现。难道莲藕被采莲姑娘采了,就不能被白衣书生采摘吗? 风不会回答,月儿也懒得理我,也许五月的月儿不若中秋的月儿成熟饱满。都是一样圆润,难道大地的精华都坠入中秋的月怀中? 凭栏眺望江火,那双幽幽的星光,默默地游离在月影中,那月影手抓不住,细心聆听似乎能听到心跳的声音。那声音由远而近,挟着荷塘里那莲蕊偷偷散发的气息。 也许从那随着江风飘逸的荷香,似乎找到五月的问答。

文学風欢迎您

最新回复 (2)
  • 古道西风 2012-5-21
    0 1
    先坐沙发上再说,等一会在读踏浪的美文。
  • 江海子夫 2012-5-21
    0 2
    美文
    • 文学风原创文学网站 | 分享原创乐趣
      4
        立即登录 立即注册
返回